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接了十个客人疼死了 把衣服脱了自己去调教室

一晚上接了十个客人疼死了,把衣服脱了自己去调教室。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周俊雄烦躁不已,一把纪淑芬推离他身边。

纪淑芬也急了,反手推他,"主意还不是你想的!"

"不然能怎么办,跟银行还有高利贷借的那笔钱你还得了吗?"

"还不是为了你说要做生意,要不然我哪会去借钱……"

周俊雄和纪淑芬的争吵越来越剧烈,直到有护士经过,才又忍耐地压低声音,继续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

"太可笑了,这是另一场噩梦吧?"

周家安失魂落魄地问着卫承,这是她意外死亡的谜底吗?

"很可惜不是。"他转头凝视她,"你父母为了钱谋杀了你。"

"我以为……不会再有比死亡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原来这么讨厌我吗?那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让我长大?"

她愤恨地质问父母,浑身颤抖地紧握拳头,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滚动,倔强地不肯落下。

"家安,你怎么看书看得这么晚,我煮了点柚子茶给你。"

她是记得的,妈妈特别端到房里的热茶。

那一晚的插曲,出乎意料且令她受宠若惊,太过陌生的经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喔,好,呃,谢谢。"

她慌张地站了起来,笔滚落桌面,傻了一会,才双手接下杯子。

妈妈没有离开,和她站着对看,气氛很是尴尬,妈妈似乎想打破沉默地笑着催促,"怎么不赶快喝?"

"我不习惯喝太烫的饮料……"她解释。

"柚子茶就要趁热喝!"

妈妈突然烦躁地打断她的话,她不仅不自在还紧张了起来。

是她不好,妈妈主动想修复母女之间的关系,她应该顺着妈妈的心意才不会伤了她的心,这下怎么办?如果妈妈因此对她生气或失望的话怎么办?

妈妈清了清喉咙,不太自然地放软语调,"这茶冷了就没效果了,我看着你把茶喝了才放心。"

"好,我现在喝。"

她带着歉意的笑,在妈妈的注视下,忍着热烫的温度,喝完了那杯酸甜的柚子茶,然后微笑,"很好喝,谢谢你。"

她从没有把那杯茶和她的死亡联想在一起,在她贫瘠的世界中,那曾经是幸福的味道,让她产生了被关爱的错觉。

果然,错觉就是错觉,那是妈妈亲手送给她的毒苹果,还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走向一无所知的死亡结局。

"为什么当初不一出生就先杀了我?为什么?"她朝他们发狂怒吼。

"周家安!"

她听不见周遭的声音,瞪着父母的双眼开始发红,浑身开始散发出干冰般的烟雾,不到五秒的时间气体越来越浓,颜色也由纯白开始转变成偏蓝的颜色。

卫承抓住她的双臂,用力摇她,"周家安,你冷静一点。"

一点用也没有,她的瞳孔已经涣散,失去了焦距。

不好,她的怨气越来越重了。

他试图压制她,但没有用,灵变来自灵体自身的变化,外力是无法随意介入的。

咬牙一把把她揽进怀中,将她的脸紧紧压进胸前,挡住她所有的视线。

低沉的声线不停在她耳边说着:"不要哭,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