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CBA|坐女婿的摩托车回娘家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CBA,坐女婿的摩托车回娘家。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莹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

事情好像真的过了,铭仔没再梦见女鬼,我也没再听过奇怪的声音。

就在铭仔出院的当天,一则新闻报导说道,那名性骚扰员工的老板死了,疑似酒驾车速过快,车子撞到安全岛,老板当场死亡。

这新闻很毛,彷佛是因果报应般,或许真的是老板害死隔壁那个女的,所以才有此报应。

我们为庆祝铭仔出院,特地约在外面吃饭。

铭仔的妈妈也来了,她一一检查菜单,说是铭仔眼睛还有伤,所以不能吃过辣或太咸的东西。

我想着那则新闻,又觉得不对,如果女鬼已经被我们制伏,那是谁去找老板索命的?或许这场车祸只是单纯的巧合?

丽倩还没给我回覆,她说要考虑,所以我也不敢催她。

我喝着酒,阿浪也喝了,铭仔的妈妈也有喝,但我们为了铭仔的健康,只允许他喝麦茶。

铭仔吵着也要喝,"我哪有弱,而且你们在我面前喝,分明是折磨我嘛。"

我笑道:"你住院时我们都有去顾欸,也该犒劳我们一下了。"

"对呀,累死了。"阿浪嬉笑道。

我们吃喝了一阵,阿浪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谁?"我随口问道,他的朋友我也不一定认识,"不要溜喔,还没喝完。"

"是华哥。"阿浪说道。

"喔,要叫他来喝吗?"我问。

"华哥是谁?"铭仔问道。

"你要谢他。"我说:"当时我们去封尸嘴,就是华哥帮忙的,是他带我们进殡仪馆的。"

"喔,就是他喔。"铭仔明白点头,阿浪应该有告诉他那段经过吧。

"喂,华哥,我正在喝酒,我朋友没事了,谢谢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喝?"阿浪接起电话。

我们不约而同安静,让阿浪方便讲电话。

"喔……这样喔,嗯……应该没问题,我再看看……"阿浪的神色越发凝重,不晓得发生什么事。

我怕是我们动尸体的事被发现了,该不会牵累了华哥?

一会儿阿浪挂上电话,我忙问道:"什么事?"

"没有,华哥说,那个女人的家属请了化妆师,今天下午尸体已经清洗、换衣服了。"阿浪说道:"华哥只是通知我们一声。"

"喔,那你脸色这么难看?"我总觉得他有事没说。

阿浪喝了口酒,对阿姨说道:"阿姨,那个符呀……就是……因为尸体嘴脏脏的,化妆师连她的嘴巴都清了,灰烬被洗掉了,这样……有关系吗?"

闻言,我心头顿时一沉。

符纸的灰烬被洗掉了,那封印会不会被打开?女鬼会再作祟吗?我陡然明白阿浪的脸色为什么沉重。

我喝了口酒,大概是心情影响,杯中的酒液变得苦涩。

铭仔想炒热气氛,举高麦茶说道:"不会有事啦,不是要庆祝我出院吗?干杯。"

"呵。"我失笑,忙举高杯子附和他,不想让他好意被泼冷水,"干杯。"

"干杯。"阿浪也举起杯子。

我们一同饮下这一杯。

大家继续吃吃喝喝,想把心头的阴霾扫空,可就是提不起劲来。

我们吃喝到十点左右,大家才决定回家。

"就这样喔?"铭仔问道:"要不要续摊?去唱歌好了。"

"你早点休息。"阿姨念道。

"对呀,早点睡啦。"阿浪说道。

"啧。"铭仔撇着嘴巴。

我也没心情再玩,忙要叫计程车:"以后多得是时间聚,下次再约唱歌吧。"

华哥那通电话打乱了我们的心情,我见天色已经不早,总觉得快点回家比较安全。

我站到路边去帮忙叫车,铭仔、阿姨和阿浪在后边聊天。

不知怎的,铭仔忽地吐了。

"呕!"他蹲到一旁去,哇哇地吐了出来,把刚才还没消化的食物呕了一地。

"铭仔,你怎样?"阿姨心急问道。

我见状也跑过去关心,"他没喝呀。"

铭仔今晚没喝酒,不可能是喝醉才吐。

"是不是吃坏肚子?"阿浪直觉说道。

"我没事。"我说。

如果要食物中毒的话,我们应该都会不舒服才对。

"我也没有。"阿浪又问阿姨:"阿姨,你有不舒服吗?"

我们谈话过程中,铭仔又吐了一次,他共吐了三回,这次吐不出食物,只剩下干呕,他的身子不断打颤,脸色苍白。

"先送医院再说。"我说道,立马打了一一九。

我们今天是来庆祝铭仔出院的,没想到他又被送进医院了。

铭仔上了救护车,没多久便失去意识。

他又昏迷了,我想起华哥的那通电话,化妆师把尸体嘴中的灰烬清掉了。

这两件事有关联吗?我不确定,但打从心底感受到一股寒意,好似体内藏着一块冰,正在冻结我的血液。

我们陪着一块到医院去,我和阿浪都没事,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食物中毒。

阿姨红着眼眶,六神无主地问道:"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们也不明白,只能安慰她:"不会有事,等医生检查看看吧。"

"阿姨不要紧张。"阿浪说道。

医生安排了抽血等检查,先帮铭仔打了点滴,急诊室的病患、家属很多,各角落都能听见痛苦的呻吟。

"唔——"

"医生,我好痛——"

"呜呜呜——"

相较起来我们好像不那么重要,护理师也只是叫我们先坐,要等抽血报告出来再说。

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医生只来看过一次。

铭仔还是没清醒,这回连呻吟也没有,他的手指接着仪器,手臂插着针,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看起来随时都会断气。

他像风中残烛,好似随便一吹就会熄灭。我第一次觉得他这么脆弱,之前他就算住院,我也没想过他会死掉,可这回却不一样……

很深的一种离别感笼罩着他,那同时也是死亡的阴影。

"阿姨。"我向铭仔的妈妈说道:"你去找那个师父,问问看灰烬洗掉有没有关系。"

"可是铭仔……"阿姨紧握住铭仔的手,她好像也有预感铭仔随时会走掉。

上回铭仔进手术室开刀,阿姨都敢走开了,这回她却很惶恐,希望能寸步不离地守在铭仔身边。

我们都有相同的预感,那是种很不祥的感觉。

"阿姨,有我们在。"阿浪说道。

"好、好。"阿姨俯身在铭仔耳边说道:"振作点,你不能有事,我很快回来。"

说罢,阿姨这才匆忙赶去找师父。

我和阿浪继续留在医院。

医生终于又来了,他拿着抽血报告说道:"我们还在做粪便和呕吐物的分析,暂时看他的血液报告没什么问题,他有撞到头之类的吗?脑震荡也会引发呕吐。"

"没有,没有吧。"阿浪看着我。

我也不确定,"应该没有。"

"我们会先帮他做断层扫描,检查一下大脑,有家属在吗?你们二位是?"医生问我们。

"我是他哥哥。"我说了个谎,因为怕耽误铭仔的检查,我也知道这会有罪,但情况紧迫我只能这么做,我想阿姨会明白的。

"喔,那你同意他做断层扫描吗?因为会有辐射的问题,不过别担心,辐射都在安全范围内,只是要先告知你们。"医生解释道。

"好,请尽快帮他安排。"我说。

"好。"医生点头,转身去吩咐旁边的护理师。

他们又走开了。

我们能做的依然只有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