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尝一下你的小肉饼吗:上面吃着饭下面连一起

我可以尝一下你的小肉饼吗,上面吃着饭下面连一起。我可以尝一下你的小肉饼吗多人运动让我尝一下小肉饼。

十点十分了,阿龙还是没打来。

茜宜把补习班铁门拉下,走到柜台正玩着手机的敬禹身边,对他说:"十点十分了,还是没消息吗?"

敬禹摇摇头,说:"我真的觉得,都是你们在破坏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你们?你指我?"

"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李敬禹,你也太可恶了吧!当下我的作法才是对的好吗?"

"黄茜宜,你才可恶!就是你的那种作法才让事情变成这样。"

补习班里没人,两个人也就放胆大声地争的面红耳赤。

忽然,敬禹手机响了。

敬禹和茜宜立刻停下争执,同时转头看向桌上敬禹的手机。但他们随即大失所望,来电显示写着"欧俊翔"。

"你不接电话?"茜宜说。

"接起来讨他骂吗?"

"不接他不会抓狂吗?"

"听到孩子不在这里会更抓狂吧。"

过了一会儿,手机不响了,画面显示出"您有一通未接来电"。

敬禹和茜宜沉寂下来,一人坐在柜台的一边,默然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从隔壁回来的小禹,出声打破了沉默:"要回去了吗?我想睡觉了。"

敬禹抬起头,看着小禹,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想睡觉?"

"都十一点了,今天上体育课打球很累。"

敬禹转而对茜宜说:"看来,他是不会打来了。"

"嗯……"

"谁打来?"小禹在一旁插嘴问道。

"就一个书商。"敬禹随意掰了个理由搪塞小禹。

敬禹起身,自言自语道:"放弃啦,回去吧。"

"也只能这样了,大家皮绷紧一点,迎接明天的到来。"

"为什么要皮绷紧?"

"就明天补习班事情很多。"这次换茜宜开口搪塞小禹。

茜宜打开铁门,让敬禹和小禹从略微开启的铁门钻出去。

"明天见。"

"明天见。"

茜宜放下铁门,补习班的灯随即熄灭。

敬禹和小禹并肩走路回家。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小禹问道。

"你今天问题怎么这么多?"

敬禹的回答有点不耐烦,因为他的心情真的很差。

"你很凶耶。"

"对不起啦,我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

"你真的很爱问。"

"要我给你爱的抱抱吗?"

"不要!"

"你好无情。"

(奇怪,他是什么时候学会这种奇怪的话?"爱的抱抱"…怎么有种调情的感觉……)

走到暗处,小禹竟然握起敬禹的手。

"你干嘛?"

"握住你的手,给你支持。"

"曾光禹,你今天是吃错药吗?为什么讲话跟之前不太一样?"

小禹继续握着敬禹的手不放,回答说:"你不是要我改变,我改变了你还说不好。"

"不是不好……"

"没有不好那还骂我。"

"倒也没骂你……"

(他到底是去哪里学到这些话的?)

小禹的手指很细长,滑嫩滑嫩的,握起来挺舒服的。只是师生之间牵着手逛大街,还是让敬禹浑身不自在。

走到亮处,敬禹甩掉小禹的手。

"手不让我牵了吗?"

"被人看到会觉得奇怪。"

"哪里奇怪?"

"两个男生牵手很奇怪啊。"

"我只是想给你温暖。"

"谢谢你的温暖,但我是老师、你是学生,还是不要在公共场所有亲密举动,免得惹人非议。"

"我只是小孩,长辈跟小孩牵手很正常啊。"

"你长大了,不再是小孩了。"

"我长大了,所以你要离开我吗?"

"你还不够大。"

"不是小孩,又不够大,那我是什么?"

"就是青少年啊,有大人的身体,但思想却跟小孩一样幼稚。"

"我才不幼稚!"

"你跟Kuma那种行为,比幼稚园的小孩还幼稚好吗?"

"……"

小禹嘟起嘴,直接跑进社区中庭。

(这家伙……)

回到家里,敬禹叫小禹去洗澡,自己则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乱转电视。

忽然,敬禹的电话响了。

(该不会又是欧俊翔吧……)

敬禹心情七上八下地拿出手机,来电者是个陌生的号码,不是欧俊翔。

敬禹按下通话键,说了声"喂"。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

"喂喂,请问您是哪位?"

对方不但没说话,还把电话给挂了。

"喂喂喂……"

(怎么挂了。)

敬禹直接回拨电话,但电话响了十来声,便转入语音信箱。

(到底是谁?)

敬禹又打了一次,还是转入语音信箱。

(难道是阿龙?)

敬禹发了一封简讯给这支陌生电话,里头写道:"阿龙,是你吗?我还在等你的回应。你不用担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妈妈,请你千万要信任我。你如果想通了再打给我,不管多晚,任何时候都可以。"

只是,敬禹一直等到小禹洗完澡出来,依然等不到阿龙的回讯。

本想再打一次电话的,敬禹想了想,又觉得该给阿龙一点空间。在这个时候紧迫盯人,只会"食紧撞破碗。"

小禹走到客厅来,一屁股坐到敬禹身边,一边擦头,一边问:"你心情好一点了吗?"

小禹上台北后把头发留长了,现在留的是时下流行的两旁推高、中间斜浏海的发型。这阵子,敬禹有观察到他开始注重外表,没事就在弄头发、挤痘痘。敬禹在想,下个月小禹生日,买支刮胡刀送他吧。

"你今天真的不一样呢,是受到什么刺激?"敬禹说。

"因为你说我很幼稚,我不要被你说幼稚。"

(但是你这种"调情"行为还是幼稚啊……)

"好啦,你很棒,成熟许多了。"

"谢谢。"

(连"谢谢"都说出口了,还真是进步神速。)

"那你心情好吗?"小禹问。

敬禹挤出笑容,看着小禹,说:"看到你有进步,我心情好多了。"

"嘻嘻,那我心情也很好。"

"那好,我先去洗澡了,你记得写作业。"

"不要,我想睡了。"

"你说的喔,我出来如果你没写完的话,小心我叫你起来把作业写完。"

"喔……"

小禹本来还想接着说什么,敬禹直接将他打断,说:"不要再问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睡了,你长大了。乖~"

"喔……"

敬禹才不管身后的小禹会有什么反应,拿起手机跟衣服直接进了浴室。

脱去身上的衣物,敬禹看着身上因为之前车祸受伤所结的痂,觉得这些伤口很丑。敬禹接着照起镜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右颊肿了起来。

早上左撇子欧俊翔那巴掌,劲道真强啊。

敬禹睁大眼睛,在镜前挤眉弄眼。他最近事多,晚上总是睡不好,本来就已深邃的双眼,竟出现了两圈黑眼圈。

敬禹揉了揉眼睛,抿了抿嘴,又看看自己的身体,觉得比之前臃肿不少。忙小禹的事,又加上补习班繁忙的工作,也就疏忽了运动。都到代谢率下降的年纪了,不运动赘肉当然会找上身。

敬禹打开莲蓬头,让水冲着头和脸,接着开始洗头。

洗完头,敬禹挤了些洗面乳在手上,在双颊搓弄出泡泡来。

(右脸好痛……)

就在此时,放在浴室置物架的敬禹手机,突然大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