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肥美熟欲妇乱小说 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

丰肥美熟欲妇乱小说,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她跟紫琉……之后会变得怎么样呢?

就在怀着这份忐忑心情之下,当走进教室时,看见那坐在自己座位右手边的纤细身影;凯琳陡然停了呼吸,她得承认,自己其实还没完全做好面对紫琉的心理准备。

就像是心有灵犀?她才在教室后门停下脚步,紫琉恰巧回过头,她们立刻视线交会。"凯琳?今天特别早!"

面对紫琉的笑容可掬,凯琳楞了一下,"嗯……你也是呀!"开口的时候比想像中还要艰难!她放下书包,环顾班上发现——现在来到学校的还不到五个。

她们每天都一起坐公车回家,可是上学时就没约定一起过来;不过紫琉通常都会搭早她一班的公车,所以总是比她更早。

紫琉今天换了发型,她露出右半边的脸庞,把头发梳成了类似公主头的造型;或许是因为这样,少了一些神秘感,却更显得阳光可亲。

一簇闪亮,瞬间夺了凯琳的视线。

紫琉戴了耳环,是个像戒指造型的小巧耳环,中心有个小巧璀璨的主钻,明知不是真钻石,仍是耀眼夺目。

"很、很漂亮,那个。"她拉着耳垂。

"谢谢。"她转向凯琳,挑眉一笑;那抹不经意的浅笑,莫名又令凯琳心跳加速。"没想到你注意到了!亏我还以为用头发遮住很低调?"

凯琳完全明白了紫琉的意图;她只戴左耳,摆明将自己的性向昭告天下。

她一点也不在乎吗?旁人的眼光……

"对了,给你看。"回过神,紫琉拿着一块白色的不织布跟针线对着她展示。"我自己买了一个缝兔子的材料包,想自己学着缝,这是上个周末的成果!给你鉴定一下!"

"什么鉴定啊,太夸张了……"凯琳不好意思地搓搓鼻子,仔细瞧了两块布之间拼合的缝线,跟之前的粗糙生疏已有长足进步。"满不错的耶!"

"是吗?"紫琉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很开心;凯琳左翻右翻,试着拉扯缝线,不仅缝得很干净,而且十分牢靠。

"你很认真在学耶!该不会跟哪位高人讨教了?"印象中,开学直到现在,紫琉似乎很少很少提起自己爸妈的事。

"哪有?网路上一堆教学影片,看一看就懂了啊!"紫琉略显高傲的皱着鼻子续道:"因为……有人很欣赏手工艺强的对象呀!所以我当然也要好好加强一下喽!"

紫琉这番捉弄似的语调,令她有些害羞。凯琳嘟嘴,认定她是抓紧现在人少才敢这么说。

"除了缝布偶之外,还有做串珠、打毛线什么的,手工艺有很多东西可以玩。"凯琳有点故意出题难她的意味。

"那我一样一样学不就好了?或许我也会渐渐爱上这项休闲。"紫琉接过凯琳递来的半成品,趁两人拉近距离时,她迅速拨开凯琳左耳的发丝,低声说道:"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否也会因为这样而渐渐爱上我?"此举的时间点来得太巧!讲完还不到两秒,突然进门的林孟蓉问候了声"早"!紧张气氛一下子升到最高点!

凯琳赶紧端正坐姿,假装认真背英文单字的同时希望林孟蓉没听见;林孟蓉这么大只,距离地面很远,而刚刚紫琉讲话声音又很小,应该没听见吧?

对吧?对吧!

相对她的局促,紫琉反而对着林孟蓉侃侃而谈,她们好像是在聊篮球;她知道林孟蓉为了篮球队长跑去加入篮球社,以她的身材在球场上确实称得上"一枝独秀"。

"……欸?你的手机背后贴了什么?"

