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林娟|抱着玉腿在厨房强了她

么公要了我一晚林娟,抱着玉腿在厨房强了她。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沈小姐,有人想要见你。"

倾聆,沈蔚玟悄悄抹去泪光,恢复冰冷表情,得知来者身分,她扬起冷笑的嘴角,"我要会面。"

忽地来的兴致,其实能够选择不见。

不过,她就是想看看,这个自称能将她过往找回幸福的人,究竟有何本事。

※※※

在沈蔚玟二十三岁那年,幸福地踏上人生红毯。

不仅是周遭同事,就连许睿程最初也无法置信,但他看到沈蔚玟面带幸福的表情,终究还是决定不要把过去的事说出。

当年,Disaster离去前,其实也曾给予他们兄弟两人自由选择的权利。

“继续为组织效命,或是找到幸福后放下这一切都行。”

如果沈蔚玟能得到属于今后该有的幸福,那他没有必要强行唤醒当年那些记忆,这是追影知晓后也能接受的结果。

婚后,沈蔚玟很快就挺着肚子来找许睿程,两人久违地聊起彼此最近的状况。

目前公司处于留职停薪阶段,因此不用像以前一样赶着上班,闲暇时间变多后,她开始学习孕产育儿知识,和周洛辉也有不少对于未来的规画。

"我去泡杯热牛奶给你。"

见沈蔚玟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抱着可爱靠枕,许睿程浅笑,缓步朝厨房走去。

"好。"

怀念两人一起居住的时光,沈蔚玟到处张望,习惯检查橱柜内的东西有没有摆好,蓦然高度好像跟记忆有些不符合,她反射性去摸,才发现这是有暗层的设计。

没仔细去看根本不会发现呢……不过为什么要特地这样做?

确认存放的空间很窄,她小心翼翼摸出照片,诸多疑问在看到照片后转为震撼,倏然间脑海里窜入强烈的思绪,强制勾起这些年已经完全消去的记忆。

所有的疑问,其实早在当时她回到旧家时,翻找出自己的资料时就该发现才对。

如果原本就是真正的家人,留存的应该是相簿,而不是调查身分后的资料。

不,照片既然全部都会销毁,那这个是确定旧家安全,所以才故意留在那里吗?

计画要是想寻找过去,就要故意让她发现──

“要是没有你就好了。”

关于妈妈真实的模样,还有过往那些年的虐待。

“要是我有个万一……到时就把我们这段时间的回忆都忘记吧!”

抚顺浏海的手非常温暖,Disaster是她在失去妈妈后得到的宝物,但这个社会却将这份幸福彻底夺走,就连相见和对话都已成为奢求。

那瞬间,沈蔚玟感觉意识再度分化,脱离感让她见到的场景变得像采用第三视角,对于这几年过得幸福的自己感到困惑和茫然。

趁许睿程折返,她将照片收回,故作平静地做到沙发上,内心却无法停止持续变化的状态。

“蔚玟,能够再遇见你……我很幸福。”

脑海中闪过跟周洛辉共度的美好时光,交织过往对继承遗志的意念,各种情绪急遽涌起交叠,让沈蔚玟一时无法压抑这种混乱和矛盾,立即跑去厕所呕吐。

"蔚玟!"听闻厕所传来声响,许睿程急忙放下热牛奶,赶忙抵达沈蔚玟身旁,慌张地轻拍她的后背,"是孕吐吗?要不要紧……"

抬手示意没事,沈蔚玟暂时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情说出。

想起来了。

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这个世界和社会不仅夺走她的家人,还无耻地继续残害受尽苦楚的弱势族群……而她的记忆当时被心理暗示封存,也是避免让Disaster的牺牲失去意义。

那么,王者的复苏该是现在吗?抚摸这个无辜的孩子,沈蔚玟难受地皱眉。

她对周洛辉的感情并非因为组织,而是发自内心渴望能得到归宿的愿望……

如此想着,沈蔚玟终究没有将自己想起过往的事情告诉许睿程,怀抱复杂的思绪,她折返回家,正巧碰到刚好工作下班的周洛辉。

"蔚玟?"敏锐发现妻子散发的感觉不太对劲,周洛辉放下公事包,温柔地安抚,"怎么啦……老婆,今天碰到什么事吗?"

