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奶头作文_我在教室被强了 好爽

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奶头作文,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小姐姐,这本书多少钱?"

一个灰发男孩努力踮起脚尖,下巴趴在柜台上,睁着一对清明的灰眸,浅浅的红染在卧蚕上,病恹恹地望向正在写书的石心。

她从他手中接过那本书,刷了一下条码,面无表情答道:"新书是照原价打九五折,一共三百六十一元,话说你看得懂这本书吗?这本书对你太难了。"

"啧啧,小姐姐太小看我,别瞧我外表这样,实际年龄可是二十岁了,说到我爸妈,他们到处在找我,因为是偷溜出来的,身上只带钱,没有带手机。"

"嗯?"她仔细打量眼前的男孩,即使二十岁,脸上没有任何纹路,皮肤宛如新生儿那般光滑,身上的气质带有一种诡谲的脱俗,没有一丁点入社会的杂质,样貌神似吸血鬼,"你说谎,我分辨得出来你到底几岁。"

"你觉得我几岁呢?"

"最多十五,最小五岁,我说错吗?"石心给个大概范围的答案,不过她觉得对方的确是五岁的孩子而已。

"小姐姐喜欢哪种说法就哪种。"男孩双手托住腮帮子,眯起眼笑道:"对了,你在写故事吗?"

石心的手反射性将本子盖上,不想让那男孩知道她写的故事内容,"你怎么看出我在写书?不猜是记帐,或写日记?"

"你就是在写书,记帐和写日记跟本不需写那么多字,若不是如此,你右手边更印不上那些笔迹,由此可推知,你是写书的,吶!我说对吗?小姐姐要不要帮我写个故事?"

这小屁孩脑子真好,石心有些不愉快地看着他,"为什么想要我帮你写故事?"

"因为我命不久矣……说起来是个伤心又狗血的故事,我不希望我的书很一般,我希望是一场伟大的冒险,到处去办案,像福尔摩斯,或是亚森罗苹,不然去当个所罗门王,挖掘宝藏,书不是能实现所有不可能的事?"

"一本书起码要八万字,你等到我写完,还会活着吗?"

"谁知道?人是无法掌控命运,也许明天我就……"

石心掐住他的脸颊,他的皮肤没有热度,"别乱说话,文字不论用什么方式呈现,都具有一定的力量,不能随便使用,更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我当然想活着,但不是这种形式,我希望自己能活在书中,不会感受病痛,也不用畏惧死亡来临,能自由自在过活,还有冒险。"

男孩的眼神忽然失去方才的光辉,变得憎恨这世界,平铺的唇瓣勾起不怀好意的嘴角,"你可以帮我实现愿望吧?这一带有个传闻,只要与这边的书心意相通,便能够看见书中主角的样貌,能与之沟通,所以我……想变成那样,变成一本书,完成我做不了的事。"

"其实当书也没那么有趣喔!很多时候是不停循环一件痛苦的事,若换成是一场冒险,你必须掉入同样的陷井,和同一个怪物战斗,最后得到同样的结局,你无法改变书中原有的设定,即使成了书魂,走出那本书,你依然逃不过既定的命运。"

"像是什么呢?会比每天吃掉十几颗药丸更痛苦的事?每个礼拜要定期检查身体,进入一台机器,完成程序后全身变得很虚弱,很想吐,进食靠一根管子,食之无味,想死又死不了,还要看着家人对你的身体指指点点,每天看他们难过的表情,不,我要是发病起来,连饭都吃不下,是这种程度吗?"

男孩用开玩笑的语气继续说道:"如果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我能活得像个“人”,经历人应有的生离死别,完整过完一生。"

"那你剩多少时间能活着?"石心的手紧抓故事本,"如果不事先知道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帮你。"

"走一天,算一天吧?放心,我会撑到你把我的故事写完,每天去我住的医院报到如何?我在C医院1313病房,实际年龄秘密,不过你可以说,主角的名字是顾霏帆……咳咳咳……"抓住柜台的手忽然滑落,男孩脸上不知何时多了许多汗珠,他双手撑在地板,抿紧下唇,好一会儿不说话。

石心见状,赶紧走出柜台,其他人也纷纷过来围观,想要帮忙他们。

"你忍着,我叫救护车。"

男孩握住她的手臂,晃头说道:"不用,打电话给我爸,裤子左边的口袋有一张纸,上面有他的手机号码,我不想搭救护车,我讨厌充满消毒水的味道,这种病都来得快,去得快,给我个地方休息,会好一点点。"

"我知道了。"石心指挥现场两个男大生去搬椅子,还有个女生主动脱下外套,垫在男孩的后脑勺,让他躺在椅子上能舒服些。

石心接着按照男孩说的,从他的口袋翻出一张纸,拨过去另一端马上接起来,一个男声说道:"喂!请问你是谁?是发现古小凡吗?"

