• 好久不见,曾经我深爱的那个你


      苏以坐在陈锦对面,优雅地呷了一口咖啡,微笑着说,谢谢你还记得我。陈锦目不转睛地盯着苏以。他恍惚记起他们的大学时代。苏以是那个喧闹的校园里最安静美好的女子,低调而华丽地绽放在每个男生的心里。是的,她是一个女神一般的存在。

      你当初给了我十万块钱当作补偿,而如今,还给你。苏以微笑,我用这笔钱开了家店,现在,生意还好,所以,还给你。

      陈锦想要说话,却被苏以打断,我还有事,就这样吧。然后她从包里拿出那十万块钱,和一杯咖啡的钱,放在桌子上,然后离开。



    2021-07-06 00:00:48
  • 一转身,我遇到了这么完美的她


      遇到他那一年,她只有2l岁,大学还没有毕业。周末,她和同学一起去影城看电影,散场的时候,看到他。他和几个人在打架,同学随手指点着他说,你看,那个长得高高大大斯文秀气手臂上有一只蝴蝶刺青的男孩子是我们家邻居。

      她顺着同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男孩子有一丝忧郁的气质,拉开的架势却是不相称的要拼命的姿势,她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心底里生出涩涩的滋味。

      男孩子根本顾不上看她,全神贯注地和对手相搏。






    2021-07-06 00:00:43
  • 我们谈了一场没有感情的恋爱


      从小楼的二层下来,我的心仍然一片荒芜。父亲被举报入了狱,母亲又不知去了何方,从此我17岁的天空里再无阳光,只有阴霾。

      当时我也清楚父亲是犯了严重的经济错误,而举报他的就是他最熟知的人,可是我难道会替他复仇吗?我的双手无力且孤单,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单薄脆弱。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年纪,忘记了自己明年要面对可怕的高考。

      我请假待在家里,想长期如此。我每天的生活简单却无聊,我甚至想到了轻生。没有亲人的日子里,我宁愿自己就是自己最亲的人。

      我下了小楼,无…

    2021-07-06 00:00:39
  • 那个人,我恨了他十年他还爱我


      每到这个时候,知了都会叫个不停,还有萤火虫,闪闪发光的尾巴是多少孩子童年时美好的回忆,家乡院子里的小草长的很高很绿,我每天都会为他们浇水,那是我的泪水。

      当所有的孩子倾听着母亲睡前在身边摇着扇子,讲着美丽的童话故事,我却听到的是啤酒瓶破碎的声音,母亲的啜泣声,还有父亲的吼叫声。父亲生意破产后就每天以喝酒度日,没有一天是醉醺醺回家的。

      母亲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烧过饭,我开始学会了下面,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一碗面,一碗是我的,一碗是母亲的,父亲从来没有这么早回…

    2021-07-06 00:00:38
  • 优美的抛物线,是你最后的痕迹


      俞樵将琴从阳台上抛了下去,那琴划着优美的抛物线,翻着空心斤斗,挟着易水河畔那一去不复返的寒气直扑地面。琴弦的崩断声,在如雨的蝉声里,有种荡气回肠的凄美。俞樵目光凝视远方,仿佛要在空洞无边的天空中寻找什么,落落的神情有着行到水穷处的超脱。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往事恍若暗室里与阳光打成一片的尘埃,上上下下地冲撞,荡漾。

     

      三年前,俞樵从民族学院古琴系毕业,以一手行云流水的琴艺,博取了青年古琴演奏家的头衔。事业上的如日中天,却无法蒸发内心深处的寂寞。整日地在“阳关三叠”、“雨打芭蕉…

    2021-07-06 00:00:35
  • 他未给我婚礼,我却愿意守候终身


      上学的时候伊诺有过两个愿望,一个是想考医学院,她如愿考到了天津医科大学,上了没两天就改了专业,小乔问她,怎么了,伊诺说她怕闻来苏水的味道。

      她们学校不远处有一个部队,那里经常传出激昂的喊声1、2、 3、 4,曾经有一段时间伊诺天天拉着小乔,去扒人家部队的墙头,看那些大兵走正步、练操,小乔说她:“看你那花痴样,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伊诺瞥了一眼小乔说:“你忘了,我小时候被当兵的救过”,所以我第二个愿望就是找一个大兵或警察当老公。






    2021-07-06 00:00:33
  • 唠叨背后,是无法复制的幸福


      “女儿!快点起床!衣服要穿整齐,把鞋子晒着。”

      早上,天还没亮,妈妈的起床唠叨协奏曲就准时播放了,那个放在床上的闹钟我都快忘了它的铃声了,那时候,我多么羡慕邻居小月啊!

