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全文阅读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全文阅读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全文阅读,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全文阅读。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

镜头捕捉到妹妹不停向妈妈望过去,眼神中流露着恐惧的神色。哥哥则很勇敢地一手搭着妹妹的肩膀,紧紧地扶持着她,着她挨近自己,仿似在说"哥哥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老翁及老妇彼此牵着手站着,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手持军刀的武装成员。明明这班恐怖份子宣称要展示绿色药水的威力,但却没有拿出药水来,而是装凶作势,举起军刀要胁这无辜的一家六口。

武装份子把老翁强行从妻子的手中拉出来,把他推向一角。口中说了一些教人听不懂的话,然后捉着老翁,一刀刺进他的胸口,老翁登时血流如注,连哀号的声响也变得软弱无力。中年夫妇虽然看到这个残忍的场面,却努力忍着,并捉紧两个跑到父母身边的小孩,不准他们冲过去,以免被武装成员伤害。

老太太看着丈夫被人刺中,没有如中年夫妇般沉着气,而是激动得马上扑上前,试图用身体撞开那个施袭的武装份子。不过,当她冲上去之际,另一武装份子却冷血地向她的头颅开了一枪。

"嘭"一声后,老太太头盖爆裂,还未跑到去丈夫身边,就已经倒下了,鲜血从头顶不停冒出,很快就一动也不动,死不瞑目。

直播画面突然变黑,并显示出两句阿拉伯语。

意思大约是:"中刀死的人,不会消失;中枪死的人,也不会消失。"

然后画面逐渐变亮,字句淡去,重新回到密室。

目击祖父母先后被杀的兄妹,再也冷静不了,伏在父母怀中痛哭。

中年夫妇搂紧儿女,他们心里有数,大概下一对接受死亡的,就是他们。他们心中盘算着要如何逃脱,或者把子女救出生天,即使夫妻二人命丧于此亦在所不惜。他们想过抢走持枪成员的枪,然后再作反击。

但镜头背后,却有至少五个持枪的成员以步枪对准他们,即使他们成功夺得一枝枪,杀掉一个武装成员,结果很可能令一家四口的身体都变成蜂巢。

他们深深吸一口气,只希望趁生命最后的时刻,与最亲爱的子女相拥,那已足愿矣。妹妹一边哭着,一边望向妈妈,小手紧紧地搂着妈妈的腰际,画面令人心酸。

母女相拥了数分钟,另一名武装份子走到妈妈身边,强行把她拉走,虽然小女孩一直扯着她的衣领不准她走,但武装份子却用枪指着她的头,迫她放手。

妈妈被人拉到密室中央,武装成员拿了一杯透明液体出来,用枪指着她的头,并在她耳边细语,然后她就一口喝掉那杯不明液体。只是过了十多秒,喝掉液体的妈妈就突然晕倒,手中的杯掉落地上,玻璃杯跌成多块碎片。

目睹妈妈倒下的兄妹哭声更大了,而爸爸亦激动得泪流满面,却仍然要用力捉着两名孩子,尽最后的力量保护他们,他亦祈求真神出现解救他一对可怜的稚子,将这群渣滓亦不如的恐怖份子消灭。

然而,爸爸的想法不但未有实现,武装份子还继续用相同的方式,以手枪指头的行为迫使他和子女分开,然后他被指示走到密室的另一端,同样被要求喝下一杯透明液体。

爸爸拿着那杯看似无色无味的液体,心里早知那是毒性极强的毒药,武装份子却威胁他尽快喝掉,否则会当着他面割断女儿的颈项。

爸爸无奈地看着簇拥在一起的儿女,向他们低声说了一句"再见",然后也把手中的毒药一饮而尽。

画面再次变黑,再次显示阿拉伯语。

这一次只有一句:"服药死的人,不会消失。"

伊斯兰国的杀人直播震撼全球,世界各地都在看这残忍的影片,四个成年人都被武装份子以不同形式杀死了,现在剩下两名稚童,谁也不愿看到他们被杀,但现实却很可能会再发生,当画面变亮后,就会揭盅。

***

洛怡与宇文晋联络后,决定先来会合林佩姬及边时仁,四个人首先商量了一下,才决定如何协助小绿度过丧失双亲的难关。

四人在边时仁的家集合之后,一同乘巴士到医院去找小绿。在乘车途中,各人手机的突发新闻程式,不停更新着关于伊斯兰国恐怖份子逐批杀死那个黎巴嫩一家六口的直播。洛怡看到孩童的父母也倒下了时,不禁掩面而哭。

