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深交抽出动图_嗯嗯哼哼再深点好爽

中场休息半小时。

 

士彦跟亚当立马跟我一起欢呼,我们都没想到不但能旗开得胜,而且还赢得这么漂亮。

 

“安安,你表现得太精彩了!宇轩如果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士彦笑容满面地拍着我的肩膀。

 

“哪里,这本来就是主厨的功劳,咸蛋糕有很多地方是他的构想,我也是给他吃过之后,才敢拿出来比赛的。可惜他没办法出院,看不到咸蛋糕怎么打败程乐乐的咸派,真是太可惜了。”

 

“他有看到啊。”亚当说。

 

“咦,他有来现场吗?”我兴奋紧张地左张右望,好想见他。

 

“不是啦,宇轩有看脸书直播啊。你看。”亚当把手机营幕面向我。

 

天啊,原来刚刚咸点心的比赛过程,全都都用脸书转播出去了。

 

视频旁边好多网友留言,像什么“咸派看起来超高级的”、“红队主厨完全是名模等级,我恋爱了”、“是明太子耶,咸派的材料太强大了,以后开卖我一定会去朝圣”、“完了,咸蛋糕危险了”、“咸蛋糕看起来也不错啊”、“两边ㄉ点心都让人口水直流”、“我比较想吃咸蛋糕”、“黄队的师傅很厉害,一对三还完胜”等等,诸如此类。一开始多是捧红队的多,到后来风向几乎都向我了。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直播是谁弄的?该不会是你大哥吧!”

 

“不是他还有谁,整场比赛都是他策划的,多半是想趁机拉抬程乐乐的声势,想不到反而拉抬到你了,真是弄巧成拙,哈哈。”

 

“既然有直播,那我下一场可得保持下去,再下一城。”

 

“嗯,你一定可以的。”士彦拍了拍我肩膀。

 

闲聊过后,我便跑去洗手间放松一下。

 

不过这皇后厅在饭店西侧,我可是第一次来,洗手间又离得远,事后回来倒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胡乱游走一阵,忽然听到近旁的房间传来人声,口气还很暴躁──

 

“你不是雷诺瓦出来的吗?不是很厉害吗?用尽那么多高档材料,居然输给那种台味咸蛋糕,像话吗?”

 

“乔总,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在巴黎修习的甜点学校是雷诺特,不是雷诺瓦。”

 

“Shit!我管你雷什么,雷什么是重点吗?重点是你要快点想办法给我赢得比赛吧!”

 

哇,居然是乔培英跟程乐乐耶,想不到他们会如此气急败坏,我可有点得意,忍不住走近细听。

 

“是我失算了,原以为只是个代打的二厨,没怎么放在心上,想不到她的手艺还挺不错的。”

 

“所以呢?本来还是柯宇轩要上场呢,现在换成了这个什么安安的,对你的威胁应该小很多了吧,你可别跟我说你连对上她都没把握!”

 

“呵呵呵,怎么会呢,你在开玩笑吗?”

 

“哼,你还笑出来?我就怕你再像方才那样,我的脸可就丢大了。我为了这场比赛,砸了大钱广邀媒体,刚刚那场还开了脸书直播,想说让网友见识你超凡的手艺,谁知道看到的居然是你三比零吃了大败仗。程乐乐,这不是闹着玩的,我就是要拔掉柯宇轩,回收梦幻甜点坊的控制权,这一回是因为我爸爸在医院,我才能搞这许多事,错过这次机会,等我爸从医院回来,我想再对甜点坊下手,可就难了。”

 

“乔总你放心,我不会再输了。你开给我很优沃的条件,把我从云鼎挖角过来,我是很感谢你的知遇之恩的。”

“哼,话说得那么好听,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必胜的把握。还是……我该去跟评审打声招呼?”

 

“请不要这样,我也是有尊严的。身为一位烘焙师傅,我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这次一定可以收服那三位评审。”

 

“若你做不到呢?”

 

“好,我退出烘焙圈,从此不再做点心。”

 

“真要赌这么大?”

 

“我是认真的。”

 

“既然这样……好吧,就依你的意思。”

 

“谢谢乔总成全,不过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麻烦请Amy到饭店后面的水果店帮我买百香果,而且一定要买黄金百香果。”

 

“百香果?你做的是火焰橙酒可丽饼,已经用了血橙,还要用百香果?”

 

我没听到程乐乐回话,想来她是点了点头。

 

“但你之前做给我吃的时候,可没有用百香果。”

 

“请相信我,用了百香果会更加美味。”

 

“你先前有用百香果做过火焰可丽饼吗?”

 

“没有。”

 

“所以你是要临时改变配方,岂不是太冒险了?”

 

“呵呵,我都赌上我的烘焙生涯来应战了,您还不相信我吗?我这款升级版的火焰可丽饼,绝对是我们进入延长赛的王牌。”

 

接着,我就听到乔培英讲手机的声音,是call给Amy的。

 

天啊,原来程乐乐的热甜点是火焰可丽饼,而且用的还是外国进口的血橙,看样子又是款不凡之作。如今她为了打败我,还要再加上什么黄金百香果,我虽然听都没听过,但一听就知道一定又是很威的食材。

 

完了,该怎么办才好?我的香橙熔岩巧克力蛋糕用的也是橙,然而她现在还要多用一种水果,这样我会不会被比下去,相形之下感觉水果的部分太薄弱了?不行,我也要做升级版的熔岩巧克力蛋糕,而且我脑中已经有预选的水果了──美人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