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 学长上课能拿出来吗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上课能拿出来吗。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马克一直没回来,房里的灯仍是暗的。

除了担心马克,我还要担心J的状况,我每天都用LINE和J说话,希望能让她的心情稳定。

我跟她这几天都没去学校,幸好课少,不然这样翘下去八成会被退学。

我们两人都需要时间冷静,小杨的事造成我们很大冲击,无法立刻去学校,因为那里有假的晨妘还有假的小杨…

不去学校的日子我过得很废,深深的无力感让我对任何事物都感到索然。

我除了睡觉、上网等RICKY的消息以外,就是继续睡觉、继续等RICKY消息,然后又睡觉。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J在五分钟前传了条讯息给我,说是要睡了、向我道晚安。RIKCY还没回讯息,我对他一无所知,他知道我是学生、住北部,但是我试着GOOGLE他的资料,却因为这名字太菜市场,因此一无所获。

发呆了一阵子,窗外的机车引擎声不禁吸引我注意。

我住的地方在小巷子里,平常挺安静的,这附近的住户很单纯。

我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凌晨一点。

机车的声音在静夜里特别刺耳,我皱起眉头,是谁这么晚回来?

我无聊起身到窗口去看,那人正在停车,我一看那机车型号和那人的身影立刻认出来,是马克。

马克回来了。

我先是一喜,想着幸好他没事,随后又是一怔。

马克停好车,往公寓大门走来,忽然停下脚步抬头往我的窗户看来。

我们四目交会,他的肩膀诡异地动了一下,那样子就像…初来到人间的洞鬼,还在适应自己的新皮囊。

我震撼地僵在窗前。

马克果然去了卖场…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像是被雷击到般。

一下子我想通了,他应该是和那三个同学一起去的,后来马克失踪,那三个同学才会跑来这里找他。

马克…也变成洞鬼了。

我又害怕又觉得悲伤,更是愧疚与自责,如果我不要跟马克提那个洞,他就不会跑去那里了吧?

是我害的,我害死马克了。

马克望着我,咧嘴一笑,他知道我也在看他。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发现我知情了,马克举步进入公寓,暂时消失在我面前。

我几秒后才回神,立刻将房内的矮柜拖到房门口,我把房门堵住。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但就是很害怕,我怕马克闯入我的房间里。

我又把椅子也拖到门前,就像某种执念般,我拼命将房间里面可以移动的东西都搬去堵住门口。

一会儿,我听见脚步声靠近。

马克上楼来了,而且步步逼近我的房间。

我的身子在颤抖,就算见过很多洞鬼,也会在学校看见晨妘,可是我从没那么畏惧过。

这是我家,在心里就像是我最后的藏身处,如果连这里都被洞鬼攻陷的话,我就无路可去了。

这层感受让我的精神变得脆弱,无力抵抗,只能消极地躲着,希望马克不要再靠近了。

我一声不敢吭,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天真地想着不出声的话,能不能让马克以为我睡了或是不在家?

我紧盯着房门,竖直耳朵判断外面的情况。

马克走到我的房门前,脚步停了下来,紧接着他敲了敲我的房门。

扣扣。

两声。

要回应吗?就说我睡了。是不是应该装作自然一点,否则会露馅,万一引起洞鬼疑心就不好了。

还是不回应?继续装死,他就会离开吧?

我无法下定决心,恐惧让我脑子一团乱,根本不能思考。

门口没了声音。

我以为马克会知难而退,谁知他过了一分钟又敲了。

扣扣。

每下都让我无法冷静,脑子像是快要炸开。

我退到窗边,想着他要是强行破门怎么办?

我频频看着窗外,试想逃跑路线,我害怕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马克没放过我,频频敲着我的门。

扣扣。

扣扣。

很规律、机械化的敲着,每一分钟就敲三下。

我蹲下身子抱着头,只希望他别再敲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敲门声搞到快崩溃。

到底谁能来阻止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感觉自己快疯了。即使只是敲门,他没有进一步动作,我却怕得像只看到猫的老鼠。

约莫一小时过去,我们仍在僵持着。

马克继续敲着门,因为音量不大,没有其他人出来抗议,我多希望他会打扰到别人,看有没有哪个邻居能来带走他。

世界彷佛只剩下我和他。

没人理我,没人带走他。

他透过敲门声来侵蚀我的意志。

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是J打来的。我吓了一跳,直直地看着手机,敲门声暂时停下。

我惊惶地望着手机不知要不要接起,J三更半夜打来会不会是出事了?该不会也有洞鬼去找她了?可是我接起手机的话,门外的马克就更确信我在屋内了。

就在我仿徨之际,电话断了。

周围瞬间静默。

马克又开始敲门。

扣扣。

我抓起手机,很担心J的情况,我先把手机关静音,然后用LINE追问J的情况。

阿嘉:你还好吗?

与J的对话窗呈现不读不回的状况。

直至黎明,马克都守在我的门口。

我一直抓着手机,这时候也没想过要报警之类。

第一次我有种被世界遗弃的孤独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