"大头贴啊!"咦?大、大头贴?凯琳昂首,一眼瞥见紫琉的手机背壳多了两张色彩鲜艳的贴纸,就是她们去渔港时拍的大头贴。紫琉献宝似的把手机壳面向林孟蓉,一双眼却是带着笑意的瞅着她。

"哇!欸你们感情真好耶……儿时玩伴分别这么久,其中一个还跑到南半球晃一圈,回来居然还记得对方,你们真的很不容易……还脸贴脸!"林孟蓉一讲到"脸贴脸",凯琳想到的不是她们面对镜头的那一幕,反而是隐藏在镜头底下,紫琉搂着她的腰的左手。

"可见我们缘分很深厚呀,喂!看够没?还给我啦!"

"呿!借看久一点都不行,小紫你好小气!"

"我的照片可以传给你让你放在手机桌面驱邪,可是凯琳的就不行。"

"哈!独占欲这么强……好啦好啦,凯琳这么可爱让给你,不跟你抢!"

明明是同学之间的无聊打屁,听在凯琳耳里却又成了另外一种"解释"。

这个早自习她足足盯了第三课单字半个小时,却一个都没背起来。

"放学后我们要做教室布置,你可以参加吗?"

来问话的是学艺谢品妍,凯琳原想趴下睡觉,立刻又撑起上身回话:"我?"

"嗯,我听说你的手很巧,做东西特别厉害,我们已经有设计想法了,也找到画图的人,现在就差黏贴跟剪裁的人手,需要手巧速度又快的。"谢品妍说起话来很有条理,邀请的态度也十分诚恳。"可以吗?还是说你放学后要补习?"

"不、不,没有补习。"凯琳犹豫不决。"会到很晚吗?"紫琉不在……原本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见的。

"最晚大概六点多……因为星期三就要打分数了,所以有点赶。"谢品妍咬着指甲苦思,瞄了布告栏一眼。"不过你放心,我还会再去找别的人手,所以……可以吗?"

"嗯、嗯……是可以啦……"凯琳话还没说完,立刻被谢品妍给握住。

"谢谢!凯琳你真好!那我再去问问看别人,如果可以找个七、八个人连续做两天,应该就会完成的!"谢品妍喜不自胜,笑着跳开再去找下一个帮手;凯琳到口的询问只好再缩回肚子里。

唉……原本想问问能不能早退的。

放学前,凯琳找机会跟紫琉说了这件事。

凯琳双手合十,"对不起……今天不能一起回家。"

得知情况的紫琉有些郁闷,或许是打算放学后再向她说些什么吧?可最后只是撇了撇嘴,把满腹失望勉强藏起说:"好吧……我今天也有一些事要做,那我们今天就各忙各的……我回去还会再找机会练习,一定要让那个戴眼镜的社长刮目相看!"

凯琳噗哧一声,"你真的很好胜耶……"

"选手工艺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多跟你在一起,可是我也希望能够从这边多学到一些东西。"紫琉毫不避讳的直视她,然后轻轻拉起她的手。"对了!我在打工的地方学会做三明治跟煮咖啡!下次有机会你来我们店,我再亲手做给你吃。"

"你打工!"第一次听到!

面对凯琳的讶异,她淡淡一笑,"嗯嗯,从开学后就开始喽。"

"是哦?在哪边?"

紫琉说出"飘"的地址,"就是我们那条公车路线很接近商业大楼那一区;改天有机会再过来吧?看是假日还是放学后都好,我们营业到晚上八点。"

"你每天都在那边帮忙?"紫琉点头回应,却让凯琳更感疑惑。"奇怪……你爸不是收入还不错?你妈愿意让你这个宝贝女儿出外打工,不心疼哦?"

紫琉漂亮的五官扭曲一瞬,就像是被人踩到痛点似的。"嗯……我爸收入……是还不错啊,他会给我生活费;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人努力学着独立啊,毕竟他也很辛苦……"

她咬唇,犹豫不知该不该继续往下说;无预警的,扫地钟突然响了!"啊……剩下的,我们有空再说吧?"紫琉恢复笑容,拍了拍她的肩之后跑出教室,她跟林孟蓉都分配到外扫区。

好不容易听见她提起爸妈的事,凯琳觉得有些可惜,毕竟好像才正要讲到重点……但,算了!反正不愁没机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