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奶头作文 谢俞贺朝肉车试卷

丹丹看着黑猪跑进厕所,还不确定黑猪到底是不是会痛拉一场,怕自己上了那个秃头医生的当,把四百块拿去买垃圾,但当她听到那劈哩啪啦恶心到她立刻就想要跟着吐的声音时,她掩住嘴巴满意地笑了,她有一股冲动,立刻就要冲到厕所门口大声嘲笑黑猪,不过,一来是考量到那拉肚子的声音太恶心,她怕自己忍不住吐,二来是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落井下石倒不急。

不如说,她刚刚注意到一个可以加倍落井下石的事情。

她走到柜台后方,又再张望了右边走廊一眼,随即伸手去钩办公室门的门把,门把是锁上的,可是轻轻一拉,门就开了。门上面的那个半月型滑滑的东西没有真得滑进那个孔里面。

"宾狗!"

她不禁兴奋地喊出声来,刚刚黑猪虽然用力门,但力气却用得不够,门虽然发出了些声音门并没有真得关好。她快步走到了春旸旅社大门口,把在一边地上的"休息中"牌子挂上了大门,再把玻璃门上方的门锁起来,确保不会有任何人能进来。反正那房间内的男女一时半刻也不会出来,她不担心。

她刚刚在房中忙一阵,已经整理好了行李,原本她只是打算要把房间里面的镜子砸碎,或者再撒泡尿在床垫上,出口恶气就算了,现在,她打算不只如此,她要让这个对她予取予求、成天霸凌她的恶心肥猪付出代价。

好,就饶了他的电脑一命吧。她从来没有进过黑猪的办公室,黑猪也从来不让她进去,她偶尔看到里面的时候,也只看到了电脑跟一堆资料,但她猜里面肯定是放着大笔大笔的现金或是甚么的,所以黑猪才这么提防她。如果可以的话,她要把那笔钱带走。在她看来,那可不是甚么偷窃,她只是拿她应该要拿到的薪水,说白了,她一天工作个十几小时,只能睡上六小时,根本就是加班加到爆了。

办公室里面一片乱,地上满是文件、资料,她刚刚就有听到东西砸落地板的声音,原来是这些摆在桌上的东西砸了下来,她几乎可以想像黑猪慌慌张张冲出去把东西撞得到处都是的模样,她不禁笑了起来,笑得得意非常,她暗暗决定,等等落跑的路上,也许绕去跟那个秃头医生道个谢──算了,那家伙也没有甚么好感谢,又不是甚么好人,不过是赚她一笔黑心药费,感谢个屁?

但她还是继续笑着。

她踩过那些物品,研究了桌子,黑猪的手机、钱包、钥匙都没有在这,很明显应该是带到厕所去了。她开始测试那些铁柜,想看看哪个可以打开,结果,她先测试的两个柜子都打不开,她站直身子,双手同时拉抽屉,右边的卡住了,左边的抽屉却轻松滑了开来。在不少的文具之上,就放有一个明显有些份量的信封袋,她一把抓起,揭开了封口看。

"喔耶宾狗宾狗贵宾狗!"

丹丹开心地轻声喊出,虽然她来不及数有多少张,可她很确定试超过五张、七张的量。搞不好有十张十二张。她将信封袋折了折,塞进口袋中,跟着,她在房间中开始乱翻,检查柜子下方、桌面下方,她也检查了桌面,想要看看是不是有可能能找到备用钥匙,不过,没有。她倒是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桌上竟然有两个滑鼠,她是不知道为甚么黑猪会需要两个滑鼠,不过,算了,他爽就好。

丹丹看着还在运作的电脑主机,思考了下,她想过要砸了这里面所有可以砸的东西,不过,真要砸了,一台电脑要多少?一万多、两万多?加上那些键盘萤幕的,可能有三万?可能比她偷走的钱还要多了,搞不好会把黑猪惹得气炸,之后跑去找黑道或是有牌的黑道来追杀她也说不定。能开这种明目张胆的炮房,他还是有点人脉的吧,至少警察那边有。反正黑猪以为办公室的门有锁上,这样就偷走了,黑猪搞不好也不知道是她偷的哩。

好,就饶了他的电脑一命吧。

丹丹走出办公室,反手带上门,喀啦一声,这次门就真得锁上了。丹丹还在大厅,就听到了四号房传来的电视声,是A片的声音,女人虚情假意地叫着,看起来那对男女的性致还算不错的样子。她安静地走往自己的房间,里边,行李箱已经立好,床上更放着她已经塞得半满的运动背包。丹丹觉得自己的裤子口袋有点浅,怕好不容易到手的意外横财会走一走就不小心掉到地上,便拉开背包拉炼,把信封袋塞到一个暗夹层中。

她一甩,把背包背上,拖着行李箱出门,既没有一点留恋,更没有半点罪恶感。

"呀──"

当丹丹走到走廊转角时,却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微弱尖叫声,她停了一下,侧耳倾听,跟着便听到碰碰碰闷沉的声音,老实讲,她听过很多不同打炮会发出的声音,这个算是满怪的,她想像不出来他们到底是怎么修干的,搞不好是不断把女生往墙壁上撞吗?还是怎样的?

总之,嗯,这两人性致真好。

她把大门上边的锁解开,推开春旸旅社的大门,走了出去。

啊,不过,她刚刚为了省钱,没有喝到饮料,现在实在是觉得有些口渴,她想要享受一下,嗯……不过也不知道手摇饮料得要等多久,要是在那边拖拖拉拉太久,让黑猪追出来也不是太好。丹丹考虑了一下,决定去便利商店买就好,反正她也没那么喜欢喝有料的饮料,咀嚼起来有够累的,至于有宝特瓶的饮料,带上车也比较方便一些不需要担心打翻之类的问题。

她右转,小心地闪过一个提着空菜篮的阿婆,走到河边,再右转,抵达了处在黄金三角窗的那间便利商店。

还在外边,她便注意到店内玻璃窗座位上坐着一名年轻男子,浪子头、染棕发、银耳环、下臂有刺青,一看就知道是自以为很帅的8+9,手指头猛点画面,看起来是在玩《Pokemongo》跟人对决的样子。她实在不知道在那边猛点萤幕有三小好玩的,还不如玩个甚么《怪物弹珠》都比较没那么蠢。

话说这家伙也真闲,可以大白天在这边坐着玩手机游戏,肯定是个游手好闲没工作的废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