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400章 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

公与憩小说400章,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莹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

"咦?真的吗?"

"真的啦!雨下这么大,挤公车多麻烦?再说……"紫琉故意搔弄凯琳的腰际,引来她的失声尖叫!"我们现在正在放闪!我很不希望轻易放开你。"

"你干嘛搔……讨厌啦!"凯琳以肘轻轻顶了她一记,撒娇的意味展露无遗。

她们运气好,在大雨天当中很快拦到一台计程车,外面不仅下雨,而且潮湿闷热!凯琳一钻进有冷气的车内,眼镜立刻起了一层厚厚的雾。

紫琉吩咐司机目的地之后,车子顺顺往前开。"有件事情跟你说;刚刚你回来的时候,我跑去洗手间一趟。"

"原来!我就想说怎么只有萧智清在。"

"吓到你了吧!"凯琳弯唇,"不过我走出教室的时候,刚好跟一个女生撞在一起;不是我们学校的人。"

"哦?女生?"紫琉挑眉,躺入椅背显得一派轻松。"长什么样?"

"年纪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吧?壮壮的,感觉好像打篮球还是从事什么运动……皮肤黑黑,满漂亮的,啊!她染了一头金色头发,大概这么长。"凯琳比划着。

一听见"金色头发",紫琉登时背脊一紧,"金色?"

"嗯!然后更奇怪的还在后面,她抬头确认我们是一年九班教室,然后说了个英文名字……有点忘记了,听起来是男生,我就跟她说我们是女生班;她就说弄清楚再来,然后就一下子跑掉了……对了!她讲起话来带点外国腔调,但是中文说得还算标准。"

紫琉睁大眼睛,表情显得有些严肃。"确定跑掉了?"

"嗯啊!跑很快,一下子就跑开了,不知道是来干嘛的?"凯琳耸肩,"最近学校放学之后老是会看到一些奇怪的校外人,之前教官才宣导……紫琉?"

"不、不可能……"紫琉喃喃自语,额际不禁滴落一丝细汗。"她应该还在打比赛,不可能来这里……"

这就是预感要告诉她的事情吗?那股奇异的不安……

"什么不可能?紫琉?"

"嗯……没事!你刚刚那样说,让我想起一个……朋友。"紫琉牵起一抹虚弱的笑,"可是想想又不可能是她……大概是凑巧吧?染金发的人很多呀!"

"是啊,染金发……你的手好冰!"凯琳倒抽一口气,"没事吧?你怪怪的!"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很好。"

凯琳的语气夹杂了些许怀疑。"真的?"

紫琉喘息着,视线瞟向身边的窗户,那雨珠凝结的玻璃上,就像有意识般,在上头刻划出那个女孩的长相。

她闭了闭眼,颤抖的环住腰际。

"嗯!我没事。"

她看见了。

从那个人撑着一把伞走出校门口,她的目光就已经牢牢锁定在那个长发的女孩。

史蒂芬妮!错不了,绝对是她!她不禁露出微笑,想不到自己运气这么好!

然而在走近几步时,她才发现史黛不是一个人;她搂着另外一个女孩,从她的角度看不清楚长相,可她心里隐约有个底,八成是在教室外头向她说明的那个女生。

这几天她尝试了许多方法寻找史蒂芬妮,原本不打算仰赖爸爸替她解惑,但最后还是屈服了;她顺利问到史黛就读的高中,甚至连哪个班都知道……但上学途中进校门会被警卫盘问,她忍到放学才冲进学校找史黛,没想到扑了个空。

但,很显然的,上帝眷顾着她。

可也给了她挫折。

史黛搂着一个女孩有说有笑,俨然就是她在国内结交的新欢……她眼睁睁的看着她们顺利拦到一辆计程车离去!

不,不能就这样跟丢!她也赶紧拦了另一辆车,"麻烦帮我跟紧前面那台车!"

她吐息着,怎么也想不到这种电影般的情节居然真实在自己身上上演。

但只要能确切找到史黛落脚的地方,她能为此用上一切手段。

只因她明白,自己已经很接近目标了。

***

打从听了凯琳叙述之后,紫琉的胸口就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无论如何也难以开怀。

真的走远了吗?

