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M要我一天曰二次|走亲戚睡了妈妈

岳M要我一天曰二次,走亲戚睡了妈妈。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嗯,我们去调查过他家,到处都是符咒,听他家人说他连睡觉都睡在神明厅底下,怕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是这半年才开始的吗?"

"嗯,但我们调查过了,似乎没有刑事案件符合的。"

"还是事情根本就没爆出来?"高方慈仁换个角度问他,只见时光略有所思的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身边的人都不清楚有这样的事,就连车子也没有肇事逃逸的可能,实在搞不懂他到底在怕什么。"

"那这半年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像你说得可能不是情杀方向的案子。"时光说。

"为什么?"

"听说他半年前就不再泡妞了,整天神经兮兮的一直说他回来了,连他最后一任的女友也是突然被他赶走的,而且他本来不是很怕虫的,突然怕看到虫,只要一只毛毛虫从他身边经过他就会突然抓狂大叫,没有人知道原因。"

"所以他嘴里才会被塞满面包虫?会不会他曾对人做出这种事呢?"

"你是说恶作剧吗?"时光深沉的思考说:"那这个凶手也太无聊了。"

"不能想看任何一个恶作剧带来的影响层面,如果这让凶手产生人格扭曲呢?"

时光仔细琢磨后也觉得有些道理的说:"我明白有些人格扭曲的人都是长期受到压抑、负面情绪,如果朝这方向也许会有进展。"

"对了,我听说贵夫人高中时期与秦梓滕走的很近,她都没说什么吗?"时光突然问起偕毓馨让高方慈仁有点警戒,他说:"我没听她说过。"

"她都没跟你说秦梓滕的任何事情吗?"时光觉得有些奇怪,照理说他们都要结婚了,不是该坦白的吗?

"她受到惊吓,这几天情绪都很低落。"

"是吗?难道你都没想过为什么最后一通电话会是打给她的吗?"时光若有所思的喝着茶,他突然觉得他的心眼变得太大了吧!

时光的话让他心里有些动摇,但理智又告诉他要绝对信任她才行。

"高方老弟,不要怪我想太多,我觉得你未婚妻有瞒一些事。"时光的话让高方慈仁有些不舒服,他辩解的说:"我相信毓馨,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

"那天她来警局接受调查时,眼神闪烁,似乎在避重就轻。"

"所长,我知道你有破案的压力,但我不希望你一直将重点放在毓馨身上,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不可能会害人的。"

见他极力辩解的样子,时光忍不住笑出来的说:"你现在是在替你未婚妻辩驳吗?"

"我说的是实话。"

"好,我相信你,但我也相信证据会说真话,我可不想看到最后会是你的未婚妻。"时光突然严肃的对他说。

"所长的意思是,你们把毓馨列入嫌疑人了是吗?"高方慈仁脸色铁青的问。

"不要让我们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要不,我绝对不会因为和你认识就放她一马的。"时光踩的很硬,目光也跟着严峻起来。

"我也希望所长能秉公处理还给毓馨一个公道。"高方慈仁也冷冽对时光说。

叮咚,门铃响了,偕毓馨开了门看到宅配人员有些困惑的说:"我没订东西怎会有我的包裹呢?"

宅配人员则亲切的说:"有人寄了物品给偕小姐。"

偕毓馨签收后,看着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纸箱,上面物品也没注明什么,她满是疑惑的打开纸箱却被里面的东西吓得尖叫,她的声音让刚好来找她的高方慈仁紧张的开门进来。

"毓馨,怎么了?"屋子里充满浓厚的腥味,高方慈仁有些戒备。

"慈仁,你看。"偕毓馨连忙窝进他怀里指着纸箱里的东西,高方慈仁安抚她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靠近纸箱,看见一袋黏黏稠稠的血还有一个裸体的洋娃娃全身写满经文。

鉴定人员来现场勘查,时光也仔仔细细看着屋内的摆设,能让高傲的人上心确实不简单,时光看偕毓馨真的像被吓到无助的窝在高方慈仁身边,确实不像是心狠手辣的凶手,但,是谁会寄这种东西吓人呢?

"那个洋娃娃上面写得是什么东西?"时光问,一名鉴定人员说:"看起来很像经文。"他这话让偕毓馨的眼光闪烁一下,时光注意到了她的表情,所以他故意问她说:"偕小姐有看过这种娃娃吗?"

"没有。"偕毓馨僵硬的说。

"是吗?我还以为你能提供这个娃娃的线索。"

"所长,毓馨不可能自导自演好吗?"

"我也没说她自导自演,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谁会寄这种东西送人?"

"我也很好奇是谁这么无聊做这种恶作剧。"高方慈仁反击的说。

"那个血是人的吗?"时光问,鉴定人员说:"这应该是动物的血迹,需要回去化验才能确定。"

"好。"

"偕小姐有与人结怨吗?"侦办的警员艾草问,但偕毓馨却摇头。

"那偕小姐明知道没人送东西给你,为什么又要签收呢?"

"那上面写得是我的名字,我以为是有人寄给我的。"偕毓馨抽抽噎噎的说着,满腹委屈的心疼模样,高方慈仁只能安慰她却不能替她承担。

"这是挑衅还是警告呢?"时光的问题让高方慈仁想起那张明信片,他有点明白的说:"我知道了,是因为我。"

"你说什么?"时光以为他是想替偕毓馨承担,只见他坚定的说:"我这几日都有收到莫名的东西,我以为对方只针对我,但现在看来他把我的背景调查很清楚,因为我没受影响所以他就把目标转向毓馨身上,才会寄这些东西给她。"偕毓馨害怕的拉着他的手,怕他是替她说谎。

"你怎么都没说呢?高方律师,你们做这行的很容易受到威胁。"时光看似在开玩笑,但他目光却很犀利。

"我想说只是警告而已,并没放在心上。"

"有时候不起眼的警告也能起波澜的。"

"现在我知道了,我身边的人是因为我受到牵连的。"

时光相信他的话说:"那东西在哪呢?"

"那束黑玫瑰我丢掉了,而明信片在我办公室里。"

"好,我请人去看一下。"

"好,我跟阿德说一下。"

"没问题。"

"你收过黑玫瑰?"偕毓馨用一种诡异的眼神问他,他也没放在心上的说:"是,但你别误会,我把那束花丢了。"

"黑玫瑰?"偕毓馨眼神闪烁着,似乎想到什么而觉得气恼。

墓碑前放着两束黑玫瑰,舒桓有些疑惑的看着另一束花的存在,是谁送的呢?谁知道这花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