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不拔出来会怎么样 小东西那么多水还说不要吗

中午时间,阿良跟一群同事坐在一起,看新闻。

今天中午,他们派出所吃得是铁皮屋,平常阿良很喜欢吃他们的炸鸡腿,觉得酥脆香嫩,炸得是好中之好,但今天,他那一整份便当几乎没有碰几口就都全部丢掉。他实在吃不下,一部分是因为昨天晚上喝多,身体并不特别舒服,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的肠胃因为担心的关系,整个搅在一起,几乎没有任何食欲可言。

他平常也懒得跟大家坐在一起看电视新闻。

他自己就是警察,一天就可以看到好几桩窃案车祸,谋杀也看不少,对那些社会新闻没多少感觉,至于大家都热衷的政治,他更没感觉,他看过无数次议员、立委前来施压,让他们撤案或是搞死谁,清楚政治那件事情根本就是同样一群有钱有权的人在那边玩,跟他们这些普通受薪阶级没有屁关系,所以他没兴趣。

他今天会看新闻,只是想要看,有没有甚么跟春旸旅社有关系的新闻。

虽然他也知道不太可能会,至少,他应该会从内部管道知道消息,但他就是觉得注意一下也没啥不好,老实讲,他不知道自己能干嘛,所以坐在那边看电视发呆。

他平常也懒得跟大家坐在一起看电视新闻。

"先生,你先冷静一下好吗?"

"那你也听我讲话好吗!"

报案台那边传来骚动,正在看电视的人不少都转头去看。报案台的小虫正跟一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巴嘎囧起争执,多数人窃笑出声,当作看好戏。但,阿良却没有,他嘴巴吓到直接张开。那就是配蹲、李敬文,就是小苹果的男朋友、就是鱼丸现在正在找的欠债没还的人。

就是一直在找小苹果的人。

"我有在听啊!但你一件事一件事慢慢说吧。"

"我女朋友失踪──"

阿良听到失踪这两个关键字,秒懂配蹲怎么会出现在这,配蹲现在是要来向警察报案,报失踪,让警察帮忙找小苹果。他立刻掏出手机,开了赖,拍照一张传给鱼丸,随后送出讯息。

"是吗!"<<<:你要找的配蹲在我们派出所这!

阿良传完之后,没看到已读,瞬间决定改打电话给鱼丸,屁股也离开椅子,往旁边无人角落去。电话响起,一声、两声、三声……虽然在平常那不算多久,但在此时此刻,阿良的心脏几乎要爆炸,他皮鞋里面的脚趾头用力卷起,抓握手机的指头用力到发白,他担心鱼丸会错过这通电话。

第五声时,电话被接通。

"阿良,找──"

"──你要找人的人在这!配蹲!在我派出所!"

"是吗!"

"快来把他带走!"

"好,谢谢。"

阿良挂断电话,却还站在原地看小虫跟配蹲一来一往,幸好,小虫根本没有把配蹲当一回事。配蹲那长相看起来就是有各种问题,加上他所说的故事抽掉最核心的仙人跳部分,没有提到那个杀死女人就跑的男人,听起来就是标准的乱七八糟、颠三倒四,也难怪小虫只想要随便打发掉他。

"干你娘你们这些没屁用的废物!操!"

因为小虫不断敷衍的关系,配蹲理智线断裂,直接破口大骂,小虫第一时间完全没有反应,直到配蹲转身向外走,小虫才慢好几拍的拍桌站起来骂人。对着配蹲的背影喊。

"你这家伙!你她妈是想造反是吧?"小虫喊:"小心我抓你你知道吗?"

配蹲没理他,出了派出所。阿良移动脚步,决定要追出去看看配蹲接下来去哪,没想到小虫刚刚拍桌一时激动,把筷子弄掉,起身离座,朝内走要去备勤休息室找双新的,跟阿良碰上了,竟还开口向他搭话。

"欸,学长,不好意思问个问题好吗?"

"问问题?"

"对啊,刚刚那个家伙,他说那个春旸旅社,不就是你昨天去收钱的那间吗?"小虫好奇问。

阿良不知道小虫这时候到底是在问这问三小意思的,他双眼只是瞪着小虫身后,配蹲已经转弯,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了。阿良急,既是因为配蹲要跑远、也是因为小虫提起了春旸旅社。

"喔对啊!"

阿良想不出来昨天的事情要怎么回,只好诚实说,同时又踏起路,希望小虫能够就此闪开,但小虫没有,反而继续提问。

"是喔,那也是很怪耶?竟然就刚好──"

"──对,很怪。抱歉,我要忙。"

阿良顾不得那么多,丢下一句就挤过满脸错愕的小虫,跑出派出所大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