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胡萝卜不许掉:C她上瘾 黑暗森林全文阅读

夹胡萝卜不许掉,C她上瘾黑暗森林全文阅读。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为什么?"

橙珐看着他沉默很久,她抿着唇犹豫着要不要说,高方慈仁见她如此犹豫也有些明白她难以开口的原因,他说:"没关系,你直接讲。"

"是因为毓馨。"

"你那时也喜欢舒桓吗?"

"不是,我跟舒桓是这几年碰到才比较熟悉。"

"那是为什么呢?"

橙珐想了很久才说:"你认识的毓馨和我认识的毓馨是不一样的,我认识的毓馨是个得失心重、善嫉、报复心强的人,只要看谁不顺眼她就会想办法整他、弄他,所以那个时候她的人际关系不是很好。"

"可是我看那次同学会不像是人际关系不好。"

"她擅于伪装,在人前气质婉约、温柔可人,人后是个很可怕的人,我想在男生眼里她是女神,在女生眼里她不见得是好朋友。"

高方慈仁突然想到那天的对话,他问:"你知道倪暄瑄和金天晨吗?"

"嗯,我记得她们。"

"她们和毓馨是怎么回事。"

橙珐想了一会说:"我记得那年有一天,暄瑄的头上夹了一支很漂亮的发夹,毓馨看到后就故意拿走她的发夹,结果暄瑄很生气就泼她水,后来老师来了之后,毓馨就哭着说她不是故意的,就这样暄瑄被老师罚写悔过书。"

高方慈仁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这和偕毓馨说得不一样。

"那金天晨呢?她有因为倪暄瑄的事情而和毓馨起冲突吗?"

橙珐想了一下说:"印象中没有。"

"她们没把毓馨的课本或作业丢在垃圾桶吗?"

橙珐苦笑的对他说:"我记得是没有,我听说那三年学艺股长都是瓯骆雪,班上常常会有人的作业不见,当时的瓯骆雪都会说她没收到。"

高方慈仁有点难以置信,难道徐晓婉霸凌的事她也有参与?

高方慈仁翻阅着毕册上的照片,看到当时清纯的她们,他的心竟然微微抽动了一下,翻到生活照时,他看到舒桓那时青涩的模样正对着另一个女生,而背后刚好照到偕毓馨,那个眼神跟平常的她不一样,所以他多注留几秒。

"这人是徐晓婉吗?"高方慈仁指着照片上的人,看起来有点混血的感觉,橙珐看了一下点头说:"对,我记得这是高一的时候拍的。"

"她的家庭状况,你清楚吗?"

"我记得她爸爸是在泰国认识她妈妈的,其实晓婉一直都是同学取笑的对象,大家都笑她妈妈是泰国人。"

"还有呢?"

"我见过一次晓婉的妈妈,其实跟我们印象中的泰国人不一样,不是每个泰国人都是黑鲁鲁的,他们也有华侨和混血儿,晓婉的妈妈就是一个华侨,所以她的肤质很好,但我听说晓婉死后她的精神状况就越来越差了。"

"那这些舒桓都知道吗?"

橙珐看着他微微点头,她说:"不说你不知道,他们两个算是青梅竹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可是这份友情后来变质了。"

"嗯,我想舒桓那时也没想过这份变质的友情会害晓婉走上绝路。"

"徐晓婉自杀的时候你知道吗?"

橙珐黯淡的说:"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时学校当课业压力大自杀,各校都实施辅导,想减轻学生的压力,但我知道不是这样。"

"纷纷跟我说徐晓婉会死都是因为舒桓喜欢她的关系,你知道为什么吗?"

橙珐微微红了眼眶,她些微颤抖着说:"高方律师,晓婉不是自杀的。"

"你说什么?"

"当初学校以功课压力大自杀结案,但不是,晓婉不可能会走上绝路的,因为她的妈妈是泰国人,泰国人的宗教习俗是自杀的人会变成饿鬼得不到供品,所以晓婉是不可能自杀的。"

高方慈仁整个愣住了,他揣测着她的话意,表情有些慌乱的说:"你是说有人制造自杀假象吗?"

橙珐哽咽又内疚的说:"如果当初,我有劝她转校的话,也许她就不会死了。"

高方慈仁简直不敢相信,橙珐的话是在指控偕毓馨他们逼死徐晓婉吗?他真的不敢相信那个在他眼里是那样乖巧可爱的女孩竟然会做这种事。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是在指控一桩可能发生过的谋杀案。"

橙珐哽咽的声音真的让他非常震撼,他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用手搓搓额头,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但他真的无法想像偕毓馨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你能说得清楚一点吗?"高方慈仁勉强镇定的问,但橙珐却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晓婉为什么会跳楼,我只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做,她明明是那么在乎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做傻事?"

"所以,你也不确定是?"

"晓婉不可能会自杀的,她是个很乐观的女孩,她一定是被逼到没有路了才会突然冲动跳下去的。"高方慈仁见她如此肯定的态度,他的心就像被裹了薄冰、一拍就碎。

看到他无法相信的样子,橙珐说:"如果你不能相信别人口中的事实,那你就不要再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