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一晃一晃进入身体 讨厌…这么多水

摩托车一晃一晃进入身体,讨厌…这么多水。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全文。

在找到成员小组后,锺郁雯表情羞涩地朋友搭话,随后和组员们一起离开。

忽然发现视线和地面靠近不少,沈蔚玟有些困惑,立刻从口袋里创造出镜子端详,不禁有些意外地捏上脸颊,再次确认自己变成国小生的面容。

正当她专心思忖,忽然有位女同学冲她到面前招手。

"你在干嘛?叫你都不回应!"女学生不解开口。

望着眼前的女学生,沈蔚玟这时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她说话,留意自己目前是以同学身分混入锺郁雯的内心深层,因此不得过于做出破坏她"内心世界规则"的模样,避免造成病患心灵产生不当影响。

表现回神的模样,沈蔚玟歉意说道,"抱歉,我不小心发呆了。"

"走吧!两小时很快,我们组可不能落后了。"女学生亲密挽过沈蔚玟的手,兴奋说着接下来想去的行程,"还要去逛农舍和赏景区呢!"

原来是同组的……暗自想着,沈蔚玟观察四周,现阶段还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暂且只得跟着组员女生们一同踏上阶梯步道,来到中继休息站。

"现在天气好像不太好呢!"这时同组的女生仰望天空的黑云,开口抱怨。

"早上明明还好好的……"旁边同组的人点头附和,多少也有些抱怨。

望着天色不佳场景,似乎就连观光客也稀少很多,沈蔚玟随意闲晃,看向旁边以铁皮屋搭制的农舍牧场已经有不少学生聚集在那。

就像是从未见过农场动物,学生们各个欣喜的反应让沈蔚玟不禁暗自一笑,趁同组的女生也在欣赏时暗自观察四周,却没有发现锺郁雯和她同组的成员。

难道她们已经先往上方的风景区走了吗?悄悄留意提醒手表,沈蔚玟有些担心自己要是拖延超过潜行时间而没完成调整,锺郁雯在现实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暗自考量是否该找个借口离开时,女学生又靠近跑来。

"怎么了,不舒服吗?"女学生面带担忧地关切。

"人太多,我休息一下。"微笑回应关心自己的女学生,沈蔚玟脑袋里还在盘算接下来要进行的计画。

正当她打算借口折返集合地点并和小组脱队时,女学生留意到商家旁的身影,不禁疑惑出声,"那个是公主吗?"

"公主?"闻声女学生的话,沈蔚玟朝她伸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位打扮漂亮,全身散发高贵气质的短卷发女生静坐于圆木椅上。

这时同组的女生们也欣赏完农场动物后过来,在听闻女学生的话却只是轻瞥一眼,不打算前往搭话,"走吧!那个别管。"

见其他女生都如此说着,沈蔚玟不禁询问,"没关系吗?"难道在锺郁雯的记忆中,这个叫公主的女生人缘不好吗?

"她在等跑腿的。"女学生悄声向沈蔚玟解释,才刚说完便有两位女生从摊贩内走出,兴高采烈的拿着东西的回到公主面前,"就是那样,所以当作没看到就好。"

望着这个绰号叫公主的女生如同被旁边跟班祀奉的程度,沈蔚玟探究开口,"是很娇生惯养吗?"

"因为家里有钱,所以对人态度也很差……"女学生刚说完随即一脸紧张地抓着沈蔚玟的手臂,急忙叮咛告诫,"刚刚我说的话别说出去啊!"

"嗯,不会说。"不论故事如何进行,现在都已经是过往记忆再上演的画面,即便当中夹杂真实或是妄想,锺郁雯的心灵世界都已经确定是"建构"出来了。

沈蔚玟知道,接下来她能做的就是寻找记忆事件发生的源头。

离开中继休息处,在前往风景区的半途时开始下起绵绵细雨,这让不少学生们更加抱怨,但也有人已经先行在刚刚的摊贩店家准备好雨衣以备不时之需。

"你刚刚有买雨衣吗?"

望向靠近关心的女学生,沈蔚玟趁机在将手伸入背包时创造出轻便雨衣,随后若无其事从包内拿出,微笑说道,"嗯,难得来玩可不能被雨天破坏兴致。"

表现出对于风景区也很期待的模样,沈蔚玟轻笑回应。

"真周到啊!"女学生微笑点头,接着也开始更换穿上雨衣。

来到风景区没多久,正当同组的成员们都在专注凝视风景时,沈蔚玟发现刚刚公主身边的两位跟班神情慌张走来,东张西望的模样像是在寻找什么。

不经意对上视线,她们连忙靠近,询问沈蔚玟这组成员,"你们有看到公主吗?"

"公主?"面露疑惑,女学生反问,"你们刚刚不是在一起吗?"

"说什么有没拍到的东西,结果就擅自折返了。"

焦躁抓着头发,两位跟班显然并非真的喜欢公主,而是碍于被父母要求的职责,"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她要是怎么样我爸爸说不定会丢工作啊!"

突然意识到这位绰号叫公主的女生其实很可怜,就连身旁的人也不是真心待她,只是碍于身家背景所以不敢表现反抗,沈蔚玟停顿几秒,决定借此机会提议,"那我们一起去找吧!"

"可是……"面对沈蔚玟自告奋勇的发言,和她同组的成员都不禁流露困扰神色,似乎不想淌入浑水。

"现在视线不好,出什么状况就麻烦了。"知道国小年纪比起同侪更在乎长辈表扬,沈蔚玟搬出她们能够接受的说词,"老师要是知道我们这么关心同学,也会表扬我们吧!"

这番话让同组女生们不约而同陷入沉默,在比较利害关系后,她们点头表示愿意协助搜索,"好吧!公主应该就在附近,只是拍风景的话应该不会走太远。"

这时,天空开始降落细雨。

分配完搜索路线后,沈蔚玟趁大伙分开行动,没有人注意自己时悄悄偏离行人步道,她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里目的,闭上眼睛认真感知锺郁雯的位置。

有钱家庭和霸凌事件……回想起锺郁雯发生的刑事事件和提起的状态,沈蔚玟脑中飞快盘算,知道要素已经具备,接下来就是校外参观时公主对锺郁雯产生的怨恨,将是促成今后所有行动的理由。

既然如此,两人必定会在某处相见,上演促成后续霸凌的"关键"……因此她必须亲眼目睹事件,才有办法做出改变。

正当沈蔚玟准备找锺郁雯,忽聆行人步道某处未开发区域传来微弱的哭喊声,她停下脚步仔细聆,在确认并非错觉后她循着声音走去,随后瞥见陡坡下方的身影。

只见公主坐在陡坡下方的灰土中,背包内的东西则落在一地,依照情况看来是不小心摔下去的,但再仔细留意便会发现她的脚呈现奇怪方向,而且无法动弹。

雨势逐渐增强,正无情掩盖公主变得微弱的求救声,她的声音充满恐惧却不放弃停止任何求救机会,但在这种非开发区域,别说是救难,平时根本不会有人经过。

望着公主害怕的脸庞,沈蔚玟没有立刻行动,但这样的行为并非是因为处于心灵世界才选择见死不救。

她在等。

如果锺郁雯和公主结下仇恨的因素是在这里,那么她绝对不能介入妨碍。

──在关键发生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