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货你是不是欠C了 污黄全肉小说 在线看

S货你是不是欠C了,污黄全肉小说在线看。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我沾到床立刻呼呼大睡,有种爆肝的感觉。

也不晓得睡了多久,我心里一直记挂着铭仔的事,中间有几次醒过来,但看见天色还没黑,就又闭上眼睛继续睡,最后我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刺耳的音乐声传进耳朵,我瞬间惊醒,心跳像是漏了一拍,醒来的时候胸腔传来闷痛。

最近的事情太多、太杂,以致我很怕会再接到坏消息。

人家常说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人若是走衰运,好像坏事都接二连三地一直来。

来电显示是铭仔的妈妈。

我接起电话,并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全暗了,不确定是几点了:"喂,阿姨。"

电话那头是号哭声,"呜呜呜……铭仔……呜呜呜……你能不能来?呜呜……"

我的胸口像是被用力撞了一下,脑袋空白了几秒才回答:"阿姨,等一下,我马上过去!"

不用细问,我知道铭仔出事了,而且阿姨哭成这样根本没办法好好讲电话,总之我都是要过去一趟的。

挂上电话,我向阿浪催道:"快点,医院好像出事了,阿姨一直哭。"

"有没有说是什么事?"阿浪着急问道。

"没有,她一直哭。"我说,"走啦,先去看。"

我和阿浪匆忙出门。

阿浪骑车载我,我们共乘一台机车。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铭仔的事,只希望事情不严重,但我已经有预感,他说不定不行了。

我陷入自己的思绪里,阿浪也都不讲话,我们一路沉默。

直到停红灯时,阿浪不期然地开口:"我有梦到铭仔。"

"梦到什么?"我随口问道。

"要有最坏的打算。"阿浪说:"我梦到他来道别,说谢谢我们,说他很高兴跟我做兄弟,还说——"

讲到这,他就不讲了。

"还说什么?"我问道。

"说他很后悔。"阿浪说道。

"后悔什么?"我听得一头雾水。

"没啦,应该只是我乱梦的,人又不一定死了。"阿浪说道。

我们又陷入沉默,绿灯了,阿浪催动油门往前骑,风声在我耳边呼啸。

我们抵达医院,正要到病房去找阿姨,就看到侧门有一群人围着,还有一台警车闪着刺眼的顶灯。

我直觉不妙,阿浪也是,我们没进入病栋,反倒是直奔向人群围观的那处。

病患和探病的访客挤在一角,警方拿着相机拍照采证。

一会儿我们找到了阿姨,她正恍神地坐在地上,旁边人拉她都拉不起来,她就像断线的傀儡娃娃,失神地看着前方。

地上有具盖着白布的人形,布的大部份都被染红了。

见状,我已经知道发生何事,铭仔死了。

我怔住,无法动弹,同样傻傻地看着那具盖上白布的尸体,就算没有去掀开,我也知道那是铭仔。

旁边的警察在问话,一个阿伯说道:"对啦,我有看到他,我就跑去通知医院的人了。就在电梯里,这个人的样子很害怕,缩在角落,他一直说“她叫我跳、她叫我跳,我一定要跳,我不要死”就这样呀,一直讲、一直讲,我觉得他的样子很奇怪,就赶快去找人,谁知道他就跳了。"

听起来铭仔是跳楼的,但他不是自愿的,而是有人逼他跳。

"他身边当时有人吗?"警察又问。

"没有啦,他是一个人。"阿伯说道,"不过可能是被恫吓喔,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有人叫他要跳。"

我想起铭仔昏迷时,他也好几次说梦话,口中呢喃着那句"不要,我不要跳……不要"。

铭仔在昏迷中已经有人逼他跳楼了?可是我和阿浪都没注意,以为他只是说梦话,如果我们能多点警戒,铭仔是不是就能避过这一劫?

我深感自责,眼泪夺眶而出。

我和阿浪去找阿姨,阿浪想要搀着阿姨,"阿姨,我们来了,你要振作,至少要把铭仔的后事办完。"

话讲完,本来表情痴呆的阿姨瞬间大哭,情绪崩溃,"呜呜呜……哇啊啊……他怎么能这样丢下我?怎么可以……呜呜呜……"

阿姨哭得让人鼻酸。

我帮着扶起阿姨,阿姨情绪激动地扯着我们的衣服。

她哭了一阵,说道:"我去厕所,回来找不到人,呜呜……他就跳了、他……呜呜呜……都是我、我的错。"

她呼着自己巴掌,我和阿浪马上阻止她。

一会儿另一名警察过来,我听见两名员警的对话:"调到监视器了,电梯和跳下来的画面都有。"

"先过去看看。"另个警察说道。

我马上跟过去:"我是家属,我可以看吗?"

"我也要看!我是他妈。"阿姨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阿姨现在的情绪激动,我怕她受不了打击。

"那是我儿子……"阿姨几近哀求地说道。

"我们是家属,可以看吧?"我说。

警察同意了,带着我们一起去管理室看画面。

我们进到管理室,管理员播出几段画面给我们看。

第一段画面是病房走廊,只见铭仔一个人走出来,他看起来还很虚弱,要扶着墙壁才能走。

铭仔显得畏缩,彷佛身后有人拿刀架着他,他频频顿足,但最后还是往前走。

画面中他是一个人,可他不时会回头说些什么,并做一些挥赶、求饶之类的动作。

一会儿,我们看见阿姨追出走廊,可是她与铭仔刚好错过,她往另个方向去找人。阿姨很慌张,焦虑的神情一览无遗。

现在再看见这一幕,不禁令人唏嘘,因为阿姨和铭仔只差那两步,如果阿姨再早一点追出来,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我们看得出铭仔一直在拖时间,等着谁来救他。

这一段看完了,管理员又切换到下个画面。

铭仔进到电梯里,里面有个阿伯。

阿伯被铭仔吓了一跳,忙往旁边站。铭仔自言自语、比手画脚地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管理员把声音放大,我们听见铭仔说道:"不要……我不要跳,我不要!她叫我跳,她一定要我跳……呜呜……她叫我跳下去……"

电梯到了八楼,阿伯拔腿就跑,铭仔也动作古怪地往外走。

光看这两段画面,我全身汗毛直竖,鸡皮疙瘩都浮起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分明是卡到阴,我直觉想起女鬼,是她又缠上铭仔,要拿他抓交替吗?

大家异常安静,彷佛都被鬼片般的画面震慑住了。

管理员播放第三段画面。

铭仔还是一样,很惶恐地走到窗前,他一直回头望,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阿姨哭了出来:"他不想死的,铭仔不想死……呜呜呜……"

铭仔在画面中跳出窗外,随即是阿伯和护理人员赶到窗边,但已经太迟了。

看完这些影片,我心头很激动,情绪久久无法平复。

管理员说道:"我已经把影片备份了,烧了一片在这个光碟里。"他把光碟交给了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