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梅开二度岳 与子乱怀孕长篇小说

第章梅开二度岳,与子乱怀孕长篇小说。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谁拦截了你呀?"

"你觉得还有谁?"紫琉笑问,伸手轻抚凯琳的头发。"纪舒然肯定会恨你一辈子。"

"那就让她恨吧!"凯琳仰起头,失而复得的爱令她喜极而泣。"天啊!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你就在我面前……为了我而留下,紫琉……我爱你!"

紫琉环顾左右,除了仍因急转直下的事态而难以适应的护士小姐之外,还有站在十公尺外,装做不在意,实则对她们一举一动煞是关心的卫心瑀及程荞鹃。她食指碰唇,轻轻地眨着眼睛,"旁边还有别人在!我的小熊凯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肆无忌惮了?"

"你不知道吗?人是会成长的!"虽然再也不怕来不及亲口说"爱",但现在的她只想把这份感动散布给所有人知道!凯琳捧起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受伤跟失忆,让我学会了很多事。"

"哦?说来听听。"

"说爱,要趁早!"她抹掉眼底那欣喜的泪,当着众人的面,吻住了紫琉的唇。

"太好了,她们两个终于……"卫心瑀不自觉感动落泪,身旁的程荞鹃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干嘛……"

"你要继续在这边盯着她们两个你侬我侬?走了啦!"程荞鹃没好气的瞪了女友一眼,将担心过度的卫心瑀打包带走。

"我当然关心她们啊,你也没想过紫琉之前对凯琳这么冷……"

程荞鹃凉凉的说:"她都已经为了凯琳回头了,之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卫心瑀抹了抹眼角,被女友这么一堵,顿时有点接不下话,"唔……是没错啦!"

"这次让你在辛绍威面前出一次头,感觉怎样啊?"程荞鹃敲了敲按钮,回头笑问卫心瑀。

"什么感觉……我只是觉得有点怪,为什么你能这么快就接到紫琉的讯息,不仅准备好车子,连人都安排好了!"

程荞鹃弯唇,像个小女生似的转动身躯。"哪有什么奇怪的?我早就算准他们会利用我“出国”这段期间把人带走,既然在医院的时候他们一直利用家人身分的优势把紫琉锁在身边,那不如走步险棋!或许可以顺理成章把紫琉留在国内也说不定。"

她就知道!"你果然没“出国”!说!那你这三天去哪了?"她一个人顾店忙得要死!

"就暂住在机场旅馆啊!"

"你……好!那万一紫琉没有传讯给你,你师出无名的话该怎么办?"

程荞鹃摊手,"那我就只好想办法把人给硬抢回来啊。"

"你这样不怕被告啊?"

"好啦,讲真的。"电梯门开了,她们走进空电梯,卫心瑀按下一楼按键。程荞鹃把手插口袋续道:"那就表示……凯琳跟紫琉的缘分只有这样;虽然很可惜……但是,还好她们终究还是彼此的真命天女啊!"她伸手去拉女友,把卫心瑀拉近身边,"你不觉得几经波折之后终成眷属才帅吗?才有命中注定的感觉啊!"

"你这……真搞不懂你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好啦,反正事情如你所料啦,程半仙!得意了吧!"

"那可不!"程荞鹃这下子下巴翘得半天高,没过两秒钟立刻涎着一张脸凑近卫心瑀。"你看我都这么帮忙你的侄女了,那……小阿姨是不是该给我点甜头啊?"她嘟起嘴巴,以指点点自己的唇。

卫心瑀失笑,毫不客气地赏了女友一记爆栗,"什么小阿姨!光是你失踪三天,我不赏你一顿排头就不错了啦!还甜头咧……"

"呜!你居然打我!"

"当然只有我敢打你,不然谁来治你呀?哼!"

"心瑀对我好凶……明明我做了一件好事,你都欺负我……"

无视女友的哀怨神色,卫心瑀悄悄翻了个白眼,堵住耳朵,来个相应不理!

***

就在那个失而复得的周末,凯琳推着紫琉来到她们当初告白的码头边。

天气尽管冷凉,却是晴空万里;闻着海风的味道,紫琉很是放松,笑容从未自她脸上褪去,凯琳当然也是。

"对了,我都没问……你究竟想起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了没有?"

事后紫琉对她坦承,决定要留下,最大的理由除了她曾亲口说的那句"她只能是她"之外,就属她在医院里亲口说的那个浓缩版的小故事。

紫琉是真心想知道,女孩跟小女生最后会怎么样;而如果希望她们之间的故事能以喜剧收场,首要条件当然是不能让主角两人分开!

"我如果告诉你,直到现在我的记忆还是片段的,你会不会很失望?"

凯琳皱眉,"什么意思?"

"就是我记得曾与你一起搭公车搭到一半回学校,但是那个原因我忘了;我也记得我送过你贝壳吊饰,但对于小熊维尼就没有印象……"紫琉眯着眼思索。海风有些强,凯琳调整轮椅的角度,把她紧紧保护在自己身后。"然后……我记得因为我想不起以前的事而对你说抱歉,让你觉得很受伤;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原因,现在知道了。"

"你那个时候这样讲我真的崩溃了啦,完全把我当陌生人……不,简直比陌生人还不如!"

"我也不想呀。"紫琉咬唇,因凯琳委屈的表情而心疼。"我好想赶快想起跟你之间的一切,想起我们曾经拥有的美好……然后,写出更多更多与你在一起的动人故事,我爱你。"

凯琳忍不住感动到湿了眼眶,她拍了紫琉一下,"讨厌啦!你不知道我现在只要遇到你,哭点就很低吗?可恶……"

"我倒是很在意你为什么一直在我面前哭,别哭好吗?看见你掉泪,我真的真的会心疼。"

"即使是高兴的眼泪?"

"还是心疼,我喜欢看你笑。"

被她这么一说,凯琳当然有所回应的笑了;紫琉搭着凯琳的手,她们彼此交握。

凯琳继续推着她观赏海景,在走到买鸡蛋冰的角落时,她忍不住说道:"就是这里,你向我告白的地方。"

"好像有点印象。"

"只有“好像”而已哦?"

紫琉笑而不答,沉默了一会儿,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啊"的一声。

"怎么了?"

"我想到了,在交往之后,你曾经纠结过我的情史。"

吼!那壶不开提那壶!"对呀!你的舒然!"

紫琉因凯琳吃醋的表情而失笑,"我记得你对我的初恋特别计较;然而,在我等同重来过一次人生之后,我可以很明确、很清楚的告诉你这个答案。"

"关于谁是你的初恋这个严肃的话题吗?"凯琳笑笑的,顺着紫琉勾勾手指而靠近。"快说!答案是什么?"

紫琉的回应是托起她的下巴,柔柔的献上一个吻。

"我又初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