凯琳讲的那个人,八成是珊曼莎(Samantha)——或者该叫她的中文名字,纪舒然。她的妹妹!

在她的"好友名单"中,说起金发,身材健美、还有着小麦色的健康肌肤,紫琉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

她会讲中文并不奇怪,因为教练跟前夫都是国内人,即便从小在纽西兰长大,珊曼莎还是能说中文的。可是……不可能啊!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国内!教练允许吗?更何况爸爸简直把她当成另一个己出的掌上明珠……

一想起父亲,紫琉赫然忆起这个星期一接到数通来自爸爸的可疑来电。

如果爸爸为了方便联络,把自己的旧有号码借给珊曼莎?而她就利用那支电话打过来碰碰运气!

“你爸电话换过吗?”与之同时,因为瞒着家人跟她出去,导致岑母一顿骂的凯琳星期一也问了个这么奇怪的问题。

“是哦……没换过?那我妈怎么说打通之后是一个女生接的,讲话还带外国人的腔调?”

不是教练接的……而是珊曼莎!一想通这点,紫琉彷佛整个人血液冻结,她抱头,冷汗涔涔。"天啊……我该怎么办?"她会找到我!紫琉悲观地想,天晓得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

忐忑不安之间,计程车在"飘"附近停了下来;紫琉颤抖着掏出钞票,"不用找了……"

"谢谢……阿妹,你脸色很差耶,不要紧吧?"

面对司机的关心,她虚弱笑了,摇摇头,钻出车门时雨滴急切地打在伞面上;紫琉感觉胸口一阵闷痛,她回头望向身后,埋藏在雨帘之间的车灯让她的视野模糊一片;她不敢再逗留,拖着疲惫的步伐赶紧上楼。

"我回来了……"紫琉搁下雨伞,即便没真淋到雨也全身湿透。

"啊,你来得正好!"说话的是程荞鹃,她提着一袋外送袋匆匆自柜台后方钻出来。"我们的熟客订了晚餐,六个潜艇堡、汉堡排跟饮料,都在这边了,麻烦……"她话说到一半,立刻抓住紫琉的手。"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冷!不舒服?"

紫琉艰难地笑了笑,"还好……心瑀姐呢?"

"进去里头和白酱!芝麻面包也快见底了,要叫货……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该说吗?紫琉知道自己应该休息,可是晚餐时间就要到了,即便星期五人可能会少一点,但只靠她们其中一人要撑住店里仍然吃紧,如果她不去外送,"飘"等于是要放空城计,更别说她还远不到能撑起厨房的能力。

"没什么啦!我搭计程车回来,冷气有点强……我去跑外送。"紫琉解释着,打算接过纸袋。"荞鹃姐?"

"不舒服要说!虽然现在比较忙,可是身体比工作更要紧。"程荞鹃一脸担忧的凝望着她,再三确认。"真的可以?"

"可以啦!我现在就出发!"紫琉异常坚持地接过程荞鹃的纸袋;装满六人份套餐的袋子提起来有点沉重……奇怪?依她的力气,这点重量应该不算什么的。

可程荞鹃已无暇顾及她,身后还有人要点餐,她从厨房闻到咖啡豆研磨后的香味,推开门时隐约还听见心瑀姐的声音;她们太忙了,外送非她去不可。

紫琉捂着胸口,知道自己应该是换气过度;她提着伞缓步下楼,症状不严重,只要缓和的深呼吸,稍微休息让身体恢复过来就会没事……

她走出"飘"的楼梯间,翻了一下纸袋,上头写着保险通讯处的位置,的确是熟客!感觉呼吸稍微顺畅了些,她露出笑容,没特别在意从身旁绕过的人们,她踏出步伐向前,才走没几步,无意间对上了一双探视的眼。

那个人伸出沾着雨水的手来握她;紫琉心头一凛,还没来得及转身,一道熟悉却令人惧怕的嗓音穿透雨帘,直达耳底——

"史黛!"她的嗓音带着笑,还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欣喜。

"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