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进未发育的小缝H文 一不小心赖上你

挤进未发育的小缝H文,一不小心赖上你。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我怕你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危险。"

"工作都快满三年了,现在才关心我的安危?"

"是啊,关心总是不嫌晚嘛。"

明显睁眼说瞎话,欧阳晃绝对不会告诉原力,因为他八字太重,等会儿打算当吉祥物使用。

即使天赋异能,恶鬼毋也不是随便能招惹的对象,为了他未来的生涯规划,拉个人垫背是人生长长久久的真理呀。

"好吧,谁叫我是助理。"原力翻白眼。"那结束后,我可以直接下班吗?"

"事情都结束后,当然没问题。"

欧阳晃头回也不回地承诺,原力一听开开心心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走近了狭窄的老旧巷弄,越走他越觉得不对劲。

"这地址我好像最近在哪里看过……啊,不就是吴道明家吗?"

他们停在其中一间毫不起眼的平房前,门前挂着的地址铁牌早已生锈歪斜,地上更是散落着不知何时抵达的信件和广告文宣。

原力愁容满面地说:"呃……这房子看起来至少有五年没人住过,也太像那个屋了,我们该不会要……"

碰!没让原力把话说完,欧阳晃一脚把门踹开,一堆灰尘木屑在空气中四散。

"进去吧!"

"等一下,晃哥,我没带我的佛珠十字架大蒜……等等啦,我会怕,不要……不要留我一个人在外面……呜……"

欧阳晃猜测的方向是对的。

即便毋是无形的恶鬼,但附在吴道明身上,他就必须要有个容身之所。

非人非鬼的状态只有离群索居,加上弃置的空巷原本就会有许多流浪的灵藏身,对恶鬼来说简直就像免费的吃到饱餐厅,再加上那天晚上短暂观察,整条街的灵已经被清得一干二净,推断毋在此驻地为王应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以为会在这条巷子花时间找寻正确的地点,没想到毋竟然大胆到在公司资料上留下真实地址。

也许是自信到近乎愚蠢的地步,也或许是找到下一个容器的时间出乎毋原先的预估。

不管是哪个原因,都让他捡到现成的便宜了。

"哇,吴道明真的住在这里啊?!"

原力惊讶地环视屋里的摆饰,一张没有床垫的单人床,床头披挂着两套作秀用的西装和公事包,另一边的墙角散落垃圾般的杂物。

虽然空荡破旧得和废墟没两样,但比起真正的废墟,还仍保有些微人类活动过后的痕迹。

"衣服应该有三个礼拜没动过了。"原力带上手套,小心翻看西装的状态,上头一层均匀的灰尘,掀开后可以看见底下留下干净的无尘印记。

"原力,过来一下。"

欧阳晃皱着眉头,正站在床对面的墙壁前,一脸苦思。原力走近后,跟着皱眉,"这是什么?"

"你觉得呢?"

"呃……"

这片水泥墙上斑驳的涂鸦又是什么?

毋似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用碎红砖奋力刻写着,上头层层叠叠着无法轻易辨识的文字。

但比起文字,更多的是泄愤似的胡乱涂画,没有意义的大量线条,整面墙好几处水泥崩毁,承受不住地往内凹陷下去。

"去死,都去死……给我回来……毋,毋,我是毋……子子子……不要死……不不……水……我恨……杀了你们……"

原力不停变换角度和位置,试着解读墙上隐藏的文字密码。

"嗯,综合以上,我原力的论点是,看无他写得是三小。"

"附议。"

欧阳晃跟着投降,绕到另一边去检查毋留下的垃圾。

除了一些空纸箱外,有几袋红白塑胶袋装着的不明物体,他打开袋子,剧烈恶臭立刻冲出来,里头的东西更让他反胃。

他骂了句脏话,正在拍照搜证的原力,因而好奇凑上来看了一眼,立马转身干呕不止。

袋子中的白色物体,满满的全是不停蠕动的蛆。

咬着牙,他一把袋子的东西全倒出来。

一只被吃到露出羽毛底下骨头的鸡落在地板上,无数的肥蛆还在腐烂的躯体上不停来回钻动,其死状十分惨烈。

原力管不住自己瞄了一下,然后真的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