     

      每天早上,她不论睡得多么远,她妈妈都不会叫醒她;每天晚上,她不论看电视看多晚,她妈妈都不会让她关掉。总之,她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无外乎是天方夜谭。

      只不过那个黑漆漆的夜晚让我改变了那时的观念。






    2021-07-06 00:00:31
  • 因为爱你,我愿为你留住春天


      若冰冷的坚硬与灿烂的雪花无情地落在人们的肩头,感觉到的会只是寒冷与无助吗?若外界的寒风冷雪侵袭,心中隐藏着久违的暖意,感觉到的是哪里的注入呢?

      北国的雪,向来是时时刻刻都如锋刀利剑般刺痛人心,茫茫的一片纯白透着凝重与坚硬的气息。斓语目睹眼前的一切,更加地哀伤,仿佛是天地也在嘲讽她,折磨她。因为自己的病,不得不在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待上一年半载,不然,她会疾速

      飞奔回自己的南国故乡。






    2021-07-06 00:00:30
  • 分手后,我竟傻到差点为爱殉情


      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是徒劳无功的。“就像青春,虽然徒劳,却在人的心里住得最久,挥之不去,怀念那段青涩年华,怀念它的一点一滴。”

      又一个年轻人慢慢的向湖边走去,到了湖边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起来很失落。恐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突然间乌云密布,天也暗了下来,不时间还夹杂着细雨。

      这位年轻的人还是站在那里,看起来更加的伤心,难过。很容易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可就在这时刚好路过的好心人看到了这位年轻人。一看不对头,赶紧上前拉住小伙子。





    2021-07-06 00:00:29
  • 一次误解,竟成无法弥补的遗憾


      欣茹是个美丽的女生,快放寒假时,在学校组织的冰雕大赛上,她看见一尊冰雕的鱼美人光彩夺目、鹤立鸡群,正在赞叹,突然发现其他同学都捂着嘴,冲她意味深长地微笑,她这才注意到,鱼美人的脸竟然是按照自己的面庞雕刻的!欣茹感到耳朵根子都发烧了,心里却高兴又疑惑:是谁在跟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呢?

     

      冰雕的基座上有参展人的姓名,欣茹一看,上面赫然写着:李振轩。这不是艺术系那个才子吗?等欣茹气冲冲地跑到艺术系,找到那个李振轩,还没开口,李振轩就举起双手投降:“我坦白……”看到一脸阳光般灿烂笑容…

    2021-07-06 00:00:27
  • 主动寻求真爱,我最终赢得幸福


      十七岁那年我丢了那个被评为三好学生的我,开始沉迷网络,认识了同校低我一级的他!我们的爱情开始了!懵懂、单纯,然后炙热!学习不再是我重视的事情!

      他与我同岁,白白净净,不善言语!可能真的有命中注定这种东西!两人见面还是我强烈要求的要不是我打破这道防线、可能我们永远只是扣扣好友!初次见面他着一件翠绿色体恤,搭配白色休闲裤,头发犹豫经常骑摩托车所以是竖起来的,一副养尊处优的面孔!我承认我被吸引了,其实我也不差的,好多人都说我长的像杨丞琳、一直都是厚重的齐刘海,一头乌黑的长发!我能…

    2021-07-05 00:00:58
  • 分手,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爱


      他和女友相恋了很多年,可近一段时间两人经常出现意见分歧,吵的很凶谁也不肯让步,到了已经要分手的边缘,可是谁也不敢提分手这两个字。

      他焖着头吸着烟,跟女友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让大家冷静冷静,等我们头脑清醒了,再回来找对方,好吗

      就这样他搬离了两人同居的地方,回到了单位的宿舍里,现在没有人管着他了,他可以无休止的在网络上游走,一边开着Q,一边听着音乐,这生活他已经好久没享受过了。






    2021-07-05 00:00:55
  • 他的出现,打乱了我平静的生活


      “哎。”李梅在自己父母墓前放下一束花朵,刚站起身走了几步路,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道叹声。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出现在自己刚站着的位置。