抬眸注视,沈蔚玟蓦然觉得即使今后谁都不在,这个人或许仍会愿意陪她走下去,剎那涌起的思绪,让她不由得溢出泪光,钻进周洛辉的怀里,"我很不安……"

轻拍沈蔚玟的后背,周洛辉担心询问,想知道这份害怕的原因。

"我或许不会是个好妈妈,也没办法成为一名好妻子。"颤抖着手,沈蔚玟试图将语言组织起来,想把难受的心情说出,"可是,我还是想要现在的生活……"

忆起过往遭受妈妈的虐待和折磨,她很怕自己迟早会变成同样的人,不仅无法用心疼爱孩子,甚至可能会因此让周洛辉伤心,无法成为一个尽责的妻子。

可是,她其实很想得到幸福。

在亲耳听到那些真实的话以前,她曾盲目相信妈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爱意,也相信一家三口终会有幸福团聚的那天,而不是自己孤独一人的结局。

"谁都没有经验……都是第一次当父母啊!"

稍微将拥抱搂得更紧,周洛辉不知道沈蔚玟为何会突然这样说,还以为是产前的恐惧症,需要更多关怀和包容,"没事的,我就在这里……绝不会让你独自承受。"

对于丈夫的话,沈蔚玟多少感到安慰,知道周洛辉一直都对说过的话充满责任,和她亲生母亲不同,也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如此想着,沈蔚玟总算破涕为笑,任由周洛辉温柔拭去泪痕,却不知道从看见照片的那一刻起,心中的恶意早就继续蔓延开来,甚至如齿轮般运转,持续茁壮。

无法倾诉的过去,只能改由写日记的方式抒发情绪,沈蔚玟不想让丈夫知道这些,因此只能将日记本藏在抽屉暗层内,专心迎接女儿的诞生。

或许,那反而是她人生中最安稳幸福的阶段。

"玟惠,给妈妈抱。"

伸手抱起刚学会走路的女儿周玟惠,那些年的时光让沈蔚玟的心理状态非常安定,虽然还有工作必须忙碌,却因为有婆家的帮忙而减轻不少带孩子的负担。

"这眼睛像你啊!"趁女儿又开始好奇在客厅探索时,周洛辉悄悄向沈蔚玟说道,"再过些时间,妹妹多个伴会比较好。"

对于周洛辉如此大胆直白的话,沈蔚玟害羞地别开颜面,随后被揽入对方怀里,倾聆耳畔旁的柔声细语,让她的心脏无力招架,只得颔首同意。

二十七岁那年,沈蔚玟忙碌工作外还要照顾三岁半的女儿,虽然周洛辉已尽可能分担家务,但最近正好忙于升迁机会等事宜,所以比较多时间都是由她来照顾。

"那么现在,说起当年的灾害事件……"

注意到新闻最近开播的热线追踪,内容正在当年的灾难事件,沈蔚玟不由得呆愣,别于受害者对Disaster的恨意,她只觉得极度怀念,忍不住回忆那段时间的生活。

"妈妈?"

蓦然,周玟惠天真无邪的声音响起,吓得沈蔚玟猛然回神,立即关掉电视节目。

"怎么啦!玟惠肚子饿吗?"温语,沈蔚玟努力压抑心中满腔的思念,即便对Disaster和追影那段共同生活的时期无比怀念,她还是不想要失去现在的生活。

不过,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她遗忘过去会遭到惩罚和报应。

钻入周洛辉的怀里,沈蔚玟记得自己明明是在睡觉,却渐渐觉得身体不听使唤,等她再次惊醒时,已经差点拿枕头要蒙住女儿的睡脸。

怎么回事!慌张把手中的枕头丢开,沈蔚玟急忙确认女儿的情况,试探鼻息,确定自己还没有干下傻事,这才不由得松了口气。

"妈妈……?"睁开朦胧清澈的眼睛,周玟惠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发出温柔的笑,"手凉凉的,好舒服……"

望着那温柔可人的笑容,沈蔚玟立即将女儿拥在怀里,却自责差点做出的蠢事。

隔天,她瞒着周洛辉,悄悄去趟医院检查。

"梦游症?不,我看你状况很好啊!"

确认沈蔚玟不仅心理数值正常,就连入睡品质也很没有什么异常,医生只得开些助于身体放松的药物让她再观察几天。

"好……"不能说出差点要把女儿用枕头闷死,这样事情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沈蔚玟只得接受医生的建议,暂时吃些放松身体的药,在留心观察自己的情况。

时间彷若跳转,在她睡着后清醒,却已经茫然对上周洛辉担忧的目光。

"蔚玟?"避免太过大声吵到熟睡的女儿,周洛辉轻轻说着,示意地板上还有茶杯碎片,"刚刚你不小心撞掉茶杯,别乱动,我马上捡好。"

茶杯?她弄碎茶杯想要干嘛……如此想着,沈蔚玟感受到手中握着的尖锐碎片,面色剎时惨白如纸。

没有用,药物没有用!

