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口述_乳沟夹我好爽

※※※

没错,是车祸。

 

柯宇轩被撞飞了。

 

对方没有喝酒,只是因为想说夜深无人,又是小巷,于是一路超速行驶,看着红灯也照样直闯过去。没想到柯宇轩忽然从巷口快步走出,驾驶来不及踩煞车,就这样迎面撞上了。

 

可恨!这个不守交通规则的驾驶,柯宇轩若有什么万一,绝对饶不了他!

 

我在医院守着,一会儿关士彦跟亚当也都来了。

 

“安安,医生怎么说?唉呀,你别哭啊!”关士彦口气焦急,脸色也慌了。

 

“医生说他有脑震荡……左肩也骨折了……怎么办?”

 

他们两人听说,心都沉下去了。

 

随后我们向医生进一步确认柯宇轩的情况,还好脑震荡的情况不太严重,评估几天内应该就会清醒过来。只是不巧,偏发生在比赛前夕。

 

关士彦于是硬着头皮去向乔培英请求,希望能将比赛延期,但乔培英想也知道绝不可能答应,反倒是满心地幸灾乐祸──

 

“笑死人了,这就要延期?你搞清楚,评审跟场地的时间都敲定了,我还特意联络了平面媒体,想说可以顺便打广告呢,就为了柯宇轩要延期,门都没有!”

 

“什么广告?怎么你一开始没有说?”

 

“奇怪了,广告又不妨碍比赛,是要先说什么?我总经理做事,难道还要向你报告吗?你只是副理,说不定之后连甜点坊的事都管不着了,也敢质问我!”

 

“好好好,算我失言。”关士彦不想跟他啰嗦,举起双手摆出投降手势应付过去,“到底是什么广告?”

 

乔培英清咳一声:“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我想着这次比赛的内容看起来还不错,比赛胜出的咸点心跟热甜点,都可以列入日后的Menu,不如趁这回比赛宣传宣传。当然,产品还在其次,重点是既然换了新主厨,自然就得让广大的消费者知道我们饭店的甜点坊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是全新气象。所以到时候,我会让那些记者在赛后好好地采访程乐乐,让她跟她的作品照片铺上所有的美食杂志跟生活副刊,相信一定能最在短的时间内炒高我们甜点坊的知名度。

 

“喔,说到这个,柯宇轩不能比赛,确实有点可惜。好歹他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还是什么凤凰烘焙冠军、创意甜点大赛优胜什么的,总之对手如果是他,程乐乐会赢得更有面子些。谁晓得他这么会挑时间,平时连个小病都不出,偏偏这时候就来场车祸,不会是怯战想逃吧?哈哈哈哈……”

 

“宇轩的确是运气不好,否则他下周若能顺利出赛,一定能完胜你看好的程乐乐。”

 

“完胜!?呸,你是知道这回一定得退出甜点坊,所以情急得胡言乱语了吗?人家程乐乐可是雷诺瓦的高材生,柯宇轩算什么?等会儿去找Amy拿新的千层泡芙,吃了你就知道了,快滚吧!”

 

“那比赛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反正比赛就是不可能延期,若你们要找助手代他参赛,我这边倒是没有意见。反正程乐乐连柯宇轩都不放在眼里了,何况是他的助手?喔,对了,要是你们害怕,也不必特地被车撞这么麻烦,想弃权说一声就可以了。哈哈哈哈……”

 

“就是这样。”在甜点坊的休息室里,士彦完整地转述了整个过程,且手上还多了一盒点心,是他向乔培英的秘书Amy拿的。

 

“这是什么?”

 

我、亚当、纱纱、阿克都在,我们连忙把盒子拆了,里头的点心是我们全都很熟悉的──

 

“这不是千层泡芙吗?”

 

“对,但不是宇轩做的,是程乐乐改良过的。”

 

“改良?”我嗤之以鼻,“她算什么东西,凭她也配改良主厨的点心。这泡芙好吃到爆炸,还需要改良吗?”虽这么说,我却已拿起了一颗泡芙,其他人也都陆续拿过。

 

我们心照不宣,这个神秘的程乐乐的本事,就从这颗泡芙见真章了。

 

我大口咬下──喀啦一声清响。

 

啊,它碎了,竟然就这样碎了!

 

看起来硬脆的千层底皮,不过就那样轻轻一咬,竟完全抵受不住牙齿的碰撞,如此地松酥,瞬间化成碎片在口腔中扩散开来,与浓醇厚实的卡士达馅完全融合在一起,直让人想不断的咀嚼、不断地分泌唾液,而且越嚼,卡士达的蛋奶香味就越明显……

 

天啊!它好好吃,真的,无论我过去吃过多少美味的泡芙,此刻全都被比下去了。

 

“怎么会这样──”亚当赞叹:“这居然比宇轩做的还要美味!”

 

我看着不爱甜食的亚当吃得嘴角都是奶油,他甚至还用了“美味”这个词来形容泡芙。我心底一阵发冷,亚当不爱甜食众所周知,但程乐乐的泡芙,却完全征服了他的胃!

 

纱纱也说:“这千层派皮油酥香细,卡士达酱水滑软润,不论口感或是味道,的确都在原本的之上。”

 

我们都静默了好一会儿,这泡芙的惊人美味没有带给我们任何幸福感,反倒是强大的压力向我们压阵而来。

 

后来还是关士彦先打破沉静:“我相信程乐乐是有功力,但大家别忘了,改良本来就比研发容易,研发是无中生有,全新构想;改良不过是在既有的基础上,锦上添花罢了,我不认为这颗新千层泡芙能证明什么。事实上,程乐乐如果有本事,她不需要靠改良别人的泡芙来说服总经理,而是应该像宇轩一样,研发新食感的泡芙,如果她有本事做到,根本不必掠人之美。”

 

“说得好!”我忍不住鼓掌,“副总说得对极了!没错,宇轩才是真正的甜点天才,他把千层派跟泡芙结合在一起,这构想是何等大胆、何等新奇,又是何等成功。说起来,这个新泡芙虽然好吃,其实在味道上跟原本的也没什么太明显的差别,不过就是派皮细腻了些、奶油香醇了些,我看多半是把材料都升级,便称作是改良了。

 

“对了,这奶油里面还有一点一点黑黑的香草籽,是因为这样才比较香。宇轩也不是不会使用香草荚,不过这样子就很难把泡芙价格压在一颗70块的价钱了。如果照程乐乐那种改良法,拚命用上顶极材料,谁不会?只是这样子售价恐怕也要翻倍了吧!”

 

亚当笑道:“安安说的对。这种改良法的确很对你大哥的脾胃啊!”他最后这句是朝关士彦说的。

 

“不过比赛要怎么办呢?就算程乐乐的创意性不如主厨又怎样,主厨也不可能出赛。”纱纱这问题可问到重点了。

关士彦立道:“我大哥的意思是,柯宇轩若不能出赛,你跟安安可以挑一个人代替他。”

 

“那么要挑谁?”纱纱再问。

 

“我不知道。”

 

“嗯?”

 

“最了解你们的手艺的人,是宇轩,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由他来指定人选。如果他能在比赛前清醒最好,若不能,我就会在比赛前一天用抽签的方式选出替补。所以,请你们两位在比赛前,都能够持续切磋练习,保持最佳状态,因为你们都有机会代替他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