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咬的贫僧好哦:朕要你的第一次是朕的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朕要你的第一次是朕的。禽非得已磨铁不甚了了肉溪水长流水蜜桃。

"你想干什么?"

"不要这么凶嘛,放轻松点,学妹。"祝宇帆走近她们几步。他低头打量着凯琳,"你很保护你的同学哦?不对……或者该说,你的女朋友呢?"

紫琉冷着脸不回话,而祝宇帆继续说:"你很会吊人胃口嘛;我问过了,萧智清说你拒绝了他的追求,除了他之外,只剩下两个看起来很娘的一年级男生,手工艺社就这么三个男生,你拒绝了最有可能的对象……我才终于知道,原来你是个T。"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紫琉抬起头,对于他说的那个简称相当反感。"我对篮球没兴趣,对你也是。"

"我很久没听到这么直接了当的拒绝了。"祝宇帆遮着脸苦笑,"可是我对你还是很有兴趣,况且,我实在不习惯被女生拒绝;紫琉学妹,你说该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

他耸肩,"跟我交往。"

紫琉"噗哧"一声,望着身边的凯琳。"你是听不懂人话吗?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认清现实?"

"我觉得你才不知道什么是认清现实。"祝宇帆终于走到她面前,他伸手托住她的下巴,脸上挂着令人作呕的笑容贴近。"萧智清是被我亲手教训的,这件事学校知道,教官也知道,但是我还是什么事都没有!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紫琉拨开他的手,但反而让他有机会抓住她的手腕,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扯了一把。雨伞被扯脱,也逼迫她们分开!"紫琉……你!放开她啦!"

祝宇帆瞪着来扯住左手的凯琳,语调骤冷。"我对这个平胸的丑小鸭没兴趣,阿伟、小黑,还站在那做什么?快点把她架开!"

"凯琳!"紫琉惊慌地回过头,原本跟踪她们的男生们扣住凯琳的肩膀,先是拉掉她的书包,另外一人扯着凯琳的头发,引来一声吃痛尖叫!"放开她!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喜欢她,不是吗?那怎么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呢?"祝宇帆撇着嘴,语气里明显透着不快。"像你这样漂亮的女生,配上这种平凡的眼镜女真的很可惜耶;我现在身边正好缺一个长头发、身材又高挑的女朋友!跟我交往过的女生都说我很让人满意,不管是面子也好,物质上的享受也好,还是……"他意有所指地盯着紫琉的胸部,"总之,我不会让你失望……"

"下流。"

他像是被揍了一拳般睁大双眼。

"你真的很下流!卑鄙、恶心!"紫琉咬牙切齿的再度重复,使劲挣脱他的抓握,"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交往!放开我!"

"我劝你……不要这么冲动!"他将她拉进怀里;紫琉放声尖叫,忍无可忍的他伸手朝她的脸颊挥了一掌!

紫琉整个人摔倒在地,手掌跟衣裙都沾上了砂土。

"紫琉!"

"小黑。"他弹了弹指。

一声清脆的响声自凯琳身上传来。"啊!好痛……"

紫琉挣扎着爬起来,想上前去拯救女友,不料身后一股强劲的力道将她扯住!是祝宇帆来抓她的头发!

"我没什么耐性耶,学妹。"她被逼得必须仰头看他,祝宇帆脸上已经失去笑意,他冷着声调警告。"如果你不跟我交往,我想以后你跟眼镜女在学校里不会过得这么轻松哦;就算是女生班我也有办法整得你们死去活来,脆弱一点的搞不好就找个高一点的地方往下跳。你难道真的宁愿看着你同学因为你的拒绝而受苦,也不愿意试着当我的女朋友吗?"

紫琉紧握着拳头,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往他脸上挥下去!可是……不知道他们会对凯琳怎么样!

拳头握了又松开,紫琉红了眼眶,视线瞬间模糊了,以致没发现在不远处停了一辆黑色的进口轿车。

见她似乎放弃抵抗,祝宇帆更是努力游说。"你没跟男生交往过吧?比起女生一点也不差哦!在学校有我罩的话,就算老师也要怕你三分,偶尔不想来学校也不用请假!这种福利只有当我女朋友才有!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我……"心里的不甘心化为熊熊怒火,她抹掉眼泪,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

"快点啊,我在等你的答案……"

几声掌声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

"哇!真的太棒了!只要当你的女朋友就可以拥有这么多福利呀?真的假的?"咦?这个声音是……

紫琉循着声音望去,在看见穿着黑白横纹上衣的女人就站在祝宇帆身后时,她立刻破涕为笑!

"荞、荞鹃姐!"

程荞鹃霸气的张开双腿站定,银色高跟鞋亮眼到足以闪瞎旁人的眼;她们的出现引来所有人侧目,而她身后就站了四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每个都戴着墨镜,压迫感十足。

她扯唇,露出一抹艳丽的微笑,"不过,可惜了,你现在手上抓着的这个人是我女人店里的小精灵,虽然说偶尔会耍点小任性,也很固执,可她是我们店里的宝……咦?你甩她耳光是不是?"

"你是打哪来的?知不知道我是……"祝宇帆回过头正打算呛声,但在面对程荞鹃的瞬间,气焰立刻消了大半。

"敢对女人动手的男人最差劲!尤其还以多欺少,拿人质来威胁他人就范!"程荞鹃突然变脸,环在腰际的手瞬时伸出,一把抓住祝宇帆的衣领。"你谁啊!混哪的?小小高中生就敢在这边耀武扬威?"

他双眼暴凸。"呃?程、程、程大姐?你……"

程荞鹃挑起左眉,拉长了音调。"哦!这不是祝劲荣的儿子吗?喂!你爸选举的时候跟我们家借的钱……好像还没还清耶?然后你现在又打伤了我的小精灵!"程荞鹃狠瞪着祝宇帆,两手一托,把他整个人举离地面三公分。"不长眼的……找死啊你!"

紫琉缩着脖子,双手摀住耳朵;她是知道荞鹃姐很有"背景",可是她没想到居然可怕到这种地步!

前一刻还逞凶斗狠的祝宇帆,此刻完全化为小"俗仔","呜……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其他人看见"老大"被一个女人欺负到无法还手,立刻吓得鸟兽散;凯琳捡起被丢在地上的书包,赶来紫琉身边。"你还好吧?脸肿成这样……痛不痛?"

"你也一样啊,没事了啦。"紫琉抚着刚刚被打的左耳,现在耳朵里还嗡嗡作响。可是没有什么比凯琳平安无事更重要。她敞臂抱住凯琳,而女友窝在她怀里全身发抖,想必还心有余悸。

"……不准再骚扰紫琉,凯琳也是!要是她们哪个人告诉我你还借机找她们麻烦,我一定揍得你屁股开花,有种试试看!"程荞鹃撂足了威胁,将他用力丢在地上;祝宇帆双腿发软,草草向两人说了几句道歉,连滚带爬的离开现场。

紫琉拍去身上的泥土,缩了缩脖子,"谢谢荞鹃姐……"

"哎呀!恶人没胆啦。"程荞鹃换上一副和善的笑容,掏出手帕来摀住紫琉的左颊。"算你聪明!还知道要传讯息给我,正好我有空……没事了!你们几个,搭公车回去。"那几个黑衣男子只是助阵,面对这种学生级的小混混毫无用武之地。

程荞鹃命令一下,他们还真的乖乖跑向公车站牌去等车!此情此景令人发噱,紫琉忍不住笑了出来。

程荞鹃也笑了,指了指进口轿车,"你们跟我来,我送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