古小凡?怎么跟男孩自己报上的名字不同?石心顺着对方说的名字,答道:"是的,我是百书屋的石心,地址在……"

"好,我马上过去,小凡要是不舒服,你帮我算一下他的心跳,尽量说一些故事给他听,分散他的注意力,不要集中在心跳上,因为他身体的怪病非常罕见,心跳会加速,脑袋会缺氧,其他部位也会产生连带问题。"男孩的爸爸语毕,马上挂掉电话。

石心想着要帮忙男孩,只好跟屋中的其他顾客说:"抱歉,今天书屋提早打烊,明天会延长营业时间。"

这句话不但吵醒各个书魂,他们跳出书籍,在石心的身边围成一圈,而屋中的客人则一个接一个安静离开,不想打扰她处理男孩的事。

"小姑娘,这孩子发生什么事了?"月之见王子双手向上活动筋骨,随后一个跳跃,马上来到她的身边。

石心的眉头渐渐挤出一条深渠,"我需要一点灵感,月之见王子能告诉我几则趣事吗?",视线不时飘向身体缩成一团的男孩,想要帮他分散注意力,但是脑袋一片空白,更别说要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有什么困难的!小姑娘,你以前不也发生很多好笑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某篇文章摘录,是你直接去找那个书魂,当然你已经看过他的故事,不过要将故事浓缩成一篇大纲是最困难的,偏偏你遇到这种事,会想偷懒,你直接逼对方跟你简单说明内容的来龙去脉,还要他缩成八百字,折腾那个人到他现在见到你,会选择自动回避。"月之见王子边搧扇子,边道出石心那段惨不忍睹的黑历史。

她的脸瞬间蒙上一道黑影,想着干脆问男孩比较快。

"霏帆,你想听怎样的故事?"

男孩的头埋在膝盖,声音听起来像闷雷,含糊不清地答:"……我想听你会怎样写我的故事,还有你跟那些书魂的生活……刚刚你在跟一本书说话对吧?我没见到地上有影子,但你却转头对空气说话,对象肯定是一本书?"

"没错,是一本书,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到的书,就是《下弦月之剑》的月之见王子,因为我以前没有朋友,爷爷告诉我,如果真心对待书,书也会真心待人,要我相信这世界万事万物皆有精灵存在,于是之后我才能看见每一本书的角色,和他们对话,是使人不会感到孤单寂寞的魔法。"

石心闭上眼回忆过去发生的种种,那些故事在她心中产生一股温热,灵感随血液沸腾,流入脑袋,许许多多的文字开始互相打架,想着该如何安排情节。

她大概知道如何写关于顾霏帆的故事,可是要抓到更多他的个性,这样他才能更活灵活现地跃然于纸上,必须将他的灵魂深深铭刻在文字中,让一本书获得生命。

"我相信,我愿意相信所有你说的话,这世界是有魔法存在,任何事物都住着精灵,我想跟他们当朋友,想成为他们的一员。"

"在这之前,你也必须相信我,告诉我你的故事,才知道如何写成一本冒险之书。"

石心拂着他的头,男孩小小的身体颤抖几分,他深深吸了几口气,思考半晌,在脑中组织语言,将他短短的一生用几句话,描述给她听,她则负责修饰字句,逐渐形成他的故事。

"我的人生非常简单,早晨是伴着呼吸器的声音醒来,吸着我讨厌的消毒水味,餐餐配药丸和开水,世界基本上是由四面白墙组成的监狱,天气好时,双脚不能自由走动,得由他的妈妈或护士推轮椅去散步,我没有办法去上学,没有朋友,身边只有机器和书,能聊的人年纪比他大好几倍,每天被许多同情的眼神看着,好似自己不该活在这世上受苦,可是啊……痛苦不就代表我好好活着?我不排斥痛苦,却很厌倦这种感觉,好像除了这感觉之外,我对其他事物是无感的。"

"不会的,顾霏帆是一个从小发誓要走遍世界的冒险家,要发现多处龙窟和许多宝藏,会跟一个黑巫师变成好朋友,他用魔法带你去被人类遗忘的秘境,那边留下你从未见过的美景,巫师研究草药,你寻找新奇的事物,有时会骑着一只小龙飞上天空,有时会深入地底探讨一个被火山灰掩盖的王国,你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男孩发出几个笑声,"我喜欢,不过还要被卷入一些麻烦的事件,我很会解题的,在医院无聊的时候,常做一些数学题目来玩,如果需要帮忙想谜题和解答,我绝对能帮上忙,毕竟是我的故事,要多绕一些弯才有趣。"

"这样如何?顾霏帆是一个从小发誓要走遍世界的冒险家,身怀绝技,有着经常卷入奇怪案件的体质,却能解开一道道的谜题,遨游各处,也帮助了许多的人。"

"感觉从这个出发点下去延伸故事,会很有趣的……不过这时间,我爸应该来了,你看三、二、一……"男孩倒数完,一名男子果然闯入书屋,大喊道:"小凡,爸来接你了,没事的,我们马上去医院,叔叔他们会帮你变得舒服些。"

男孩的爸爸抱起他的身体,对石心说:"多谢石小姐救我儿子,不好意思给您添许多麻烦。"

"没关系,一点也不麻烦,倒是我能去看看他吗?因为第一次有人觉得我说的故事有趣。"

"当然可以,欢迎做我儿子的朋友。"男孩的爸爸说话速度很快,停留一下子,便急着带他离开,"石小姐,谢谢你!那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医院了。"

"霏帆,我会找时间去探望你。"石心在他们背后喊出这句话,男孩挥了挥小手给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