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的软糯OMEGA 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

少将的软糯OMEGA,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今天是礼拜天,工厂不用上班,一群外劳围在铁皮屋前的小广场上烤肉。其中一个住在莎拉她们隔壁的男外劳看到我来了,朝我挥挥手,大喊着什么。可能是在跟我打招呼吧,于是我也朝他挥挥手,回喊:"你好啊!"

不过我ㄧ眼看过去没看到莎拉她们,于是继续往莎拉她们的铁皮屋走去。只见那朝我挥手的外劳从板凳上跳了起来,直接跑到我面前,气都没喘一下地说:"你回来了?找小惠她们?"

"嗯,她们不在吗?"

"不。"男外劳摇摇头,脸色复杂地说:"昨天……一群警察过来,把她们带走了,四个都带走了。还有几个穿西装的人,看起来不像警察,很可怕。"

"……"

心情很复杂。

但我却很安静,我的语气甚至没什么变:"是喔?那些警察说什么?"

"说她们是非法打工,但这不可能!她们四个的仲介跟我一样,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上班,都是合法的!"男外劳激动地说。

"我知道。"我很讶异我的反应竟然可以这么平淡。"你说还有一些穿西装的人?他们打什么颜色的领带?"

男外劳想了想,说:"好像是黑色的,我没仔细看。"

"嗯,知道她们被带去哪里吗?"

"不知道,拘留所吧?她们根本不敢反抗警察,不过应该马上可以跟仲介查清楚吧?她们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了。"……真是天真的想法,他绝对想不到这已经牵涉到黑道与杀手间的恩怨了。

"那好吧,那四个女孩回来的时候叫她们打给我。"我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没问题。"那外劳也比。接下来我在他的邀约下啃了几片土司配烤肉,然后挥挥手说再见,离开了外劳宿舍。

走啊走的,也不知走了多远、多久,我就好像一具没有意识的僵尸,任凭自己的双脚移动着,当我回过神来时,我正坐在公园里的一张长椅上。当杀手时的坏习惯,真难改。

此时,我刚刚的冷静情绪突然消失,扑面而来的,是巨大到压垮心胸的愧疚感。我痛苦地抱住了头,感觉似乎有双看不见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我的鼻子简直无法吸气。

千防万防,暗箭难防。我跟莎拉她们的关系还是被道上的人给看到了。抓不到我,就从我身边的人下手,真是黑道寻仇的标准手法。

带走她们的是一群警察跟几个黑领帮的人,这样看来,黑领帮想从她们身上打探到我的下落,也就是说莎拉她们可能暂时不会遇害……放他妈的狗屁了,黑领带这头猪会作出什么事我根本不知道。搞不好他想把我身边的人通通都给除掉,莎拉她们一被抓过去就被处决了也说不定。

他妈的……

头皮几乎被我抓出血来。

如果不是我,莎拉她们不会被抓走。如果不是我,老板也不用跟黑领帮硬碰硬杠上。如果不是我……

"干!"我突然挥出一拳,把长椅旁边的垃圾桶轰飞,吓到一对正在散步的老夫妇。

因为自己的缘故,害死一群女孩子,这实在是……

要先把莎拉她们救出来才行……但该怎么救?她们是被抓去警察局了吗?还是拘留所?

干干干,通通不可能,就算真的在哪里好了,去找她们也绝对是掉入陷井,死路一条。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拍拍外套口袋,确认自己有把手枪带出来。

"鸿杰是吗……"

如果说黄色小街是杀手的军火专卖店,那叶伯就是杀手的寻人柜台,他通常都在固定一家便利商店前出没,要打听各种消息找他准没错,比白雪公主后母的魔镜还实用。

"叶伯,我要打听一个人。"

便利商店前,我咬着淋上辣椒酱的大亨堡。

"给我名字。"叶伯手上拿着杜老爷巧克力霜淇淋,我请的。

"鸿杰,可能是黑领帮的。我所知道的只有这样。"

"嗯……"叶伯叹息:"小子,你这一次赌的太大。"

"抱歉,我有难言之隐。"我笑笑。

"为了女人?"

