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我想你进来我下面

 下午茶套餐的两场比赛结束了,虽然我跟程乐乐各以一胜一负的成绩,为延长赛揭开序幕,但是,我已失去了全部的信心、失去了所有的战意了。

 

一散场,我不等关士彦与亚当走上来,就一个人直冲回员工休息室,然后趴在沙发上大哭。

 

我哭,哭我自己为何要这么愚蠢。如果我不使用美人蕉,安份地依照柯宇轩的配方,老老实实的做好橙香熔岩巧克力,说不定根本不会输!

 

虽然柯宇轩拟了食谱后自己没吃过,但我跟关士彦他们都是吃过的,绝顶的巧克力丰韵,再加上当季脐橙清甜酸溜的滋味,以及那热酱汁淋上巧克力薄片的惊奇发想,一切组合,彷佛一首最让人和谐舒畅的协奏曲,心神浸入其中,不肯抽离。

 

试吃的时候,我们所有人不但完食,而且是意犹未尽,从内心满足起来。

 

那,真的是一种极度高雅温暖的美味,醇浓芳香、润口不腻,让人即使吃到最后,仍忍不住用汤匙一匙匙刮尽盘底。

 

还记得那时我吃完的时候,真恨不得让爸爸也吃看看,顺便问他从前在海王饭店时,也吃过等级这么高强的热甜点吗?

 

柯宇轩是真的很厉害,我再没遇过比他更有才华的甜点师了!

 

我知道程乐乐的火焰可丽饼,也是难得一见的绝妙甜品,可若是依照柯宇轩的想法端出橙香熔岩巧克力,未尝没有与它一拚的可能。

 

然而,我为什么要改动它?

 

我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去质疑柯宇轩的想法?硬是做了个美人蕉酱汁来弄巧成拙,把他布好的局都弄乱掉了,我真的对不起他……

 

我愈想愈是自责,愈自责就哭得愈伤心,又担心弄湿了这套进口的牛皮沙发对公司可就不好意思了,看着上面都是泪痕,于是起身要拿卫生纸来擦。

 

这一抬头,我吓了一跳,想不到关士彦居然就坐在我近旁的单人沙发椅上,跟我对上了眼。他笑了笑,说道:“怎么,我吓到你啦?”

 

我这才想到,我对不起不只是柯宇轩,还有他!

 

关士彦一直都被他那个坏人大哥欺负,今天的比赛若是赢了,不但能保住柯宇轩的主厨位子,同时也可以让关士彦从此完全管理梦幻甜点坊,不必再听乔培英啰哩叭嗦的,好好出一口恶气。

 

但是,都被我自作主张地弄砸了。

 

“关士彦,我……对不起……”我本来是打算拿卫生纸拭泪的,这下子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他连忙抽起好几张卫生纸递给我,然后说:“你手机没开吗?”

 

“怎么了?”

 

“宇轩跟我说,他打给你好几通电话,你都没接。”

 

“其实我有看到他的来电显示,只是我不敢接。”我擦干了眼泪,擤了擤鼻子。

 

“为什么不敢接?”

 

我把脸上的涕泪清理完,忍不住叹了口长气,说:“我今天把他的甜点做成这样,哪还有脸跟他说话。而且,也害到你了……对不起。”

 

“你怎么那么喜欢说对不起啊?你表现得超棒,我应该要谢谢你。”

 

“不,我一点都不棒。比赛前,我要变动食谱使用美人蕉,你明明提醒过我的,可是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天大自信,没吃过的搭配居然也敢做来临时上阵,简直自取其辱。”

 

“就算这样,你也不必这么自责。不是还有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我们还有后天的延长赛啊!”

 

“可是我……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花蛋糕,我对花料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我怯战了,害怕再对上程乐乐,害怕再输了比赛,耽误他们。

 

“唉,你这么说,我跟宇轩都好失望。对吧,宇轩?”关士彦话说到一半,忽然拿起手机,隔空讲起话来了。

 

怎么,难道那手机……

 

“对啊,我没想到这笨蛋胆子这么小,不过输了一场,就哭哭啼啼,跟个小孩子一样。”

 

天啊,是柯宇轩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的!

