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摸了我一节课 妺妺坐在我腿上下面好湿

学长摸了我一节课,妺妺坐在我腿上下面好湿。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我不属于这儿,只是借助这位女士的身躯,来到地球,完成一些任务。"马丽不带感情地开门见山,然后立体影像开始播放,有着声音及画面。

微型投影器投放出一个陌生的国度,予人极漂亮的感觉,四处都是高耸入云的大树,树与树之间留有特定的空间,树叶是亮眼的绿色,比起地球的树叶颜色悦目,是种令人一看见就会想触摸的绿色,每片树叶有着不同深浅的绿。除了绿色的树叶外,在树荫下,有着一个又一个不规则形状的建筑物,骤眼看是金属组成的,那些金属在阳光照耀下闪闪生辉,同样有着不同层次的绿。

这些建筑物不像屋,也不像基地,仿似随机地摆放在大树下,要得到大树护荫,才能够安然地存在一样。而这地方没有像地球那样生物处处,无论人类、猛兽、昆虫或飞鸟都没有出现,但这个地方,却予人充满生命力的印象。

影像只是播放了不到两分钟,马丽就把仪器关闭,没有如电影般有着起承转合,结束得突兀,让期望看到地球以外的事物的众人摸不着头脑。

"你是外星人!你是要让人类灭绝吗?"林佩姬按捺不住,冲口而出质问马丽。

"请你们离开,地球不欢迎你们!"原本一向较冷静的洛怡亦附和她,想起一连串消失的无辜平民,她的心自然是平静不下来。

"究竟这个地方被你做了什么手脚,我们是不是被置放在一个时空错乱的空间里?"洛怡再质问马丽。

小绿坐在佟青身旁,看过刚才马丽投放的影像后,未有立时发问。佟青则用手轻轻地搭着小绿的肩膀,陪伴在则。

而马丽除了播放一段立体影像外,没有说过任何关于她的身世之谜,或者时空错乱的话。她没有回应林佩姬及洛怡的质问,反而走到佟青面前,在他和小绿对面坐了下来。

"你们是属于地球的,日后要靠你们了,我们时间无多,若计划不能全部实行,那就要看你们的了。"马丽对二人说了一堆难以理解的话。

"刚才片段中的那些树叶,是不是最接近叶绿素的绿色?"小绿没有第一时间提出为何她没有受伤,以至让树叶变金属片飞起的奇异事件,而是问起树叶的绿色来。

"对,那是叶绿素的绿。地球上没有这种绿色,最接近的,是铬绿。"马丽回答得有板有眼,但是林佩姬及洛怡都听得一头雾水。

"我最喜欢的绿色是铬绿,刚才我令树叶变作金属片的绿色,也是铬绿吧?"小绿继续她的绿色提问,完全不急于问及身世之谜。

马丽用手轻轻抚摸一下小绿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说:"地球上有很多种绿色,每一种都代表着一种特质,你会慢慢知道的。"

小绿欲再发问,但马丽却突然退后了几步,不可思议地整个人化作微细的粒子,一下子就消失在空气之中,情形就如新闻中形容消失的村民那样。

***

洛怡及林佩姬得知马丽极可能不是地球人,在看见她化作微粒消失的奇景后,二人都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彼此挽着手臂,一起慢慢地走远,直至走到距离小绿及佟青有数米远时,才停下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