"为什么真正该死的人却没有死,无辜的人却一个接一个被残忍地杀害!"洛怡激动地说,坐在她身边的林佩姬也深感愤怒,紧握了拳头,满腔怒火。

"这世界就是存在着这种邪恶的人类,应该消失的,是他们。"边时仁叹息道,他相信令人消失的力量,应该还可以进一步施展。

宇文晋看着那惊心动魄的画面,再看看自己手机里明明记录了马丽的异能却离奇失灵的影片,不禁一拳打在巴士的座椅上,他的突兀举动把身边的人吓倒,边时仁连忙着他冷静。

洛怡致电小绿,电话接通了,却一直无人接听。

巴士到达玛丽医院外的巴士站,众人下了车。

看着玛丽医院的招牌,林佩姬不禁大叹一口气,她喃喃地道:"如果马丽在,说不定她能够救活绿妈。"

宇文晋用右手搭了搭她的肩膀,把她轻轻搂近自己,然后点头附和:"马丽应该要做很多很多,她欠我们太多了。"

大家都说起马丽,"科学胶"边时仁原本想与洛怡一起走,打算询问她更多关于马丽的事。

不过,洛怡却无意与他同步,而是一马当先急步走向医院正门,边时仁只好无趣地跟在后面。

四人在医院询问处查询绿妈的所在,当值的护士却指绿妈已被移送到殓房,而原本陪她到医院的一男一女,较早前已登记资料,并向在场警察请求离开医院,警察亦批准了他们离开,有需要时再邀请他们到警署协助调查。

安抚小绿的任务扑空后,四人难掩失望,洛怡没精打采地走到医院的自动售卖机,买了一罐咖啡打开来喝。

林佩姬先是呆若木鸡地站在一角,身边的宇文晋主动拉她的手,林佩姬没有抗拒,让宇文晋与她的手指扣起来,这是两人第一次牵手,不知为何,发生在医院里。

边时仁最没趣,他虽然想到小绿极可能回家了,打算叫各人转往小绿家找她,但他看到宇文晋及林佩姬无故牵手,洛怡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角喝咖啡,也只好独自看看手机新闻,让时间凝固一会,也让小绿冷静一会。

***

边时仁正在观看伊斯兰国杀人影片的手机新闻之际,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电话传来的WhatsApp。

"边时仁,我是三家化验所的Peter,早前庄白强先生交给我们检验的吊灯碎片,最近有新发现,它由坚硬无比的不明金属,突然变成了一片玻璃。"

看到这讯息后,边时仁马上致电予Peter,再三询问为何会变成玻璃,他记得调查过那吊灯的确由玻璃制成,当时还被Peter坚决否认。

Peter无法确认金属片何时还原,只称自上次化验后一直把碎片放在储存仓库里,至近日想拿出来重新化验时,却发现材质不同了,故此有需要向边时仁说明一下,毕竟委托人庄白强已过世了。

边时仁要求Peter好好保存那吊灯碎片,他会尽快赶过去取回,再作研究。

Peter答应他的请求后,便挂断电话。

四人在医院待了大约半小时后,洛怡提出大家去小绿家一趟,估计她可能已回家休息。

林佩姬及宇文晋继续手牵着手,同时认同洛怡的建议,慢慢步向医院出口。

至于提出建议的洛怡,早早走在众人身前,似乎要与边时仁保持距离。

边时仁与Peter通过电话后,内心虽然有点忐忑,却没有打算第一时间将吊灯碎片的事告知众人。其实这事也应该告一段落,涉事的庄乐文一家都全部身亡了,吊灯碎片的意义,也显得可有可无。

正当边时仁满腹疑问,慢慢走向医院出口之际,手机再次响起来。

"我是关督察,请问你现在正与你的朋友宇文晋他们一起吗?我有重大事情需要他们协助!"来电的是联合国反绿特别行动组香港支队的指挥官关督察,他直接道出来电目的。

边时仁犹豫了一下,轻声回答道:"关督察,请问是什么事呢,能先告诉我吗?"