 

“你自己跟她说吧。”

 

关士彦把手机一转,将视讯萤幕面向我,我马上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柯宇轩。

 

我慎重地拿过手机,说:“柯宇轩,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

 

“你不怪我吗?”

 

“为什么要怪你?只因为你用了美人蕉吗?太傻了,比赛的过程我都已透过脸书直播看了,老实说,我一看到程乐乐那边的材料,就知道我们大概是没有赢面了。就算你按着我本来的配方做蛋糕,多半也是要输的。”

 

柯宇轩虽这么说,但我不信。

 

“我知道你这么说,只是想要安慰我。我承认程乐乐她是很厉害,但是你……你明明比她更厉害,而且厉害很多。我从来就不相信你会输,因为没有人比你更热爱甜点,更有做甜点的天份,如果你没有遇上这个倒楣透顶的车祸,还有我这个扯后腿的助手,你是绝对绝对不会输给她的。”

 

柯宇轩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直言,把他说得这样好,表情有几分惊讶。但其实我说的是心里话,也是实话。

 

我的经验与厨艺或许不是很好,但也没有差劲到连厨师的高下都看不出来的地步。

 

柯宇轩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有否认我刚刚说的。

 

“其实,你用美人蕉也没有不对,只是情急之下,没考虑到蛋糕里头的橙酱。只要把橙酱拿掉,置换成香蕉泥,也一样是很好吃的蕉香熔岩巧克力蛋糕。这样,不就又是第二种口味了吗?等风波过去,我如果能重回艾玫,一定会把这款蕉香熔岩巧克力蛋糕,也列入菜单贩卖。”

 

我听了这话,心情更加低落,心里想:因为我的缘故,你还能重回艾玫吗?

 

“只不过,你既然要改动热酱汁,怎么不问我一声呢?也就只是一通电话的时间。”

 

唉,他果然问起这件事了,我确实也该给他一个交待。

 

“你说的对,我其实应该要先问过你意见的。可是我……”我低下头来,真的是感到惭愧,“我太小器了,当时咸点心完胜的虚荣心把我冲昏了头,我没想到居然会以那么漂亮的局面赢了程乐乐,野心就大了,马上想到评审台上还有何金铃。

 

“其实我一直都好在意她,我们今年上半年还是同学,现在她的位置却那么高,还当了评审来评价我的作品,我多多少少是有点不服气的。

 

“所以就急着想给她一个好看,她曾在学校比赛时,用漂亮的手法使用美人蕉,我就想,那今天我也要用美人蕉,做出比她的蕉香咖啡塔还要好吃的甜点……其实,说到底,这就是我的心魔,这款乱七八糟的熔岩巧克力,就是我潜意识里极欲与何金铃一较高下而做出来的东西。

 

“我自己心态不健康,还连累了你。总之,都是我太任性了……”

 

柯宇轩听完我的忏悔,半晌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终于出声:

 

“纱纱离开了,是吗?”

 

我没想到他会忽然说到纱纱,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前几天就走了。”

 

“这也是纱纱的心魔,她的心魔就是你。她如果肯留下来,就算这次上场比赛的人不是她,她还是能学到很多东西,可惜她走了,以后会怎么样,就看她自己的际遇了。安安,我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一个甜点师如果想要突破屏颈、再上层楼,心灵反而要放空,除了专注着把蛋糕做好,所有争强炫技的意念、外界关注的眼光,甚至是名声利益的执着,都得放下!

 

“烘焙,本来就是一件很纯粹的事。只要想着怎么样做出自己很喜欢,然后让别人也很喜欢的成品,那才是最重要的事。你能明白吗?”

 

我在心里琢磨他的话,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柯宇轩的境界。

 

“这次延长赛的内容,就由你自己来决定吧。安安,如果你真的赢了比赛,我替你高兴;就算你输了,你也并不欠我跟士彦什么。你只要尽全力去做,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视讯里的柯宇轩对我微微一笑,彷佛冬日暖阳的和煦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