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抱住岳大屁股撞击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

敬禹在小禹出门后,也拖着病体去诊所报到,医生说他感冒了,要多喝水、多休息。敬禹领了一大包药回家,乖乖听从医生的话,吃了药、冲了澡,躲进被窝里,就这么昏睡过去。不知睡了有多久,敬禹觉得自己身在半梦半醒间,忽然听到房间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然很不愿意睁开眼睛,但这不寻常的声音还是让敬禹勉强睁开眼睛一看,两个浑身湿透的少年就站在床边。

不用说,这两个人就是小禹和KUMA。

敬禹一看,立刻坐起身来,说:"你们跑到哪里去淋成这样?是要跟我一样感冒吗?我现在可没有力气照顾你喔。"

敬禹不知怎么着,精神全都来了,下床一手拎着一个小孩,直走到浴室门口。

"衣服脱掉,进去一起洗比较快。"敬禹对两个少年说。

两个国中生乖乖地背对着敬禹,把身上的湿衣服一件件脱去,只剩下内裤。敬禹捡起地上的湿衣服,将门掩上,透过门缝对小禹和KUMA说:"内裤脱掉也丢出来,我丢进洗衣机洗,然后烘一烘。KUMA你就等衣服烘干再回去吧!"

"老师,那我洗好以后,没有衣服穿呢。"KUMA说。

"我先拿小禹的给你穿吧。"敬禹说。

于是小禹和KUMA分别将内裤脱掉,透过门缝,拿给敬禹。

浴室里的小禹和KUMA冷得半死、不断发抖,小禹赶紧站到浴缸里,打开热水冲洗着身体。比小禹矮一些的KUMA则挤到小禹和莲蓬头之间,与小禹一同分享冒着蒸汽的热水。

"好舒服喔…。"KUMA说。

门外传来敬禹的声音,说:"你们冲完身体就泡个澡,让身体暖和,才不会感冒。"

"好!"KUMA回答道。

小禹把浴缸的塞子塞上,让水注入浴缸里。小禹和KUMA两个人就缩着脚,面对面坐在浴缸里。浴缸里水缓缓地增加,淹过了他们的腹部,接着是肚脐,最后是胸膛。

"你有跟你爸爸一起洗过澡吗?"KUMA开口问小禹。

"没有。"

"那有跟老师一起洗过吗?"

"没有。"

"我都会跟我爸爸一起洗澡。"

"我爸爸死掉了。"

KUMA听到小禹这么说,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失礼,连忙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父亲的事情。"

"没关系。"

浴缸的水已经满了,小禹把水龙头关掉,浴室里雾气蒸腾,墙上布满了小小的水珠。这时,门外又传来敬禹的声音说:"我帮你们拿好衣服了,放在门边,洗好你们自己出来拿。"

"好!"KUMA说。

"你长得好高,我有点担心没办法长高。"KUMA转头对小禹说。

"你还是小孩子,还会长高。"

说完,小禹指了指KUMA在水中的小KUMA。

"我那里小小的,你的比较长,你的那个毛比我多很多,不过咧,我爸爸的更多。"KUMA比着他的胸口和腹部,又说:"他这里、这里都有很多毛。"

"很多毛很好,我喜欢男人味。"小禹说。

"才不好,我不喜欢很多毛。"KUMA说。

"我想要毛多一点。"

"那我的毛给你好了。"

小禹不答话,只是起身跨出浴缸,压了些沐浴乳在手掌上,然后往身上抹,将全身都搓揉出细致的泡沫来。

KUMA趴在浴缸边,看着小禹洗澡,开口问小禹说:"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我不喜欢女生。"

"你不觉得赖之晴很可爱吗?"

赖之晴是小禹和KUMA般上的一个女孩子,她的身材娇小,如鹅蛋般小巧白净的脸上,有一双大大的明眸,和精致的五官。

"她不会喜欢我。"

"但我们可以偷偷喜欢她啊。"

"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都不喜欢。"

"难道,你喜欢李老师?"

小禹不回答KUMA,反而迅速地冲好身体,围了浴巾,伸手拿了门外的衣服,穿上内衣裤,就留下一脸疑惑的KUMA在浴室里,自己回房间去了。

小禹不知道该如何、也不想回答KUMA的问题。"喜欢"这个词汇对小禹而言,实在太复杂了,复杂到他不想处理这个问题。小时候,小禹喜欢的人很明确,像是不生气的阿嬷,也喜欢不悲观的爸爸,之后敬禹老师也是他喜欢的对象。只是上国中之后,"喜欢"却变得不再这么单纯,喜欢可以还是"喜欢",却也可以是带有某种情愫的"爱"。小禹"喜欢"老师吗?这是肯定的,但他"爱"老师吗?好像有点这种感觉,但小禹又怎么能够去爱老师呢?小禹喜欢找机会靠近老师,也喜欢坐在老师机车后头,轻轻搂住老师的感觉,这亲密的举动让小禹甚至会有生理上的反应。

这实在太复杂了,没想到KUMA却大剌剌地将这复杂的难题翻搅出来,小禹讨厌回答这个问题,也讨厌KUMA当面问他这个问题。

只是,小禹长大了,他总有一天得诚实面对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