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欲欢公爽婷婷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

田昀富坐在椅子中,享受真正的脚底按摩。

给他脚底按摩的,倒不是刚刚那个让他爽到瘫在床上不能动五分钟的熙娣,而是一名年纪看起来已经四十有的熟女,熟女长得不算好看,身材也不怎么样,如果要讲卖肉,大概是价格最差的几个,但,讲按摩功夫,老板娘拍她那已经有些松垂的胸脯用力保证,该名熟女是店内最厉害的一名按摩人员,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前到后,她都能够轻松掌握。

田昀富不得不同意老板娘的保证,熟女的力度恰到好处,没有太大也没有太小,既让他感觉到脚痛,但每当他张口想要叫出来的时候,却又觉得不到需要叫出来的程度,甚至,是痛得舒服,于是哀号到一半便会转为满意的哼声。不过,随着按摩的时间愈来愈久,射精的快感开始消退,罪恶感逐渐萌生,加上学长阿良迟迟不回来,让他觉得多少有点担心,两种情绪弄在一起,他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他开始后悔自己把熙娣干成那样。

他应该要拒绝的、应该要说No的,这种本来就是来卖的女生,谁知道有没有性病?虽然看起来没有,老板娘也保证他们每两周都会检查一次,但他还是有些不安,而且,如果被女朋友发现的话──虽然他认为应该是不可能会被发现,他不可能会去说,这些在店内远渡重洋来非法卖淫的女人更不可能说,阿良大概也不会说,应该是谁都不会知道──但如果被知道的话,他们经营两年的感情大概会付之一炬吧。

但他女朋友真得很久、很久没有让他这么爽过了。不如说,他从没有这么爽过。

"学长,都快要两点半了,我们差不多要回去了吧?"他觉得女朋友也要负起一些责任,他毕竟是男性,就是会有这些需求,人家如此卖力地摇来晃去、努力地叫,他怎么可能会觉得不爽?那女人这么主动贴上来,他真得是没有办法把持住自己啊!他觉得女朋友至少要负上一半的责,这阵子,她几乎都只是公事公办,一点热情都没有。

然后阿良到底是要不要回来?

田昀富实在是等不下去,直接拿起手机打电话过去,手机响上四声才被接通。

"喂,小田,怎么了?"

"学长,都快要两点半了,我们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喔,是,不过,这个,关于这件事情,嗯……我没办法回去,你先自己一个人回去。"

"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呃,等等,学长,这不合规定啊!"

"我这边正在处理事情,所以……"

"那学长你需要我过去吗?"

"你?不必不必!完全不必,你就直接回去就好,不是真正的案件,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喔,"田昀富有些困惑:"那我要跟所长怎么讲?"

"跟他讲说,呃,啊,跟他说我请病假。"

"请病假?"

"对,我请病假先回家。"

"呃……"

"你就这样跟他说就对了,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

"嗯,好,知道了。"

"先这样,掰。"

阿良说完就挂电话,田昀富觉得自己真得是丈二金刚打哥吉拉,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算了,反正要被惩处的人不会是他,是跑掉的阿良。

"可以了。"

田昀富跟那正卖力在按摩的熟女说,熟女立刻停手,还卑微地出手帮他用热毛巾把脚擦干净、替他穿上鞋袜、穿好鞋子,一整套服务真得让他感觉有帝王般的享受。要是他女朋友对他有这么好,那可有多好?可惜,他女朋友平常在家跟本就只会享受,打扫也不做、做饭也不做、垃圾也不丢,甚么事情都是要他处理,只会懒散躺在那边滑手机。

所以她没资格怪他吧,如果真得纸包不住火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