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的葡萄真好吃|进了老师的扇贝

小东西你的葡萄真好吃,进了老师的扇贝。我可以尝一下你的小肉饼吗多人运动让我尝一下小肉饼。

"您这样一说,我觉得好愧咎。若是当天我不开那么快,您就不会发生车祸了。"

"你别自责,这是我闯红灯自找的,只受轻伤已经是运气好了。真的跟你们没关系。"

欧俊翔走到男孩身旁,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敬禹对这亲密举动觉得有些意外。

(这男孩和欧俊翔到底是什么关系?)

欧俊翔自己解答了这个问题,对敬禹说:"一直忘了跟老师介绍,这是我儿子,叫阿龙。"

(欧俊翔的儿子?这样的男人婆,竟然有儿子?)

"阿龙,这位是李老师,小禹就住在他家。"

阿龙"喔"了一声,看了敬禹一眼,立刻将目光转向电视萤幕。

敬禹觉得,阿龙似乎不太喜欢他们这群人来家里住。

"老师,一起来看电视啊?"欧俊翔说。

"谢谢你。不过我要先回房间换伤口纱布。"

敬禹实在不想与欧俊翔和阿龙坐在一块儿。

"好喔,那您换完再出来,我会准备水果让大家吃。"欧俊翔倒是没发现敬禹在逃避。

"真是谢谢你。"

敬禹回到房里,坐在床边,开始拆脚上的纱布。伤口状况又好了一些,都已经变硬结痂了,希望伤可以快点好,这样就不用每天被小禹拉去擦澡。

没有小禹的协助,敬禹自己换药显得有些吃力。敬禹一边换,一边想:"这个家庭的状况看起来似乎没那么单纯,有不定时炸弹阿雯,又有一个摆臭脸的阿龙,欧俊翔看起来很好相处,但会不会是装出来的呢?每个周末让小禹来这里,他真的会快乐吗?"

好不容易换好右脚的药,敬禹停下动作,想说小禹回来再叫他帮忙换好了,先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吧。

(怎么洗这么久……)

等着等着,敬禹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敬禹才在小禹和Kuma的嬉闹声中醒来。

看到过度兴奋的两个少年,才刚睡醒的敬禹,随即发挥身为老师絮叨的本领,对他们说:"这里是人家家里,你们讲话也小声一点,不要吵到人家。"

"她说这是我家。"小禹回嘴。

"虽然是你家,也要顾虑到别人的感受。"敬禹看小禹要继续顶嘴,只好转开话题,笑着对他说:"你可以先帮我换药吗?"

"Kuma也要一起。"

于是小禹和Kuma开始七手八脚地替敬禹换纱布并上药,小禹已经帮敬禹换过几次药,算是很上手,也可以当小老师教导Kuma。

在Kuma的帮忙下,才一会儿功夫就换好了。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欧俊翔的声音,对房里说:"李老师,水果切好了,快点来吃喔。"

"好,谢谢你。"敬禹回答。

"走吧,出去吃水果了。"

一出房间就有一大盘水果摆在桌上,小禹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一个动作就拿起一串葡萄,放进嘴里咬了一颗,完全没有留意到阿龙也要拿。被冒犯到的阿龙,恶狠狠地盯着小禹,一脸怒气。这时敬禹被Kuma扶着慢慢坐下,并没有见到阿龙生气的表情。

欧俊翔也没看到这一幕,反而叫阿龙去问阿雯要不要吃水果,阿龙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身,摆了张臭脸去敲阿雯的房门,只听到阿雯在房里喊着:"你们不要管我!"

走回来的阿龙,清秀脸庞上的表情却更难看了。

"这么好吃的水果,她不吃就算了,我们自己享受吧。"欧俊翔说。

盘子里放着进口的樱桃、葡萄、李子,还有在地的荔枝、水蜜桃。众人都吃得不亦乐乎,只有阿龙吃了几个葡萄后,就说要回房去了。

"欧胤龙,你是在闹什么别扭啊?"欧俊翔对儿子说。

"没事啦!"阿龙撂下一句,便跑进房里。

欧俊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这孩子也在闹情绪啊。"

敬禹不敢问为什么,只得说场面话:"父母难为啊!"

"是啊,我得好好开导他们两个了。"

敬禹没再跟欧俊翔说些什么,反而是欧俊翔努力地想和小禹聊天。或许是敬禹和Kuma在场,小禹对欧俊翔的心防也逐渐卸下,虽然说话还是这么无厘头,但总算是有所反应了。

吃完水果,四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期间只有阿龙出来两次,又默默回房。至于阿雯则依旧关在房里,一步也不愿意踏出门口。

看看时间,已接近午夜十二点,欧俊翔端起盘子,对敬禹等三人说:"好啦,时候不早了,大家都该休息啰。"

"我还不想睡。"小禹说。

"都快十二点了,你得睡了。"敬禹说。接着又说:"今天有Kuma陪着你睡,你可以开开心心睡到天亮。"

小禹嘟起嘴,不再说话。

于是众人分别回到各自的房间里,敬禹整理了一下,吃完药,关了电灯便上床躺平了。

欧俊翔家里的床垫十分舒适,敬禹躺下没多久,睡意就不断袭来。在半梦半醒之间,敬禹心中却浮现"今晚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的想法。但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敬禹也不知道。

就在敬禹昏睡过去后不久,房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影跑了进来,借着小夜灯的光线,溜上敬禹的床。

爬上床的举动让敬禹醒了过来,他心想:"这个人一定是曾光禹。"

敬禹也不睁开眼睛,"不是有Kuma陪你吗?为什么又跑到我房里来?"

"我想跟你一起睡。"回话的声音的确是小禹。

"你找Kuma来,结果你自己一个人跑下楼,这样他会很伤心喔。"

"不会,他睡着了。"

"他睡着了,你也应该陪着他一起睡啊。"

"我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因为很多人都不喜欢我?"

"谁不喜欢你?"

"很多人,他们觉得我很麻烦。"

"不会啊,你怎么会很麻烦?"

"我个性不好,没有人喜欢。"

"我喜欢你啊。"

"你比较喜欢姐姐吧。"

小禹又提起了孜薇。

"曾光禹同学,你怎么又说这样的话呢?这是两种不同的喜欢,一种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喜欢,另一种是老师对学生的喜欢。举例来说,你阿嬷喜欢你,但是她对你不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喜欢,懂吗?"

"为什么男生一定要喜欢女生?"

"也不一定,男生也可以喜欢男生,女生也可以喜欢女生,这都是很自然的。"

"那你为什么喜欢姐姐,不能喜欢我?"

"因为老师喜欢的是女生,对男生没有感觉。"

"那我喜欢老师,男生喜欢男生,是不是很奇怪?"

这就是小禹对敬禹的告白,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没想到小禹却在这时来这招,竟也让敬禹措手不及,难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