意识到自己要是没被声音唤醒,恐怕等醒来时就已经有人受伤,沈蔚玟泛出泪光,待碎片捡拾后难过地抱住周洛辉流泪,拼命道歉。

"没事的,只是摔碎茶杯而已。"

柔声安抚着沈蔚玟,周洛辉当下没有察觉妻子的异常,平时家里安装防盗的心理数值检测机也没有发出声响,这是他后来在得知真相后一直自责不已的事。

看了附近的医院没用,隔天沈蔚玟又再度前往其他医院,这次她选择前往市中心的医疗大楼想要进行心理谘商,抵达后才知道都种相关治疗都必须提前预约。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的话……

烦躁咬着嘴唇,沈蔚玟害怕夜晚入睡后又会梦游,对丈夫和女儿做出危险的事,当她心灰意冷想要离开医疗大楼时,却在大厅门口碰见意想不到的身影。

"睿程?"看到熟悉的身影,沈蔚玟感觉像是找到救赎,连忙开心招手呼喊。

听闻,许睿程面露惊讶,随即向身边的医生告别,他拉着沈蔚玟到大厅外的花圃,不解询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事到如今已经没必要隐瞒,沈蔚玟决定透露自己想起过去和最近面临的情况。

得知来龙去脉,许睿程呆愣表情,还是难以置信,"那你现在……"

"我的药似乎对梦游症没效。"

记得以前也曾发生过,当年还把追影的右眼戳瞎,沈蔚玟知道自己要是在睡梦时都处于梦游状态,对家人痛下杀手不过是迟早的事,"现在我不敢回家……"

面对这份恐惧和害怕,许睿程感到不舍,毕竟后来安稳的这几年,沈蔚玟已经决定跟周洛辉幸福的生活下去,现在却像是被迫折返过往的痛苦。

思忖半晌,他开口提议,"那这几天你先来我家住,梦游的事我会帮忙想办法。"

如果压制不住,最后的办法就是联系追影,要是因此导致引来政府的怀疑和调查,最多就是他趁被发现之前逃走,避免牵连沈蔚玟的生活。

"可是,我家那边……"不想让丈夫和女儿担心,沈蔚玟感到为难。

"我会帮你的。"知道沈蔚玟对周洛辉是发自内心的感情,许睿程希望能尽可能给予最大的协助,"至于梦游症的部分,要是我不行还有哥哥在。"

想起这些年许睿珩都没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是避免封存的记忆想起,她点头同意,在和周洛辉说明后决定这两天先待在许睿程的住处,试图让内心回归安稳状态,避免梦游症的发生。

不过当时,就连许睿程也没想到,那晚周洛辉会出现在他家门前,态度决然。

"我要和蔚玟谈谈。"

并不是反对沈蔚玟要去哪里的自由,只是突然提出外宿的要求太过反常,这让爱妻成痴的周洛辉很难直接同意把她交给许睿程照顾,"我放心不下她的情况。"

"她现在休息了,你明天再来。"正准备去房间探视沈蔚玟的情况,却没料到周洛辉会找上门来,许睿程为难拒绝,却没料到对方居然强硬到不愿退让。

"那我不打扰她休息,只要远远看一眼就好。"担心到完全无法一个人回家入睡,周洛辉仔细回想沈蔚玟这几天的状况,多少留意到某些异常,"拜托你。"

接收到对方眼底透露的挂念,许睿程不禁有些放软态度,"她……"

正要解释,随即敏锐察觉某种异常,他回眸望向沈蔚玟缓步走到客厅,对于周洛辉的出现却毫无反应,手里还握着瑞士刀逼近门口,显然模样正处于梦游状态。

"蔚玟?"

发现沈蔚玟对于呼喊充耳不闻,周洛辉脑海里倏然理解妻子这几天害怕的原因,还未靠近,许睿程已经先行一步挡在面前,"别靠近,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还未说完,沈蔚玟提着瑞士刀疾步逼进,即使多年没用追影当年传授的暗杀法,仍不见实力减退,眼看战况一瞬便要分出胜负,许睿珩立刻将灵魂切换,避免弟弟受伤,他随手抄起桌上的书,挡下挥刀进攻的速度。

"要死了,蔚玟你根本其实还记恨我吧!"