林佩姬一向不相信有外星人这回事,她甚至认为消失的村民及升空的塑胶瓶都只是政治家的把戏,目的是要制造慌乱,让世界来个大洗牌,以达成背后的可怕阴谋。

不过,当时空错乱、马丽无故出现及消失、佟青及小绿相继表现了他们的异能后,林佩姬整个人都软了,有种无力支撑自己的软弱,若不是紧紧抓着洛怡,她大概会崩溃。

"洛怡,林佩姬,你们害怕我了吗?"小绿看见两个好姐妹仿似有意避开自己,心里涌起一股难受的情绪,也不理解刚才为何会问马丽关于绿色的事,而不是自己的身世。

洛怡看了看林佩姬,再看了看仍然坐下来的小绿,眼眶溢出了泪水。

"不是的,无论小绿你变成怎样,我都是你永远的好朋友,永远永远。"洛怡梨花带雨,不知道眼泪是来自惧怕,还是不接受小绿的与众不同。

小绿此时才站起来,脸依然漂亮得令人窒息,飘逸的长发时而垂下,时而飞扬,与她匀称的身材搭配得天衣无缝。真的不太令人相信,如此一个可人的女生,有着超自然力量。

"请大家相信我,小绿和你们一样,都是彻头彻尾的人类。"原本一直沉默的佟青也站了起来,郑重地向各人说。

小绿望着站起来比她高出接近一个头的佟青,眼神流露出一片迷茫。

"也许我们可以先找小绿的父母问个究竟。我们先回香港再作打算,好吗?"洛怡渐渐放下戒心,一步一步的走近小绿。

"佟青,请你告诉我,我是什么人。"小绿向佟青问及自己的身世,她没有问马丽,反而留到现在才问佟青。

佟青轻轻搭着她的肩膀,淡淡然地道:"我只知道,马丽说很快就会出现与我相近的一个人,是个长得极漂亮的女孩。"

此时,洛怡走到小绿身边,二话不说地用双手紧紧搂住小绿,紧贴着她的身体,要感受她的心跳,生怕她已经不再需要心跳,不再需要呼吸空气,只剩下一个漂亮的胴体。

被洛怡紧紧拥抱着的小绿,亦很自然的双手环抱着洛怡的腰,让好姐妹感受到她的心跳,并且深呼吸起来,胸膛起伏着,让洛怡感受那份实在的生命力。

"我们马上启程回港,绿爸和绿妈一定能够解释这一切!"洛怡再说了一次要回港的事,并且放开了小绿,继而拖着她的手,向屋外走去。

小绿脑海一片空白,任由洛怡牵着手一直向外走。

佟青待她们快走到门口时,突然叫停二人:"不要走向石排巷路的出口,那儿已被政府封锁了!"

洛怡及小绿停下脚步,以有点不明所以的眼神望向他。

"联合国火速成立“反绿特别行动组”,国内地区亦已设立分支,由军队掌控,我已经看到路口来了大批军人,他们很快就会进来,并且搜索每一间小屋,以确认村民是否全部消失。"佟青续道,并且亮起手机屏幕,开启一个监控镜头的程式,让她们看见入口处,有一群持枪的军人正在把守着,亦有人在拉起防暴铁丝网,将路口重重围封起来。

"糟糕了,路口有很多军人,我们快躲起来!"原本借故走开的宇文晋,此时慌张地奔向小屋,看见屋内的四人,忍不住叫了起来。

佟青见到宇文晋大叫后,马上把他拉入屋里,并迅速关上大门,以防宇文晋再乱叫会引起军人注意。

"大家请冷静,并听从我的指示。"佟青好像预视了一切,一早已部署好了离开石排巷的方案。

"不是说石排巷里,木易及其他机车男女消失的新闻是假的吗,国内大家也不知情啊,为何特别行动组会如此迅速锁定这儿呢?"洛怡的情绪有点反覆,却又记起来石排巷的消失事件未必真实。

"他们靠人造卫星侦测到这儿有变绿的屋顶,所以很快就调配军队来封锁这儿。"佟青清晰地回答了洛怡,然后径自走向小屋内尽头处,蹲了下来。

事实上,他们经历了时空错乱,外间极可能已过了一个月,已有足够时间让政府部署部队及设立封锁线。

"那儿有秘道吗?"完成收集绿色金属片任务的宇文晋问道,他虽然有点自乱阵脚,但看到佟青早有准备后,心情很快平静下来,只希望尽快回港与边时仁会合,把金属片交到他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