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画如墨】番外三、喜欢

情感小说 . 2021-01-18 . .

两人确定关系后,相处方式倒是没什么改变,依旧是互相串串门子,偶尔在对方家过夜。有次,孟睿提起要回旧家一趟,便问白沫要不要同行。

好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是我父母的忌日。孟睿顿了顿,我们家的房子还留著,我想回去看看,顺便让他们看看你。

他们启程回了孟睿的老家。

孟家的家族庞大,还有自己的一个墓园,虽然孟睿已经跟家族断了联系,只剩下一个孟云昔,但每年忌日还是会固定回来祭拜父母。他在父母墓前放上鲜花,随即跪了下来,白沫跟著他一起跪下。

爸妈,我过得很好,也遇见了想共度一生的人,今天借这个机会把她带回来给你们看看。

他说完,磕了一个头。

伯父伯母,我叫白沫。我会好好照顾他,陪他过接下来的日子,请你们不用担心。

白沫轻轻念著,说完也跟著磕了一个头。

祭拜完父母,孟睿领著白沫去了宅邸,孟睿的家很大,有些复古风。白沫在亲眼见过到证实了孟睿非常有钱的猜测,她想这样的大少爷还委屈他在孤儿院待了这么久,也真是难为他了。孟睿去到他以前的房间,开始整理一下旧物,白沫不好乱翻,只好坐在床边等他。

你家好干净啊。

嗯,这些年虽然没人住,但还是有请人帮忙打理。我爸妈是很注重整洁的人,他们大概也不希望家里乱糟糟的。

孟睿说著说著,翻出几本相册,白沫锁定目标,一把夺了过去:可以看吗?问完就把相册打开。

他失笑:你都打开了问我还有意义吗?想看就看吧。

白沫发现每一页的孟睿都跟初次见面一样板著一张脸,像个小大人似的:哎,你真的很严肃欸。

家里要求的。孟睿没停止手上的动作,家教严,我父母那个年代,教书的人向来都不苟言笑。久而久之,大概看著看著就有样学样吧?我那时也不知道要怎么笑。

白沫看著看著,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啊?

 

孟睿的动作微妙地顿了一下,打从白沫康复以后,他发现这货开始向某人看齐,变得越发没脸没皮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换她穿过来了。

 

……不记得了,突然问这个干嘛?

好奇嘛。

孟睿据理力争:你也没告诉我。

白沫丝毫未受影响,坦荡得很:喔,我对你一见钟情。

……

孟睿终于停下动作,微妙地看了她一眼。

干嘛,真的啊?我一开始看你特别,后来就一直跑去找你。你这人真的特别跩,好几次我都气得想走人!

孟睿挑眉:你不是说对我一见钟情吗?

那跟你很跩这件事没冲突。白沫说著,似是忆起当初,神情温柔,不过严格来说,大概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就像……

就像光一样。

孟睿疑惑地看著她,发现她没有要说完的意思,有些不甘心地继续整理。不过他还是赚了,其实他一直都记得那天,院长难得带著他们出去玩,白沫穿著院长给买的新衣服,戴上草帽,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他们去海边,孟睿嫌热,待在阴凉处休息。白沫则像个毛孩子到处跑跑跳跳,那时微风轻拂,阳光打在她的笑脸上,孟睿一抬眼就顿住了。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心跳声。他其实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一见钟情,毕竟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更之后的事,他便没了记忆。

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个夏日、那个女孩,还有随风飘荡的裙襬跟蝴蝶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