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玩乡下丰满少妇|与子乱小说录目伦合集

两人回到套房,继续研究起了仙人跳这件事情,不过,为了要省点电费,他们不但保持无冷气政策,就连头上的灯也只开了一盏,房间显得有些昏暗。

虽然小苹果觉得花花提议的"仙人跳"很不错,嘴上也要配蹲多多相信她的朋友,不过她自己知道,花花确实不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她永远记得花花吹嘘了十几次超强白金AD到最后却拿到不如辅助的输出、动不动就说自己很会投资赚了很多钱结果吃顿饭却还要跟人家借钱。

花花不是坏人,但要相信她,小苹果还没有这么天真。于是,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网路上搜寻各种跟仙人跳有关的新闻、知识+、论坛讨论,想要要看看要怎么样才能够让仙人跳对象乖乖吐钱,怎么样才算是个好的仙人跳。

"基本上就是三种,要不就是妨碍家庭,要不然就是威胁会把照片传给家人看──"配蹲看了半小时的资料后,开口进行总结。

"──然后就是愈想愈不对劲。"

"好好好,热死我好了。"趴在床上、两只脚不时上上下下敲击床垫活像是在演一条吴郭鱼似的小苹果接话,时间点掐得刚刚好,早就知道配蹲要说甚么了。

"哈哈哈,干,对,就是这三种。"

配蹲不禁笑了出来。他们两个从以前瞧不起那些搞"愈想愈不对劲"、"咪吐"的女人,甚么电视主播啦、体育记者啦、哲学女大生啦,在他们看来,甚么事后反悔之类的都是假的,根本就只是一群不要脸的破麻臭婊,打定主意要玩仙人跳,结果还要打着甚么正义口号,在网路上找一堆肥宅骑士帮忙吶喊助阵,看了就觉得恶心到不行。

"如果对方有家人,我们就想办法威胁他家人,如果他没有的话,那就是得要“愈想愈不对劲”了。不管是哪个,我们都得要想好要怎么弄。"

"还不都是一样的,就是我被干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你就冲进来解救我啊。"

"夭寿喔,才没有这么简单好吗?还是得要有些电子证据像是你传简讯跟我求救之类的,要不然我忽然就出现在那边不是超奇怪?真得上法庭的话──"

"──真得拖到上法庭的话余哥那边的时间也就到了吧!需要考虑吗?"

"啊就要做得真有说服力让对方不想要上法庭啊!而且如果对方真得死都要打官司,搞不好我们还可以拿到更多,余哥比较会愿意等吧。"

"应该是啊!"小苹果把手机萤幕打开:"OKGoogle。""好吧,也是有道理。"

小苹果表示同意,双脚继续上上下下,不过,她会这样摆动倒不只是因为过动的关系,她是因为嫌床单很热,想要散热才这样搞的。配蹲继续说下去。

"还有,你刚刚说要被干得要死要活,是怎样,你真得要被督进去喔!"

"怎样,很介意喔?"

"没有必要给别人干干嘛给干?"

"但没有督进去不行吧?不就没有证据?不是都说会有甚么性交的痕迹?还有,能不能把灯开亮点啊?我觉得眼睛都快要瞎了。"

"你的头不要挡到光的话就可以,你稍微侧一下身不行吗?"

"不是,这电费也是下个月才要缴,这个灯泡开一整晚搞不好才两三块钱,需要这么省吗?"

配蹲没再回话,离开椅子走到房间门口,快速地开关了电灯三下,这一次,所有的灯同时亮起,房间亮多了,眼睛感觉确实舒服多。

"冷气也顺便开开好不好?"

"现在都快十月了。"

"我们在高雄耶。"

"先省一点吧。"

"好好好,热死我好了。"

配蹲没有回嘴,反之,他接续着刚刚被中断的话题往下。

"但如果只是愈想愈不对劲的话,可以在你反抗的时候冲进去拍照啊,那样就不就好啦?"

"如果我一说不要对方就真得不干我了怎么办?这样不就甚么都告不成?"

"所以我们就想办法抓准时机,要抓得很刚好才行。"配蹲说。

"怎么抓准?计时?"

"不可能,你又不可能预测对方甚么时候要干你,如果对方进去前三十分钟都只想要玩揉胸部怎么办?"

"确实,这么柔软又好摸,这样不是不可能。"

小苹果边说边翻过身,笑着戳戳自己的胸部挑逗说话。不过,配蹲却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是皱着眉头思考仙人跳的操作问题。小苹果只好叹气,假装自己甚么都没有说。

"总之还是要用手机保持联络吧?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配蹲伸手去摸了摸下巴,思考一阵后才说话:"我们可能得要有第二支手机。"

"为甚么?"

"做到一半拿手机起来打给我还不显眼吗?"配蹲稍微有点不耐烦地说。

"我只要把手机藏好不就好了?而且这跟第二支手机有甚么鬼关系?"

"藏是一定要,但如果对方上床前就要你把手机放到一边桌上或是关机怎么办?"

