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顶着我的身体让我写作业 小混混被学霸做到哭男男

确定计程车走远后,Jon才从口袋中翻出了遥控器,轻按控制钮。大门静静向左滑开,才开个三十公分,Jon便侧身进入。大门颇厚,足足有五公分,一进庭院,Jon便让铁门再度关上。

他不想要让任何人看到他的国度。

庭院颇大,除了正中车道外,全都铺上了韩国草,绿草如茵欣欣向荣,车道底端,则是五层楼高的透天墅。清水模外表,光滑的灰色墙壁、方正的建筑外型,每层都有大片的落地窗与阳台,阳台上或许以茂密绿色盆栽妆点,也或许摆上了原木咖啡桌椅,灰、绿、白棕三色相间,看起来虽非豪奢华丽,却自然散发着淡然而优雅的气质。

就像是Jon一样。

Jon走到门前,以钥匙开门,进屋后,动态感测器感应到人,门口灯光便自动亮起,Jon没有弯腰,单用双脚便将脚踝抽出鞋筒,随意地将鞋子踢在门后,便踏两阶上了门廊,他先走到安全系统面板前输入密码,解除警戒,右手一按开关,整个客厅便亮了起来。

屋内风格与外观一致,走工业风,墙壁一样是清水模,装潢家具则以黑色为主,黑色布面沙发、钢琴黑烤漆的七加一声道音响、黑边框的百吋4K电视萤幕、紫檀木的橱柜、半透明夜色玻璃茶几、稍微反光发丝纹黑钢烤漆冰箱,就连柜中的次世代游戏主机、手把也都是墨黑的。唯一的白色,是墙壁上黑色底时钟的指针。

Jon踏入客厅,走到冰箱边,从中取出冰杯与紫色瓶身的Tatratea,酒瓶侧倾倒了满满一杯。他将鼻子凑近,先以鼻子品味那深棕色液体,享受热带水果芬芳香气,这才大喝一口。酒很甜,可甜中带辣,乍显矛盾,却又有种特殊的和谐美味,所以Jon喜欢。

他捧着酒杯走到了公寓底部。

在那,除了有一道可以爬向二楼的楼梯,更有一台玻璃滑门的电梯。

Jon伸手轻拍电梯钮,电梯门滑开,灯也亮起,那是个朴素简约的电梯,没有太多的装饰,延续了简约的风格。Jon踏入,按下了最高的五楼,电梯便动了起来。电梯开始上升,速度不算特别快,可也因为这样,透着玻璃门Jon可以清楚看到透天每一层的景况。

每一层,都是设计成了无墙壁隔间的设计。

二楼,是餐厅厨房,走得是白桦木北欧风格,用上许多亮色调的家具,厨房则挂满了来自德国高级品牌的锅碗瓢盆,在二楼各处,更放着增添绿意的保温箱,里边养了各种食虫植物,猪笼草、毛毡苔、捕蝇草、瓶子草,而相关的栽种,全通过特意设计的全自动保温箱执行。

三楼,是武器房,作日式古典设计,地上铺有榻榻米,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桌椅一类的家具,空间开阔,各种各样的武器搜集或悬挂墙上,或藏于玻璃橱柜中。木弓、弹弓、十字弓、复合弓、八方手里剑、十字手里剑、飞镖、回旋镖、武士刀、蓝波刀、蝴蝶刀、木刀、雁翎刀、短剑、长剑、双手巨剑、焰型剑、木棒、钢棍、竹棒、齐眉棍、短枪、长枪、皮鞭、双节棍、三节棍……等等,看得人眼花撩乱,而放在房间底部的人形木制立靶,已经是坑坑疤疤,伤痕不少了。

四楼,是玩具房,装潢则采未来科幻风格,纯白墙壁,房间中找不到任何锐利棱角,全由光滑弧形表面取代。各种高科技器具充斥其中,航拍无人机、运动摄影机、黑魔法摄影机、单眼相机、遥控飞机、电动卡丁车、体感平衡车、滑板车;除此之外,里边也放上了不少乐器,电子琴、电吉他、电贝斯、电子鼓、电子小提琴、音箱、DJ控制器、取样机,几乎是音乐人的梦想国度。

五楼,Jon的主卧室。

主卧室的设计也不同于其他楼层,走得是宫殿式风格,基底色彩是沉稳的深棕木质,再以喜气的大红色、富贵的金色妆点,窗户为圆窗,茶具为青花瓷,朴实竹制摇摇椅上所加的软垫却刺上华丽繁复的饕餮图腾,顶上假灯笼映着暖色黄光,山水画与横幅书法则将文艺气息烘托得加倍明显。

他踏出电梯。

主卧房也作无墙壁隔间设计,只是以功能分割成了三个区块,书斋、卧室、以及衣柜。Jon走到书斋区,掏出了手机与钱包,随意地丢在桌上,随即拉开椅子坐下。书桌上摆得是台笔电,是两个月前才出的最新型号,所有配置都属顶尖。尽管是新颖科技,可电脑也特意选了红金配色的品牌,书桌也用沉稳的深棕色桧木,于是看起来也不算太过突兀。

Jon掀开笔电,按下开机钮,短短五秒便已经开机完成。他坐了下来,开始逛起网站。不是看那些八卦花边、又或是政治人物的口水战,而是看起跨国公司的股价浮动、汇率波动、基金营收。能够在第四台播放的新闻,若非徒具娱乐平民的功用,要不便是他早在一周半月前便在圈内传得沸沸扬扬的情报,看了,也只是浪费时间,他当然不看。

几十分钟过去,Tatratea已经喝干,Jon稍稍弯腰,拉开了书桌附设的最下层抽屉──但却不是真正的抽屉,不,那是个设计精良的酒柜,一拉开,冰冷空气便窜出,几许白烟飘散空中。Jon取出又一个冰杯,跟着便挑了款他很喜欢的硷值好澎湖海高粱酒出来,相对于其他的酒品,海高粱是廉价货中的廉价货,可他从来不以价钱来决定自己喝甚么。他品酒无数,认为这款口感香甜滑顺,加上对身体健康的负担不那么大,是被低估了的好货。

"呱呱。"

倒酒时,Jon的手机却响了,那特殊、如同青蛙叫的通知声让他扬起嘴角,因为,那是他的约炮帐号专用的通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