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头太粗太大了 娇妻被三个老头折腾

Jon坐在驾驶座上,动作俐落地将Sim卡塞入新手机中,开机。因为是第一次使用新手机的关系,系统便提示要进行绑帐号手续。Jon选择直接跳过,开了内建的GoogleChrome,以行动网路查起垃圾车清运路线,可不到两分钟后,他便发觉一个非常、非常尴尬的事实。

他出来的时间还太早了。

现在才下午三点十五分,而全市最早开始的垃圾清运时间,是下午四点。他一生中从未追过垃圾车,理所当然对清运时间没有一点概念。不过,他还是知道垃圾车放送的音乐一开始是《给爱丽丝》,后来则换成了《少女的祈祷》。他毕竟偶尔还是会在搭车或开车的时候碰到垃圾车。无论如何,他还要等上四十五分钟才可以清掉后车厢的烫手山芋。

他开始对清运点逐一筛拣,找一个路上没有监视器、附近也没有太多商家的位置最好。

盐埕区港都里的点,就在汉王洲际饭店对面,附近更有旧崛江商场、知名的平民美食鸭肉珍、香茗茶行,绝对不行;前金区长城里的河南二路──绝对不行,这地方离春旸旅社太接近,他死都不要去;旗津区实践里的浦口市场吗?现在开车过去或许能赶到,可都叫做市场了,恐怕人很多,他的黑头车在那边出现也可能显得过于奇怪,这时候他不禁后悔当初没有买台普通的Toyota就好;浦口市场还有另一个问题,要开车前往旗津仅有一条过港隧道,如果真得发生追逐事件、隧道被封锁的话,他可真正是插翅难飞……

想到这,他将视线抬起,快速环顾了车外一周,检查有无异样。没有,没有封路、没有躲在转角偷偷观察他的人,一切都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就像是个非常普通的上班日模样。

他不禁感觉有些古怪。

虽然他不断看手表、看时间,想着分秒必争,他却缺乏时间流动的实感,对于分秒流逝速度忽尔失去了个准,三点多,距离他失手杀人,也才不过一个小时多一些而已,他明明不断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走的,身体却不这样感觉。

他下意识地转头向后看,BMW的后座自然是宽敞舒服,全皮面沙发至今仍能闻到淡淡的新车香味,不过,那倒不是因为味道久久不散,而是半年送原厂保养时,他们都会特意喷洒一些皮味香精,好维系那又新、又高质感的感觉。那后座,他非但没有坐过半次,就连在上边体验车震也没有过,只有前往高铁、飞机到不了的地方,又或是时间搭配不上时,他才会选择开车。四年有,里程数却连一万也不到,毕竟他惯性坐计程车出门。

可他看得其实不是后座,而是那包隐藏在光华真皮、乳胶填充物、坚硬钢架之后的黑色大垃圾袋。当然,他看不到,可他知道那些东西还静静躺在他的车厢中。

"叩叩!"

"谁!"

Jon叫出声,同时转头去看声源。在驾驶窗外,一名戴着遮阳帽、围着面巾、长袖长裤、穿着黄色反光背心的人正站在窗外。那是一名负责开单收停车费的人。Jon伸手去按电动窗户的开关,窗户却没有反应,他这才想起自己没有通电,自然不能用。他赶紧转动钥匙,通电,这才成功降下车窗。

"不好意思,怎么了吗?"Jon有些紧张地说。

"唉唷,没事啦,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要停在这啊~如果就要走的话,我就不开给你啦!"

对方看起来五十多岁,一张脸上布满不少雀斑与老人斑,嘴巴咧得大开,感觉人很不错。

"喔,这个,"Jon花了两秒沉吟,才明了对方意思:"呃,那麻烦你了。"

"麻烦我了?所以你是要停还是不停啊?哈哈哈。"男人豪爽地说。

"停。"

"好,那我开单啰,不要投诉我喔!"

"不会投……等等!"

"嗯?"

"我现在就走,可以麻烦你不要给我开单吗?。"

"哈哈哈,这不是当然可以吗!我就是因为这样才喊你的啊,哈哈。"对方笑着回应,悬在控制器上的手指头也放下。

"谢谢。"

Jon诚挚地说,对方则再一次的摇手,表示什么都没有。Jon发动引擎,原先听到一半的音乐便接续着播放,正是莫扎特G小调《40号交响曲》。计费员还热情地帮他看后方有无来车,嘴巴上开始念叨起来。

"可以、可以、可以!"

Jon照着指示作,车子轻巧滑出车味,上路,后边计费员还热情地喊了一声"路上小心",Jon将手伸出车外,向后招,感谢对方的帮忙。Jon是真心感谢他的。不只是因为计费员帮忙看后边有无来车,更是因为收费员特意在开单前询问,让他躲过了一张单。没错,那一单也不过就是三十块、六十块,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多少,他也早就申请过自动扣款,没有跑便利商店缴费的麻烦。

他怕的,是这张单一开,今天有用车在外跑的事实便会送进政府的资料库,进而暴露他的行踪,成为警察追查的线索。他决定直接开往收垃圾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