"今早在西环公众殓房外的袭击事件,警方在现场寻获一件怀疑凶器!"关督察没有转弯抹角,继续说着重点。

"是什么凶器?"边时仁好奇地反问,他记起绿妈被杀的新闻,一件神秘的金属片将施袭者割颈,更把附近一列幼树削断。

"是一片树叶,一片偌大的印度橡树树叶!"关督察语带激动地说。

"为什么那样肯定?"边时仁努力抑制自己,没有把怀疑小绿用异能将树叶化作武器的猜测告知关督察。

"我们在白千层树下找到一片不属于这些树的印度橡树树叶,而且经过初步鉴证后,发觉叶子内竟含有现场死者的血液成份!"关督察把警方的发现一五一十告诉边时仁,其实他早已怀疑事件与边时仁早前提及的女孩有关。

边时仁思量了一会,认为事到如今,是时候要告诉宇文晋他们,警察正慢慢调查小绿的事。

"我们在玛丽医院附近,你要我们去哪找你?"不过,边时仁在没有知会同伴的情况下,把大家的位置告知关督察。

"请你们留在原地,我十分钟后就会驾车到医院正门附近接你们。"关督察以接近命令的口吻,要求边时仁一行人在医院等候。

边时仁答应关督察的要求后,就挂断电话,急步走前追上宇文晋及林佩姬,并且拍拍宇文晋的肩膀,大声说:"宇文晋,关督察刚致电给我,说要邀请我们协助调查绿妈受害一事,他们在现场找到疑似凶器!"

原本正与林佩姬漫步的宇文晋听见边时仁的话后,有点慌张地停下脚步,并转过身来面对着边时仁。

走在最前的洛怡也听到这话,同样转身走向边时仁。

众人在医院正门附近围圈而站,宇文晋、洛怡及林佩姬皆望着边时仁,等待他进一步解说凶器的事。

边时仁待大家都屏气凝神之时,尽量将自己的情绪冷却下来,然后认真地说:"凶器是一片印度橡树树叶,警方检验到树叶有死者的血液成份!"

"那不可能,不可能有血渗入叶内,小绿理论上只是将树叶表面铬化,若果铬化效果消失了,沾染在表面的血也会不见了才对!"宇文晋首先回应,他忧虑警方很快会查到操控那片树叶杀人的人是小绿,同时又不太相信边时仁的说法。

"我在石排巷取得的那片树叶,当它回复原貌后,真的与一般树叶没有两样,不像曾经深深插进墙壁内,或者沾有任何墙漆或水泥之类的物质。"宇文晋继续道。

"警察要求我们供出小绿,然后就会拘捕她?"林佩姬依旧与宇文晋十指紧扣,反而提出另一个方向。

"我们才不会出卖小绿,叫那班警察去查个够,看他们有何能耐!"洛怡斩钉截铁地说。

听到洛怡及林佩姬护友的心坚定不移,边时仁开始后悔自己私下答应关督察协助警方调查的事。

"其实,我答应了关督察我们会在这儿等他,数分钟后他就会驾车来接我们。"边时仁战战兢兢地道。

"你这白痴,谁答应要协助调查啊!"洛怡听完边时仁的话后,忍不住大骂。

"我们有责任协助调查啊,毕竟若果小绿真的控制不了她的异能不停杀人,那会对社会造成威胁的。"边时仁尝试解释,但他的话明显站不住脚。

"要调查你自己去个饱,你尽管向警察说小绿有操控树叶的能力吧,看谁会相信你!"洛怡激动地说,并用力想拉开与宇文晋"糖黏豆"的林佩姬。

林佩姬却没松开宇文晋的手,她看着情绪激动的洛怡,也看了看正在思考的宇文晋,暂时没有表态。

宇文晋沉默一轮后,再向边时仁说:"我们没有证据,只凭口说,警察未必会相信,而且这样做会伤害到小绿,我不赞成你的做法。"

边时仁知道寡不敌众,但关督察短时间内就会来到,若他到场后才发现原来宇文晋他们不愿意合作,不知会有何后果。

正当边时仁慌得快要尿裤子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房车徐徐驶至,就在众人不远处停了下来。

下车的,是一名身穿笔挺西装,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他关上车门向着众人走过来,一脸严肃的,有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男子愈走愈近,虽然他的气势教人畏惧,却面带亲切笑容,以磁性的声线向众人介绍:"各位好,我是刚与边时仁通电话的关督察,大家叫我关sir就好。"

原本打算训斥完边时仁就乘车离开的洛怡,面对突然出现的关sir有点不知所措。而一向对型男特别留意的林佩姬,却对这个充满魅力的督察深感兴趣,甚至不知不觉间松开了原本与宇文晋十指紧扣的手。

宇文晋知道林佩姬这家伙的"好色症"又再发作,心底无名火起,完全忘记了关sir来的目的,是邀请四人到警署协助调查怀疑小绿杀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