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公睡做舒服爽 翁熄粗大厨房

火车站区虽然老旧,却也因为是城市中开发历史颇早的区块,是交通枢纽,火车站、捷运站、公车总站、南部第一高中都在附近,人流不少,连带着补教业、美食业也在此兴旺发展,知名的正忠便当在此插旗设点,Mos汉堡、麦当劳、肯德基、吉野家等连锁企业,也一个没少,而同爱街、南台路,则有各家面向学生的便宜美食,也是因为这样,穷上班族的大心跟光光来这边觅食。

他们已经买好午餐,选得是小佳人蛋包饭,现在,他们在一间连锁饮料店点饮料。蛋包饭的量不算少,可大心食量不小,想要买些有料的回去,让自己吃得更饱一些,选了个珍波椰;光光则是在柠檬红茶与蜂蜜绿茶间摇摆不定,排到她之后,还额外花上十五秒时间,才决定要喝橙柚青。

"是怎样,你刚刚不是说要柠檬红或是蜂蜜绿?"大心傻眼问拿着号码牌走到身边的光光。

"不知道,忽然就改变心意了。"

"女人还真得很善变耶!"

"欸~讲得好像你自己不是喔?上次还不是说一下要团购后来又不团购了。"

"上次我抓到他在偷看我的腋下。""哈哈,我开玩笑的啦。"

"不好笑窝。"

"真不知道要等多久就是,你不觉得现在的饮料店动作都很慢吗?"

大心说,看了一下周遭等候的客人,足足有八组,实在是多得不像话,脸上摆出烦躁表情的不少,其中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翘课不上学的少女,脸特别特别的臭,一双眼睛死瞪着店员,似乎是希望可以给店员一些压力,让他们加速动作,但店员们明显没有收到,动作仍然悠闲地慢慢弄着,甚至当电话响起的时候,一名店员还真得撇下手边动作,去接电话订单。

"还不是你选这间的?我就跟你说会等了。"

"我知道,但我就是说你不觉得他们很慢吗?以前快多了,一个打三个都不是问题耶!"

"我觉得啊。"光光点头:"但就商业策略吧。"

店员高喊,两人都低头检查手上的号码牌,她们其实都记得自己分别是三十五、三十六号,但还是希望可以早点回办公室吹冷气吃便当,所以才多确认一次。也是因为这动作,光光发觉刚刚那名少女不知道甚么时候已经站到她们附近,看着她们方向,表情若有所思。"甚么意思?"

"就慢慢做让很多人等,感觉就好像很受欢迎这样,然后就可以吸引更多人来买。"

"好像是有道理,话说你今天穿得很露耶!"

"天气很热啊!"

光光说,抬头看天空,明明都已经是秋天了,高雄却还是热得像是夏天一样,她好希望可以赶快入冬,她去年新年抢到一件很不错的军装风衣,多想穿出来让大家赞叹一下,要不然根本就是浪费钱。

"但你不怕被看喔?被那猪哥。"

虽然没有讲名字,但光光完全清楚大心说得是谁,他们的主管,一个看起来像是甲状腺亢进严重、眼睛爆凸的瘦皮猴。

"这一件还好吧?没有露出胸部啊。"

光光想起有次她在整理资料,猪哥主管就这样在他后猛瞪,看得却不是资料,而是她那天V领露出的部分胸部。从那之后就算天气很热她再也不穿低领,有些被洗得比较宽松的圆领也不敢。

"他又不是只会看胸部。"大心说。

"甚么?"

"上次我抓到他在偷看我的腋下。"

"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啊!厚,我真得快要吓死了馁!"

"你怎么不早说啊!我今天就穿无袖啊。"光光尴尬地说,检视着自己的衣装,以及刮得没有很干净的腋毛。

"我忘记说了嘛抱歉抱歉,但他真得是一百种恶心人的方法耶!根本防不胜防。"

"对,他还有一次凑我很近,感觉就是在闻我!"

"我知道!他每次看报告都靠得很近,真得是很不舒服!"

"唉唷,我真得好想要辞职。"

光光说,不过,想也知道她只是说说,他们每隔三天五日就会说到辞职,从第一次提起辞职到现在,也至少是两三年有,但她们始终没有辞成功。她们还是需要那份薪水的,虽然两人都尝试去面试过别的工作,但要不就是被拒绝,要不就是薪水得要从头算,好不容易熬出来的资历薪水都会蒸发,想到钱腰杆就又软了。

"能够走的时候我一定立刻摔东西走人!"

"最好是摔到他脸上!"

"那才不够!我至少也要在他的饮料里面吐口水!"

"欸、不要不要!那样他搞不好会很开心耶。"

"喔,对吼,那家伙的话──"

"──29号。"

店员高喊,两人都低头检查手上的号码牌,她们其实都记得自己分别是三十五、三十六号,但还是希望可以早点回办公室吹冷气吃便当,所以才多确认一次。也是因为这动作,光光发觉刚刚那名少女不知道甚么时候已经站到她们附近,看着她们方向,表情若有所思。

光光觉得有点尴尬,于是微笑一下轻轻点头。

少女立刻转过头。

看起来那少女在偷听她们说话的样子。她也多看少女几眼,发觉她手上提着手卷,有两根,食量还真不小。

"29号有吗?"

店员以生无可恋的态度又喊一次。

"啊,是我!"

少女猛然抬头,举起手凑过去,去拿饮料。

"还要等好久喔……"大心嘟囔着抱怨:"都是被这些人给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