     

      李梅回头看向老人,有些迟疑的不知道该不该上去问问老人是谁。就在李梅心里犹豫着,老人嘴里念念有词的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背影有点熟悉,就好像曾经在哪看到过一样。






    2021-07-05 00:00:51
  • 有你的陪伴,我的孤独又算什么


      突至的初雪,总是让人在兴奋之余夹杂些许伤感,尤其是只有依依一个人的傍晚。一些早已让人忽略的往事席卷而来,砸的人疼痛不已。依依想要抵抗,想要脱离,不愿沉溺于此。谁曾提到过有一家酒吧叫“暮色”,里面有一种调制的“轻烟绿绕”,便驱车前往。本以为能沉醉无知,哪知适得其反,便索性让侍应生拿来一打啤酒。呵,多么像是一个loser放肆买醉。周身鸟飞绝人踪灭的界限,依依呲笑。

      “依依。”耳边传来低沉的男声,嘴唇近乎要贴上她的耳廓,羞怒忽起,究竟是哪个轻浮的男人搅扰她一个人的…

    2021-07-05 00:00:46
  • 你若坚信,爱就会永远驻留心间


      凯蒂和尼克是彼此的甜心,凯蒂刚上大学,在2002年的情人节被查出癌症。她所有的梦想都暂时搁浅,不得不接受残酷的治疗。她依然爱笑,从来不让人觉得她患了绝症。她的善良也感动着尼克,她对尼克承诺说,病一好,就嫁给他。

      嫁给心爱的人,做一个美丽的新娘,是她从小的梦想。然而她的身体越来越弱,在和病魔搏斗三年后,医生有些无奈地宣布,她命在旦夕,生命垂危。她不愿相信,依然用爱眼看着尼克,幻想奇迹出现,可以做他的新娘。尼克陪着她化疗,不忍心看她饱受病魔折磨,他要让自己最爱的女子做最美丽的新…

    2021-07-05 00:00:41
  • 第一次见公婆,我那尴尬的经历


      记得第一次正式拜见湖北公婆是在9月底,那是老公第一次带我回家。经过二十个小时左右的倒车,我和老公到老公二叔家已是下午三点了,看到公公婆婆奶奶都在等我和老公吃饭,让我内心深感不安。第一次和公公婆婆见面的我有些不安和拘束,公公婆婆做了很多菜,婆婆还准备了很多水果,见面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吃饭了,虽然公公婆婆精心准备,但从小吃惯温州菜的我还是大习惯吃湖北菜。

      我在湖北的几天的时间,一直住在老公二叔家,老公不让我住他们家的老房子,说太简陋,新房子还在建。公公婆婆很忙,特别是婆婆帮舅舅看…

    2021-07-05 00:00:39
  • 倾尽此生,最终却只能是想念


      他认识她的时候,23岁,是一家医院的住院医师。她18岁,是医院的漂亮护士,追求者很多,可她却选择了相貌平平的他。医院最不起眼的医生和医院最漂亮的护士在一起,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他们恋了三年,他从省城被派到浙西南的一家医院做副院长。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后来抗战开始,他留在浙西南,她去了前线做护士。他到处打听她的消息,有人说她在前线嫁给了一个军人,有人说她嫁给了一个战地记者,也有传言她和另一个医生结婚了,还有人说她在战争中牺牲了。



    2021-07-05 00:00:37
  • 爱到忘年,不只是一场风花雪月


      1930年深秋,巴黎沐浴在一片香风馥雨里。一个多雨的午后,她去宋庆龄在巴黎的临时寓所参加华人聚会。屋内,满室高朋谈笑风生,窗外雨珠敲打着快乐的音符。她捧着莫奈的画册,坐在远离人群的角落,就着雨声,慢慢翻阅。

      她觉得自己前世是画家笔尖的一缕月魂,留待今生邂逅缤纷的色彩。还是妙龄少女时,她就对父母说,艺术注定是她最好最后的归宿,她的生命注定只属于绘画。她是“民国奇人”张静江的掌上明珠,巴黎画坛如日中天的新起之秀张荔英。






    2021-07-05 00:00:36
  • 十年后,茉莉花还是开得如此香


      17岁的时候,他爱上了隔壁班的女孩,那个美丽而又才华横溢的女孩。第一次看她在校刊上的文章他就动了心了,于是一行行抄下来,因为喜欢,就愿意在她路过的道口,在她去的阅读室里偷偷地看她。其实,她是注意到他的,这样出色的男生,常常要被女生们议论的呢——他高高帅帅的,学习好!