"一半是这样。"

"为了女人而送死,这种事历史上有太多教训了。"

"但这可是男人的天性。"

"……好吧。"叶伯拿出一张卫生纸跟铅笔,草率写下一串字交给我:"到这地址去,可以找到你想找的人。"

能够在卫生纸上任意的写字,是叶伯的特异功能之一。

"多谢,下次去俥傌炮我请你。"我感激收下卫生纸。

"我老了,没再去那种地方啦。"叶伯感叹,又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问黑领带在哪?"

"就算问了,你也不知道吧。"

"说的也是。"叶伯抓抓头,"黑领带这种大魔王级人物,真的是很难找啊……"

到了地址,我有点错愕。

我本来应该是酒店、PUB之类的地方,但这里……托儿院?

我站在铁门外伸长脖子看看里面,一群小孩正在草地上打着塑胶制的玩具棒球。几个看起来像老师的人在旁边不断喊叫着。

"哈啰!不好意思!"我挥挥手大叫,吸引了一个正在捡球的老师的注意。"能够请问一下吗?你们这里有人叫鸿杰吗?"

"鸿杰?王鸿杰吗?"

"对!"应该对吧,我想。

老师把球抛丢回去,对我喊:"那是我们院长!"

"我有事找他!他现在在吗?"

"喔,你等一下!"那老师小跑步到其他老师旁边,侧耳交代了些什么,接着就朝托儿院里跑了进去。当他出来时,身后多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绝对不会跟黑道有关系的人。

王鸿杰院长是个面目慈祥的老人,圆滚滚的肚子看起来有趣但并不恶心。一个十足圣诞老公公模样的人,许多小朋友看他出来了,马上一窝蜂的去拍着他那圆鼓鼓的肚子,他也没生气,只是连说:"好、好,乖。"。他瞧见我站在外面,马上说:"唉呀!这不是阿浪吗?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郝老师,快去开门,别让浪先生在外头站着了。"一旁的一个老师听了,马上走到铁门前帮我开了门。

这王鸿杰果然不是普通脚色,看到一个被自己帮派通辑的杀手来找他还能面不改色,而且还可以笑的这么友善……

"浪小弟!近来可好啊!"院长拍拍我的肩膀,很有手劲。

"不错啊,呵呵。"我微微牵起嘴角:"我们进去说吧?"

不自觉中,我摸了一下藏在外套里的手枪。

"我大致猜得出来你是来做什么的。"

院长带着我在托儿院的走廊中散步着,路上时常有几个小朋友与我们擦肩而过,而每个人都跟我们说声:"院长好!"

"那就好办事了,把我要的答案给我,我就走。"我。

院长停下脚步:"阿浪,你以为我会顾及在这里的孩童而乖乖听你的话?"

"是。"我也停。

"你太天真了。"

"做杀手,有时候天真一点是好的。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个选择题,要嘛我直接在这里拿出枪来抵住你的头逼问你,你不回答的话我就直接毙掉你。不然,看你是要拿枪出来还是早就有埋伏……二选一。"二减一等于一,小学生都会。

"……是因为乔丹,所以让你赌这么大?"院长脸色沉重。

"不,还有几个女孩。"我的手已经伸进外套里。

"你身为杀手,应该知道在通辑期间不应该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混在一起,不然这些人绝对会被对方反过来利用。"

我冷哼,不作回应。

"……你们杀手真的很难懂。"

"黑领带在哪?"我冷冷问。

"你要直接去找他?"院长微微一惊。

"要不然你知道乔丹跟那四个女孩在哪?"

"……"算是代表不知道了。

此时,一群小朋友嘻嘻哈哈的从我们身旁经过,每个人都相当有精神的大喊:"院长好!"

"好、好,院长有客人,你们去玩喔。"院长挥挥手。等那群小朋友走后,他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你可以看到,我完全不像混黑道的人。"

"嗯,我也很惊讶。"我实话实说,当看到地址是托儿院时我还在怀疑是不是叶伯抄措地址还是我走错路了。

"我回答你刚刚的选择题吧,两个选择是吧?"

"对。"我说,慢慢把手朝手枪移动。不过这只是做做样子给那院长看而已,照这情形看,他九成九会选第二个。

"我选第一个。"

我惊住了,即将握住枪把的手也在外套里急冻住。

院长对我惨然一笑:"在我们黑道,背叛是最重的罪,就算有十八层地狱也不够我死。所以很抱歉,我什么也不会说。"

即将握住手枪的手,彷佛麻痹了。

我赌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