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漂亮I儿媳妇_我和岳疯狂需要

我的漂亮I儿媳妇,我和岳疯狂需要。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莹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

"他还不知道,如果史黛没说的话。"

纪舒然顿时松了一口气。"妈,那你……怎么想?就我跟史黛的事。"

母亲果断摇头。"我觉得不适合。"

妈妈的答案令她丧气。"为什么!"

"别误会了,我对你喜欢女人这件事没意见。"纪美香食指碰唇,压低了声响,她们身旁陌生人熙来攘往。"但为什么非史黛不可?你有其他选择。"

"我就喜欢她!"

"即便她成了现在这样?"纪美香语调陡硬。"幸好她是确定不会瘫痪,若成功复健,还可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能够想去哪就去哪的史蒂芬妮了!"

纪舒然咬唇沉默;她收起严厉眼色,重新调整了语气后说:"你跟她是姐妹,即便没有血缘关系。我太了解你的个性,所以我不会很强硬的反对,但也没完全赞成;至于你爸爸那边,我就不清楚了。"

"妈。"纪舒然由母亲牵着走,在走近便利商店的自动门,"叮咚"一声,她的眼泪也随之落下。"我不管你们怎么说……除非史黛拒绝我,否则我不会放弃……她很美,我爱她。"

她叹息着,"舒然……"

"当她成为你的学生那一刻起,我就看上了这个优雅迷人的女孩。"既然已被母亲识破,纪舒然也没什么好隐瞒。"在场上,她的挥拍、她的奔跑、每一个滑步都让我赞叹,明明基本功跟我差这么多,为什么她可以屡败屡战,像是永远都打不倒一样!"她失笑,赞叹似的缅怀着紫琉在球场上的昔日身影。

"不管对手有多强,她从没认输过,她进步神速,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我甚至坚信她能够打职业赛,能够跟我一起在球场上自由奔驰……如果没有那些个意外的话!"

纪美香明白,女儿口中的愿景已不可能实现了。"史黛很可惜。"

"但她还是我心目中那个活泼率性的漂亮女孩。"纪舒然抹掉眼泪,站在冷藏库前的她随手抓了一瓶牛奶。"我不会放弃,她会回到我身边的,我们注定会在一起;就算最后要我亲口去说服爸,我也不会犹豫。"

"别忘了,史黛当初是只身一人回到国内……舒然,你们两个之间在我们结婚后发生什么变化,我不清楚,但是史黛对你,真的……"一点芥蒂也没有?

"她爱我!"纪舒然斩钉截铁地道。"我跟她是有些误会……所以我才央求你们让我自己过来,为的就是跟与史黛解开心结;我会再次打动她的,我保证!即便恢复记忆,她也一定会心甘情愿回纽西兰,那才是我们的家。"

凝望着女儿,纪美香知道舒然心意已决,她的斗性完全展现在球场上,就连私下的生活态度都贯彻到底,这是成功的要件,却也是把两面刃——紫琉跟舒然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她所不明白的事。

无可奈何,纪美香只能就此打住。"你说的对,我们会带史黛回家的……下星期会再做一次脑部检查跟全身检查,如果可以开始复健……"

"她会好起来。"面对紫琉的伤势,纪舒然露出了自信地笑,"一定会好起来的。"

***

凯琳带来母亲的祝福,她把鲜花给插进花瓶里,换了干净的水,并将之放在窗边。

纪舒然难得不在,大概是出去吃东西?整间病房只留紫琉一人。她刚换过新的包扎,脸上的绷带已经清除,露出结痂的创口;头发虽然长出了大约一公分,仍掩不住头上的伤疤。

她刚刚才得知今晚荞鹃姐跟心瑀姐不会过来——连续两、三个星期"飘"都只做中餐,让收益大受影响。是该回到正常步调的了,否则客源容易流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口碑也可能受到伤害。

紫琉闭上眼睛沉睡着,凯琳不忍吵醒她,只是把心瑀姐拿给她的电子相框插上电源,那是紫琉的宝贝,她还背了一些先前在紫琉家里拿来的照片,可惜现在她无暇睁开眼来看一看。

她们的大头贴,她拿给紫琉看过了,毫无反应;她们在一起的自拍照就那几张……面对紫琉仍然受限的语言能力,以及纪舒然就像守门人一样密不透风的"保护",凯琳一点机会也没有。

她的紫琉正在离她远去。

病床上安睡的紫琉离她好近,却又好远,她能够靠近床边去握住紫琉的手。可现在的她,不管是眼底还是记忆里,岑凯琳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她只是个每天都来病房报到的陌生人。

"紫琉……"凯琳低喊,忘情的覆住了紫琉的手。明明不想打扰,可是一想到紫琉完全记不得她们之间的事,她就觉得很痛、很痛。

紫琉的声调在耳边响起。“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没有忘掉你……当我女朋友,我喜欢你……”

一想起当初在海边,紫琉对她亲口说出的告白,对比现在的情状便觉得很是讽刺!

"现在变成只有我记得!"凯琳苦笑着落泪,床上的紫琉轻声嘤咛,似是酣睡间遭人打扰,微微睁开眼睛时显得有些不悦。

"你醒了……吵到你了,对不起。"

紫琉缓慢地扫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轻轻甩开了她们交握的手,重新闭上眼睛。

就这个小动作,让凯琳再度心碎。

她现在在紫琉眼里,会不会连陌生人都不如?

病房门打开,以为是纪舒然回来的她赶紧抹掉眼泪,不料走进病房的是辛爸爸。他提着公事包,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他的眼神接触到她时有些讶异,环顾病房,不见妻子与小女儿。"只有你在这?"

