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肥美熟欲妇乱小说 扒开岳肥白大腿

小禹阿嬷回斗南去了,小禹的脸上依然看不出情绪,但敬禹并不认为小禹真的这么平静,这样的孩子,有太多情感无法表达被压抑在心底深处。

敬禹、茜宜与补习班几个助理,替小禹安排了一些学习菜单。他们对小禹做了一些简单的学力测验,结果让敬禹有点担心,除了国文、社会科以外,数学、自然都只有小学五年级的程度,英文最惨,看不懂、听不懂,更别说是开口说了。虽然阿嬷觉得书读不好没关系,但如果程度跟不上学校进度的话,小禹这三年肯定会很痛苦。所以敬禹跟茜宜讨论后,还是觉得小禹开学后得来补习班上个课。

最近小禹过动的倾向有大幅度的改善,但注意力不集中和阅读障碍,则是他学习状况的最大阻碍。这阵子,敬禹陪着小禹阅读一些简单的故事书和网路文章,希望可以加强小禹的阅读能力,只是小禹总不到十分钟就开始精神涣散、东张西望。敬禹虽然觉得着急,却也只能慢慢来。

也因为跟小禹"同居"了,所以敬禹打算今年不回澎湖过年。敬禹父母听到他不回去过年的事,却有些不谅解:

"你到底有什么大事,不回来过年?"敬禹父亲在视讯里问道。

"就…刚到补习班教书,事情有点多,需要处理。"

"你是不是有带一个学生去住你那边?"

敬禹本来不想给父母知道小禹借住家中的事,但知道此事的朋友们实在太多了,风声也传到远在澎湖敬禹父母的耳中。看样子已经不能继续装傻了,敬禹只得将小禹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父亲。

"你要做这么大的决定,怎么没跟我们商量呢?"

听到这话,敬禹在心中暗叫不妙,心想传统保守的老爸,肯定就要大发雷霆。

没想到敬禹的父亲却说:"你这件事我有听你妹妹说过了,如果你有心想把这个小孩带好,那你就去做吧。我们不是不开明的父母,当然也会支持你实行你的教育理念。我只是希望你要做好,不要半途而废,人家毕竟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孩子,弄坏是不能重来的。还有,什么事情请先跟我们商量,不要老是搞先斩后奏这套。你长大了,我对你的要求,就仅此而已。"

敬禹在视讯这头拼命谢谢父亲,也承诺春假会带小禹回去一趟。

"好啦,也不用等到春假。既然你过年不回来,我跟你妈就找时间去台北看你吧!希望那时你身边也有个女朋友。"

敬禹抓了抓头,有点无奈地说:"好啦!我会努力找寻对象的。"

敬禹的感情世界至今已经空窗快两年了,上一次恋情是结束在他前往云林担任代理教师前夕,他与交往三年的大学学妹舜华分手。分手的原因是万用的个性不和,但他们两人确实在个性上有所差异,敬禹充满理想,舜华则是注重现实;敬禹阳光,舜华文静;敬禹重朋友,舜华爱自己。总之分手之后,敬禹因为情伤而难过了一阵子,但个性积极的他很快地振作起来,用学校的忙碌填补情感的空缺。毕竟敬禹有着绝佳的外型,在云林当代理的时候,三天两头就有人来推销女生,甚至还有校长级的人物想招他为女婿。敬禹起初曾经尝试与女生交往,但他总觉得这些女孩子都不是他最喜欢的类型。爱情或婚姻这件事,对敬禹而言,有也好,没有也好,他觉得,人生过得积极踏实、问心无愧就好。

阿嬷回斗南后的一个礼拜,小禹表现还算不错,顶多就是不容易沟通,还有偶尔晚上会跑去要求要睡敬禹的床,或在看电视时要敬禹抱他。小禹也展现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小禹以前在家里需要负责家务,所以小禹每天都会自动帮忙做扫地、洗碗、擦桌子之类的家事,也会用洗衣机洗自己的衣服。

正当小禹在台北的生活似乎渐入佳境时,他却在某个难得有阳光的冬日早晨,失去了踪影。

那天早上八点,敬禹起床,本以为早起的小禹不是在客厅看故事书,就是在房间里,但敬禹遍寻整间房子,却不见小禹的踪影。敬禹心想:"小禹该不会在中庭里玩吧?"只是到了中庭,依旧没见到小禹的身影。敬禹急急忙忙地跑到管理室,询问管理员有没有看到小禹。

"有喔,我大概七点多看到他的。我问他要去哪里,怎么没跟老师在一起?他说要去买早餐。"管理员告诉敬禹。

敬禹一听,立刻奔出管理室,用跑百米的速度冲到街角常带小禹去吃的早餐店里,问老板娘小禹有没有来过这里。

老板娘告诉敬禹:"他大概七点的时候有来,我看他自己一个人,还问他说要去哪里?不过他没回答我,只是拿了一个三明治就走了。"

早餐店的助手妹妹则说:"我有看到他到对街去看公车站牌,好像想搭公车去哪里。"

敬禹站在原地,着急的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脑中一片混乱。

"这小子到底会去哪里?我太大意了,他的状况才没那么好!"

敬禹好慌乱,脚步踉跄地跑到对街的公车站牌,看着那近十班往四面八方去的公车路线,根本没有小禹到哪儿去的线索。

无助之余,敬禹只好打电话给茜宜。

"什么?小鬼不见了!"电话那头刚睡醒的茜宜,爱困虫一下子全被吓跑了。

"嗯…。"

"他没有会去哪里的迹象吗?"

"他来台北,什么地方都不熟,能去哪里?"

"会不会只是出去晃晃,晚点就回来了?"

"我不知道…。"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他是有有乱跑前科的小孩耶。"

"我以为他有改善了。"

"他该不会想家,跑去客运站坐车?"

"他身上没钱怎么坐车?"

"要不要找警察?"

"警察要失踪24小时后才能发布协寻。"

"那我们分头去找找?"

"台北那么大,该从哪找起?"

敬禹着急地在人行道上来回踱步,忽然间,他看到远方有块招牌,"钓具"两个字映入他的瞳孔。

钓具行?钓鱼…。

钓鱼!

小禹该不会跑去钓鱼吧!

敬禹立刻拨了电话给茜宜,电话那头的茜宜说:"我老爸说,河边还蛮多人在钓鱼的,小禹该不会真的到那里去吧。"

"那我们分头去那里找!"

"好!"

敬禹急忙骑机车冲到河滨公园,长长的河畔,还真有不少人在垂钓。要不是今天注意到有人在河边钓鱼,敬禹根本不知道这里可以钓鱼。敬禹沿着河岸找寻,只是搜寻了许久,还是没有看到小禹。

天气冷,敬禹又没吃早餐,整个人头昏眼花,只好找了张椅子坐下休息。

坐下没多久,敬禹的手机响了,来电的是茜宜。

"有找到吗?"茜宜问。

"没有…。"敬禹有气无力地说。

"我这里也没有。"

"唉…。"敬禹叹了一口气。

"该不会没来河边,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

"不管了,先报警啦!"

"嗯…。"

正当敬禹开始思考要请求警方协助时,突然感觉到有个人在后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没想到站在他身后的,竟是他跟茜宜遍寻不着的小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