     

      目光交错的瞬间,他望过去,然后轻轻地问:可不可以喜欢你?女孩没有回答,而是从包里掏出一捧茉莉花,白色的茉莉花散发着清香,然后对他说:打开手。他轻轻地把手打开,女孩把那一捧花放在他的掌心,然后转身跑了。

    2021-07-05 00:00:34
  • 爱到最后,只剩下无别的离殇


      也许,从男孩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那时,他们还都是青春期的孩子。早熟的女孩心中根本没有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孩,但还是愿意把这当做少女时代美好的记忆。一晃,三年过去了。

      女孩上了高中,那是冲着大学去的。男孩的成绩却只够上职专,他们注定没有机会牵手。接下来,女孩上了大学,男孩开了出租车。再往后,女孩出了国,博客里贴的全是她在国外拍的照片,一下子德国,一下子法国,一下子比利时,时不时还会有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友相伴左右。男孩和女孩彻底成为两个世界的人,毫无疑问。



    2021-07-05 00:00:32
  • 跨越半个世纪,我也要来爱你


      盛夏时节,向来是波兰南方美丽古城克拉科夫的旅游旺季,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蜂拥而至,古城随处可见肤色迥异语言不同的外来者。这天,一辆载着中国旅游团的大巴士缓缓驶入老城广场,车刚停住,游客们便争先恐后跳下车,有的直奔广场边的露天酒吧喝冰镇啤酒,有的转身跳上等候在一旁的华丽马车、体验一把当年波兰贵族乘马车兜风的潇洒劲儿。

      这个中国旅游团中有位80多岁的张老先生,独自一人花了近两万元钱参加旅游团来到波兰,此时却对广场上的异国风情视而不见,连张照片都不拍。




    2021-07-04 00:00:40
  • 青涩的爱情,藏在小小的邮票里


      一直都以为记忆的围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脱落掉那层最沉重的部分,用斑驳诉说如水的往昔,映出一些不再清晰的影子。当我坐在记忆的围墙中,翻开那本集邮册时才发现,那段情感如邮票一样,一直收藏在心的深处,从未褪色。

      认识夏风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那时我们都上小学。当时所在的小城刚刚兴起集邮热,在学校举办的集邮作品展上我被他的集邮册所吸引,我们又住同一个大院,因此,很快熟稔起来。






    2021-07-04 00:00:38
  • 爱上你风卷残荷的,一人足矣


      爱你的春光明媚的人无论有多少,已往矣;爱上你风卷残荷的,一人足矣。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锷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

      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

      在蔡锷的追悼会上送上“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






    2021-07-04 00:00:36
  • 乞讨来的爱情,终究鸳鸯两分飞


      他的自私让我很心痛,他为了不和我纠缠态深,还说自己已经结婚,这样的理由让我深陷痛苦中,而他却自私的享受着我对他的崇拜。他最后的话让我清醒,让我在爱情的傻子有了意识,我逐渐回到了自己的生活,避开和他有关的一切,将这个男人在我的记忆中彻底删除...

     

      想南山的时候才喝咖啡,就喝蓝山,舌尖上萦绕的淡淡苦涩,常常让我想起那最后一季的影子情人。

      原以为爱情可以淹没一切,其实不是。爱情是喝蓝山时,咖啡厅里的那架老式脚踏风琴,总有些很伤感的怀念,残存在那些忧伤的黑白琴键里…

    2021-07-04 00:00:34
  • 爱上她,我整个人都变了模样


      她曾是我们这个小城最美的女孩。

      她从师大毕业,被分配到小城惟一的一所中学当音乐老师时,在小城里引起的轰动,不亚于一次小地震。这个轰动主要是,她成了众多男青年追逐的中心,并且,这些追逐者中不乏才貌出众或家庭背景优越的青年才俊。

      而他,那时是小城有名的混混,混吃混喝混日子,混的本钱是浑身使不完的打架的劲。






    2021-07-04 00: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