凯琳点点头,喊了他一声"辛叔叔",换来他一抹和善的笑。撇开紫琉的淡漠,纪舒然对待她宛如仇敌,冷嘲热讽、落井下石的话语从没少过;他的太太则对她不冷不热,偶尔招呼她几声,只是少了笑容;唯独辛爸爸还会给她些许好脸色。

算来,辛爸爸是个念旧情的人,跟紫琉很像……他记得以前与她们当过半年邻居的一些往事。

"吃过了吗?"

凯琳点点头,"吃过才来的。"还洗了个澡。直到他走近,她才闻到便当的味道。

"在睡觉啊?太悠哉了吧?"辛绍威把便当搁上茶几,解下领带。"今天心瑀跟程小姐没过来?"

"她们……今天开始做晚餐。"

他点点头,"也好,她们没来,也就少了许多无谓的火花。"从紫琉发生意外,而他急忙从纽西兰赶回国内之后,每次碰面都免不了互相较劲一番。说实在的,他还真累了。

"心瑀姐她们……只是太关心紫琉了。"凯琳忍不住替她们说话。

"嗯,我知道,在我太太还没走之前,其实我跟心瑀关系还不错。"他的笑容里有着一丝疲惫,但更多是哀伤。"她对我续弦这件事很不谅解……我再婚之后花较多的心思在照顾美香跟舒然,忽略了紫琉,她也很不爽!"

是因为这样,卫心瑀才跟他彻底翻脸的。

凯琳笑得有些尴尬,尽量避谈他们的家务事。"叔叔有想过要从纽西兰回国内吗?"

打开便当的他为之愕然。"怎么这么问?"

"嗯……毕竟紫琉受这么严重的伤……总不好让她飞这么远。"难得能跟辛爸爸单独谈话,凯琳想趁机探探他的意思。"疗程再加上复健,究竟会拖多久也不知道;叔叔的工作难道非要在国外……"

"这我有想过!"辛绍威扒了一口饭,向后仰躺进沙发里。"你说的没错,紫琉的状况还很难说,尽管最近恢复得不错……她想起跟你之间的事了吗?"

讲到这个就心疼!凯琳惨笑着摇摇头,而他见状则是尴尬地抓着头发。

"尽管最近很有进展,还是要看复健的状况;倒是舒然她急着要回去,我也清楚,毕竟她的课业跟人脉都在那里……我如果决定回纽西兰,其实主要是考量到她们,当然了!我的工作重心目前也还在那里,紫琉她回纽西兰的话……"他扫向病床,语气带了一丝犹豫。"或许离开这个伤心地也不全是坏事……"

"叔叔?"

"没事!总之……大概至少再待两个星期看看吧?如果可以,或许我们就会慢慢计画回纽西兰的时间。"

两个星期!凯琳忍不住背脊发寒,瞥向仍在床上安睡的紫琉;最快再半个月,她们就要分开……

"那、那,心瑀姐那边……"她们想必会阻止这件事情的实行!

"心瑀关心紫琉我知道,可是别忘了,紫琉再怎么说还是我的女儿。"辛绍威口吻温和却坚定地说道:"需要对她负责的人是我。放她一个人回国内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差一点失去了她!还好,上帝给了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他扬起笑容,挥了挥筷子,"凯琳如果真的想念紫琉,那就跟她试着保持联系吧?毕竟网路这么方便……说来你们也很不容易,她居然就是为了找你回国内!当她真的付诸行动时,我还真的被她吓了一跳。"

因为是初恋……她们都把彼此视为初恋的对象呀!凯琳咬牙,一双手紧抓着裙襬。她好想对着辛绍威大声吼出"我跟紫琉在一起",可是又明白这么做一点好处也没有……万一弄巧成拙怎么办?

或许会加深他把紫琉带走的决心也不一定……她不能冒险。

"算来,凯琳还真是很够朋友,为了紫琉你每天跑医院;难得回来一趟,我是应该要找机会去你家拜访才对……岑爸爸他们都知道吧?紫琉的事。"

想不知道都难!凯琳颤着唇,"叔叔……可以拜托你,再让紫琉在国内多留一阵子吗……我……"

"我知道你舍不得……唉,日期还没确定就是了,还是要等之后检查结果……啊!你们回来啦?"

病房门开了又关,母女两人一起走进病房;纪美香关心着正在吃晚餐的老公,反而是纪舒然瞄了她一眼,笑笑走近后说了一句,"今天怎么没看到你那两个女保镳?"

"她们才不是……她们要做生意,没办法过来。"

纪舒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所以你今天是自己来的?也好,趁这个机会好好跟紫琉道别吧?紫琉迟早要回纽西兰,等到那个时候,你们想再见面就不容易了!"

最快再两个礼拜……凯琳光想到这个期限就感到恐慌。"不要……不要把紫琉带走!"

凯琳紧紧抓住紫琉的手;面对她的激烈反应,纪舒然只是冷冷的挑起一眉。这同时也吸引了另外两人的注意。

"不要带走她……求你!"

"岑凯琳,觉得难过吧?心碎吧?"纪舒然轻叹,抽了张面纸递给凯琳。"这就是当我知道紫琉离开纽西兰时的心情!"

凯琳狠狠一震,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跌出眼眶。

"我们都一样。"纪舒然抿嘴,不甚温柔的拂去她的泪珠。"我告诉你……我不会让的,你懂吗?换作是你,你肯定也不会让我,所以,我一定会把紫琉带回纽西兰!"

似是强调自己的决心,她再次重申,"她会跟我们回家……她是我的!"

凯琳闭上眼睛,眼泪扑簌簌地掉,她随手拉了一张面纸擦掉眼泪,再次开口时,竟是无比坚毅的神情——"她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她只能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