"喔,有道理耶。你怎么知道的?"

"网路漫画。"配蹲说:"我找一下有没有可以用的。"

配蹲边说,边拉开一边的抽屉,开始翻找。之前续约的时候,原本的手机还没有坏,应该是可以用的,几秒后,他就从一堆没有用的充电线、充电器、电池、耳机中翻到了旧手机。抽屉里面也有不少的预付卡,有些是免费试用品,另外有些则是买来的,他随便抽了一张塞进手机中,长按了电源钮,手机正常地开机,不过,那毕竟是用了两年的手机,速度稍微有些慢,转了好几圈才终于开好。

"用这个吧!应该是可以打至少三十分钟电话,简讯也可以传三十则。"

"喔,好啊。"

小苹果接过手机,左右快速滑了滑手机,光是切换桌面速度都有些迟缓,感觉不是很好用。

"接下来就是手机要藏在哪里了。"配蹲说:"我想最好的选择是枕头。"

"枕头下面?还是里面?"

"当然是里面,放在下面的话,只要有人拿起枕头的话不就会被注意到了?"

小苹果点头,把手机塞进去枕头套里面,掂了掂,随后将整个枕头丢过去给配蹲。

"这样感觉还不明显吗?"

"靠腰是有点,"配蹲感受到枕头重量的不自然:"那你就把它压在身体下面。"

"或是我可以放在床垫下面啊?手机。"

配蹲把枕头翻过来,将手机摸出,丢了过去。小苹果将其塞到了床垫底下,进行示意。

"在这里的话,不管是我趴着还是躺着都还是可以捞得到吧?"

"靠腰,我们实际测试一下好了。"

配蹲说,也爬上了床,不过他却跨过了小苹果的身体,挤到了贴墙的内侧,假装要从后面侧身干她。

"我如果这样子平躺的话是看不到了,但你摸得到吗?"

"不行,太里面了,我的手肘被卡到。"小苹果说,跟着就要往外侧一点移动:"要出去点。"

他们两人就这样往外侧挪了些,这样,小苹果确实可以把手伸出床垫,向下弯将手指头猜进床垫缝内,要拿手机或是放手机都不成问题。

"这样你会看到吗?"

"如果我像这样子的话……"配蹲把脖子往前伸,嘴巴凑到了小苹果的耳朵旁边,这也是一般侧面从后干人会有的姿势,因为,唯有如此,男性才能够看到女人的奶子与表情:"你的手在下面就很明显了。"

"所以不能藏在床垫下面?"

"我觉得不行。"

"那如果我躺着或趴着呢?"

"但那样应该还是很难弄吧你的手。"

小苹果改换了躺姿,如果垂直于床侧,手肘还是很难拗下、不好出力,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去拿手机;如果平行于床侧,则是让正面干她的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手正用力地在抓床垫、手掌猛往里面蹭。

"这样太明显了吧。"

"不过爽的时候本来就会抓东西吧!"小苹果说。

"虽然没错,但还是会注意到吧?而且如果要用躺的方式去抓,得要躺在很靠边边的地方,如果他要你往内不就尴尬了?"

"趴着的话比较方便啦。"小苹果翻过了身,重新趴着,摆出了个斜侧身体的角度:"这样你觉得呢?"

"嗯……是可以,不过就,看起来还是有些怪怪的啊,要是我没有专心在看你的屁股的话,还是看得出来你的手在床外面弄。"

"是喔,也太麻烦了吧?"

"我还是觉得放在枕头里面,然后你就要求把他放在你的身体下面?"

"但这样我还是得要把手伸进去,而且他就不会拿枕头吗?"

"啊你就一开始就死抓着那个枕头好了,而且这比你甚么很爽伸手去抓甚么床垫缝隙合理多了。"

"……好吧。但这样还是满难用的耶,放在里面的话,我又看不到萤幕,怎么弄?我先把萤幕锁关掉好了。"

小苹果边说边操作。

"……我还真没有想过。语音操控怎么样?"

"欸,好像是可以,我设定看看好了。"

小苹果拿起手机,开始操作,设定语音操作的功能,配蹲则是坐在一边看她用。

"OKGoogle。"小苹果对着黑屏的手机说,手机没有任何反应。

"HeyGoogle。"

"OKGoogle!"小苹果换了个方式喊,手机还是没有反应。

"你确定是这样用吗?"

"应该是啊!"小苹果把手机萤幕打开:"OKGoogle。"

Google小姐还是没有出声。

"鸡巴耶这到底是怎样啦?"

小苹果抱怨,重新设定起来。配蹲看着她用,思考了一下,才又开口说话。

"啊我好像从来没看你抓过甚么东西啊?"

"蛤?"

"你说很爽的时候就会乱抓东西,但我从来没有看你抓过甚么东西啊。"

"……你是靠腰喔,你没注意到吧。"

小苹果一派轻松地说。

"是吗?"

"下次你注意点看就知道了啊!不过,这个还真不是普通的麻烦耶。我又看不到萤幕,是要怎么操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