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翁熄王雪 翁熄粗大厨房

春旸旅社看起来有够破烂,配蹲感觉里面可能藏有不少蚂蚁、苍蝇、蟑螂、蚊子之类的恶心生物,甚至可能连老鼠都有也说不定。但也正是因为这间旅社如此肮脏、恶心,看起来还真得满符合他们仙人跳的要求。

他们又一次地假装是散步的路人,从春旸旅社的门前走过,试着要看进去里面的模样,但毛玻璃就是毛玻璃,本来就不太能够看得进去,门看起来又是几年没有擦过,脏上加脏,没有火眼金睛是真得没办法看进去的。

"看起很适合吧!"小苹果说,语气中满是洋洋得意。

"看起来是啦,就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样。"

"就很破烂啊!花花说好像只有四、五间房。"

小苹果不耐烦地说。"只有四五间?那是四间还是五间?"

"几间房重要吗?"

"如果到时候客满怎么办?不就超尴尬的?"

"那就订房吧!"

"订房的话老板不就是预谋?到时候如果真得闹上法庭的话──"

"──好好好好,乐观男孩是你。那就进去看看吗?"

小苹果不耐烦地说。

"这样他们会有戒备。"

"我们有空再来看看到底是长甚么样。看能不能等到有人进去这样。""干老板甚么事他戒备个屁?"

"啊在他的旅社里面搞仙人跳,他会开心吗?"

"他才不会管那么多好不好?只要有付钱他都没差啦!"

"你又知道了?"

"花花说的。"

配蹲一脸怀疑地看她,小苹果翻翻白眼说。

"好好好,就算不相信花花吧,这地方不是十二点就开?只要我们十二点开的时候就来,早早就进去,就没有客满的问题了吧?"

"但一般人会十二点就来旅社干炮吗?"

"不担心啦,我是女生耶,我说要的话男生怎么可能不来啊?你们男生最好是忍得住吼?"

"虽然话是这样说──"

"──我要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

配蹲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对话。打来的是郭屌,那个答应要借他一万块钱并转帐给他的人。他不禁有些期待,他原本以为对方会假装忘记的。

"喂?郭屌,怎么了吗?"

"欸,是这样子的啦,我不是说要转帐一万给你嘛……但是我妈是跟我说不方便,所以……"

看起来,结果还是差不多的。

"嗯,好,没关系。"

"真得抱歉啦!"

"没事。"

"不过你还在高雄吗?如果是的话,我请你吃顿饭──"

"──不必了,我刚好在忙,有空再跟你联络吧。"

"真的吗?欸,抱歉耶!"

"谢谢,掰。"配蹲挂了电话,转头便再向小苹果问:"再一圈怎么样?"

"你要走几次啊?要不然就进去,要不然我们就直接闪人好不好?"

小苹果露出一脸麻烦,他们已经重复在这一街区走了十几次了,她会觉得腻实在是很正常的反应。配蹲没有回,只是转身,踏上再经过一次的路。小苹果只好乖乖照做,跟着配蹲又一次往回走。旅社大门还是关的,他们仍然看不出个屁,配蹲虽然嘴巴上没有说甚么,心里面却默默承认,只是这样一直逛大概没甚么屁用,不如回家休息。

"好吧,今天先这样吧!"

"喔终于喔。"小苹果酸溜溜地说。

"我们有空再来看看到底是长甚么样。看能不能等到有人进去这样。"

"直接付钱进去不就好了?"

"没那么多闲钱啦。"

"好吧。"

他们俩走到了河边,小苹果手摆一摆,示意要右转,配蹲便跟着走。走了没多远,就到了在黄金三角窗位置的便利商店,不过说是黄金,其实也就是野狗放黄金比较多的区域就是。这间便利商店的位置离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大概就少少的一两百公尺,客人流量的相差,却是天壤之别。

不过河边路本来就只是单线单行道,没有多少车流,到底为甚么会开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也是两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间店的最大好处,就是前面骑楼没有多少人停车,随时都可以把机车塞在这边,他们的车也在那,左右两侧五十公分的距离甚至没有停上其他车辆,要移车出来简直方便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