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的软糯OMEGA 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一场婚礼,几番虚惊。小吕浑身乏力,疲惫不堪地躺到床上去了。

李珍走到床前,她的手上抓着一本簿子。

"这是我的户口簿。"李珍微笑着:"自从我们相识以来,你从没看我的证件。"

小吕实在是太累了,根本不想再动弹:"不必了,不必了,我还信不过你吗?"

他闭上了眼睛。

三秒钟之后,他又睁开了眼睛,眼中闪着极度的恐惧。

刚才,李珍说的话居然是长泰语!

"她……她不是上海人吗?怎么……怎么会……?"

小吕触电般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抢过她手上的户口簿,哆嗦着翻到了"父亲"那櫊:

"父,李XX,五十九岁……菜农!"

吕永祥的牙齿捉对儿打架:"你父亲……果然是……菜……农?"

李珍说:"这个菜农只是我的养父!"

小吕的脑子确实快,他看到了一线生机,急忙问道:"生父!你的生父究竟是不是……?"

"我的生父确是副司令!"李珍清清楚楚地回答。

虚惊,又是一场虚惊!

小吕长吁了一口气,又躺回床上。

李珍坐在床边:"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爸爸并不是上海军区的副司令!"

小吕躺在床上笑着:"哪怕是新疆、西藏,只要是副司令就行了!"

李珍注视着小吕,低声说了七个字:

"他是金门副司令!"

低声说出的七个字,彷佛七个惊雷,炸得小吕三魂不见了七魄!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了"白毛女"的一句唱词:

"霎时间天昏地又暗,爹爹,爹爹,你死得惨……"

"岳父,岳父,你害得我惨!"

他狂叫了起来:"不,这不是真的!我明明是在外滩遇见你的!"

李珍微笑:"你离开县城那一天,我也乘火车从长泰去上海。"

"你原来认识我的?"

"全长泰的姑娘谁不认识你这个司机大王?只是你目中无人,从来不将长泰姑娘放在眼里……"

"你那次生病……?"

"当然是假的。不然我怎么能结识你?"

"但是,那电话,还有军区……?"

"我有个小学同学,正在上海军区当电话接线生。所以,我不仅可以住在她的军区宿舍,而且请她帮忙,利用电话来欺骗你。"

小吕怒发冲冠,他几乎把李珍掐死:"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

"我需要找一个可以保护我的人!"

"你这么大个人,还需要别人保护?!"

李珍突然流下了眼泪:

"你知道,有一个国民党将军的爸爸,我的生活是多么悲惨吗?"

小吕不出声了,他怎么不知道呢?

李珍哽咽着说:"解放以来,每逢有运动,我们全家都是头一个被押上台批斗的,因为村中只有我爸爸最大。文化革命一开始,连我祖母也不能幸免了!她是纒脚的,红卫兵逼她把裹脚布去掉,光着脚在地上走……那是什么地啊,他们铺下了粗砂,祖母早上被押出去,一直到晚上才回来,是养父把她背回来的,我看到祖母两脚全是鲜红的血,在血红色中间有一点白色,我以为是贴的胶布,走近一看,才知道……才知道……那是白色的骨头啊!"

"……祖母当晚就死了!她临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找一个能保护你的人,赶快嫁过去”……"

"我来到县城,打听哪个人最有力量。人人都向我推荐吕永祥,说他是唯一跑上海的司机大王,整个县委都和他称兄道弟,后门四通八达!从那天起我就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嫁给你!"

小吕哭丧着脸叫了起来:"想嫁给我你出声啊!你光明正大来求婚啊!我也不是没有同情心啊!你为什么要设这么一个大圈套呢?"

李珍苦笑:"县城内每个人都告诉我,吕永祥一心想娶个将军的女儿!连十四级的女儿你都看不上,我这个“黑五类子女”更甭妄想了!要不是我那个小学同学帮忙,你会看上我?"

小吕忿忿不平;"你那个小学同学也是军人,她怎么肯帮助你这个“黑五类子女”呢?"

李珍冷笑:"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的,吕永祥!否则的话我们还能活下去吗?"

……

这就是司机大王的洞房之夜。

从此,吕永祥又多了个"第一"的头衔:他的这段婚姻名列"长泰三大笑话"之首!

幸灾乐祸的长泰姑娘们奔走相告,拍手称快!

县城的小伙子们个个扬眉吐气,走起路来都挺胸凸肚了!

只有吕永祥弯着腰,垂着头走路。

路边的小孩拍手唱着童谣:"……千拣万拣,拣了个卖龙眼……"

走到他的货车前,那个邮局的小弟出现了:"吕永祥,你的退款单!"

"退什么款?"

"《参考消息》的订费。上头有话,《参考消息》是内部文件,说你没有资格再看了。"

来到县委大楼,常委老张把他拦住了:"吕永祥,你的预备党员取消了!"

"喂,老张,你的塑料拖鞋我可没收你的钱啊!"

"哎呀,小吕,已经有人写信到专区去告我们了,说长泰县培养一个国民党将军女婿入党,我们受不了啊!"

吕永祥二话不说,拔腿直奔银行,把自己的八百元储蓄全部取了出来。

回家之后,他把八百元扔在李珍面前!

"钱你拿去,咱们离婚!"

李珍斩钉截铁:"给一百万也不离!"

给钱不行,得给点颜色!

小吕霸占了整张床,把李珍赶到地上睡。

李珍一声不吭,睡地就睡地。

颜色太浅了,得加深!

骂!骂完再打!打完再踢!

好个李珍,逆来顺受。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更要命的是,每天晚上,李珍都脱光了衣服在小吕面前招摇着。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小吕最难熬的时候,李珍是个美女啊!

"不!不能动心!如果生了孩子,她更不会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