留意手中的书皮被划开不少痕迹,许睿珩完全不敢大意,过去一同接受训练时,沈蔚玟在速度和力量方面虽不及他,却能迅速生成各种恶劣的进攻和手段。

与其说这作法卑鄙得只追求赢面,不如说是享受各种可能造成权力支配的结果,尤其现在沈蔚玟处于梦游状态,更是杀心大起,刀刀精准致命。

"别小看我啊!"

说到底,这些年许睿珩可没荒废过从追影那学到的杀人方法,被逼退几步,沈蔚玟低垂面色片刻,再度抬头时已经闪烁令人发寒的恶意,她扬起享受战斗的笑容,出手更是毫不留情意。

没有停手,更没听见周洛辉的呼喊,她的意识其实仍深陷失去Disaster的绝望里。

"爸爸,别走!"

看着远去的身影,沈蔚玟拼命追逐,距离却依旧越来越远,她伸出无法构到的手,只能看着踏进迷雾里的背影完全消失。

为什么,为什么?

她只是想要,得到幸福而已……

"蔚玟!"

接近声音骤然响起,沈蔚玟猛然回神,失焦的视线恢复清明,看到手里沾染鲜血的瑞士刀,而周洛辉的肩窝已经晕开一片血红,旁边还有被她击倒在地许睿珩,正痛苦摀着脑袋,试图再度爬起来。

"你不记得我了吗?"

在受伤前,周洛辉试图想要唤醒沈蔚玟,却毫无作用,待许睿珩击倒后,他泛出痛苦的笑容,在肩窝承受利刃瞬间也没有打算躲开,只是温柔抚摸妻子的脸庞。

"把我想起。"不希望沈蔚玟梦醒后看到他害怕的表情,所以周洛辉选择微笑,保持平时温柔的模样,表情却十分地悲伤,"然后……再对我笑一次好吗?"

就像以前一样,各种表情都很可爱。

唯独,不要用这么陌生的眼神……

"啊……"

意识清醒后总算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沈蔚玟面露绝望,泪光失控地滑落脸庞,她就是不想被周洛辉发现才打算先躲在这里,却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明明共度如此幸福的时光,却在记忆浮现后而渐渐失控,就像污染的心灵封印获得解放,那份想忠于当年的恶意和嗜血,试图强迫自己先拿丈夫和女儿下手。

她已经,没办法无法面对内容如此疯狂的模样。

"杀了我……"将手中的瑞士刀塞到周洛辉手里,沈蔚玟悲伤哭着,开口要求,"求求你,我不想有一天醒来看到你们的尸体。"

她想得到幸福,这份想法从来没有改变。

可是,也许她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如同妈妈所言,要是她不存在就好了。

对于妻子如此痛彻心扉的要求,就连塞进手里的瑞士刀是如此坚定,这让平时总是温柔微笑的周洛辉不由得泛红眼眶,第一次在沈蔚玟面前落下脆弱的眼泪。

"对不起……"哪怕就是死在沈蔚玟手里,也绝不可能意图伤害自己深爱的对象,无法保持平时拥有的冷静,他悲伤地颤抖着声,"我做不到。"

如此说着,他伸手想要拥抱沈蔚玟,这次却被避开了。

"我没有资格……"

没有勇气再接受这份拥抱,甚至被周洛辉用生命所爱,沈蔚玟泛出凄凉的笑容,随即转身朝阳台奔去,打算了结性命,这时已经恢复的许睿珩强行抓住她的手腕,翻摔并强制将人狠狠按压在地。

"别开玩笑,你这自私的笨蛋。"死命按着沈蔚玟的后肩,许睿珩毫不客气说着,"你要是敢随意去死,我马上就把你丈夫和小孩送去陪葬!"

就算自身的已经行为失控,也不代表心里对丈夫和小孩没有感情,听闻威胁的话,沈蔚玟骤变面色,随即被接下来的话说服打动。

"Disaster的命令是活下去。"没把握Disaster最后在萤幕前说过的话是否能阻止沈蔚玟,许睿珩只能如此赌注,"别跟我说忘记你始终是谁的女儿,王。"

Disaster?那不是……周洛辉没有应声,立刻理解沈蔚玟失控的情况并不单纯。

“活下去。”

忆起Disaster当时无惧死亡,反而是把想说的话传达给他们,历经往事浮现脑海,让沈蔚玟忍不住再次对当年的事陷入崩溃,已经没有力气反抗许睿珩的压制。

"爸爸……"

她曾经坚信,幸福总有一天会到来。

可是,当她再度察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属于她的容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