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芳沟沟女沟沟毛多_男上司与女下属

七、意外

含羞草的竹笋肉臊咸蛋糕是热门商品,我直接请妈妈开车帮我送两盒过来,比我自己当场做还快。

上司吃过之后,觉得蛋糕本身还是有点太油,但他觉得竹笋丁确实又香又脆,口感甚好。

他吃了一块,大约已抓到改良的重点了:一、不能用海绵蛋糕,蛋糕体要清淡膨松,完全衬托笋丁的口感。二、笋丁馅的气味必须更鲜明更强烈,得再添加一些能引动食欲的食材或香料。

纱纱对咸蛋糕毫无兴趣,跟阿克忙工作去了。关士彦跟亚当另外也还有其他事要做,厨房如今就只剩下我跟上司,全力想办法改善咸蛋糕的问题。

“我觉得上次做的戚风蛋糕不错。”我说。

 

“你是说,想用戚风蛋糕夹笋丁馅?”

 

“嗯,你觉得如何?”

 

“你的戚风蛋糕确实很软很绵密,但那是因为添加了马士卡邦乳酪在里头的缘故。”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虽然只加了一些,但马士卡邦的脂肪比例高达85%,做出来的戚风蛋糕好吃却不算清爽。

 

“我知道,可是戚风蛋糕不论味道口感,至少也比海绵蛋糕理想,不如试试看吧,说不定很适合呢!”

 

他只想了一会儿,就同意我的提议了。

 

于是我们俩忙了一阵子,结果还是不行。

 

戚风蛋糕虽然比海绵蛋糕松软,但还是有点油,上司要的是更干净、更清淡的蛋糕体。而且,虽然只有一点点,上司仍吃出来马士卡邦的乳酪气味跟笋丁实在不搭。没办法,松软绵密的戚风蛋糕虽然美味,也只能放弃。

 

下周一就要比赛,距今不过五天,时间已很紧凑,压力如此巨大,想不到我出的主意,还教他白忙一场,对此我真的十分惭愧。

 

“抱歉,主厨,都是我想的馊主意。”

 

他正在清理模具,听到我道歉,便说:“干麻这么小心,这就道歉了?你又没做错什么,本来蛋糕跟馅料吃起来合不合适,就是得亲自做过尝过才知道。我虽有疑虑,也不知道实际吃起来的情况如何。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一会儿他洗完模具,回过头来,笑着说:“你知道吗,很多美食一开始都是因为弄错了才有的。”

 

“什么?”

 

“你知道可口可乐的故事吧?”

 

“啊……知道啊,听说本来是感冒药水,是因为不小心调错配方,结果意外调出了现在这味道。”

 

“不错嘛,那你知道洋芋片也是吗?”

 

“洋芋片!怎么说?”

 

“不知道多久以前,外国有个客人在餐厅点了一盘炸马铃薯,嫌那个厨师做得难吃,马铃薯切得太厚,味道又太淡,要厨师重做。这位厨师自己觉得味道没问题,认定是那客人找碴,一怒之下,决定给那客人好看──你嫌太厚是吧,那我就把马铃薯切成薄片;嫌太淡是吧,那我就洒上一堆盐,最好咸死你……”

 

“屁啦,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你乱掰的吧?”他还没说完,我已给他逗得大笑起来。

 

“是真的,我以前看一本书上写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我要说的是,做料理嘛,多尝试总是好的,阴错阳差也可能意外做出好成果,你就别太放在心上了。”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知道吗?”

 

上司的神态语气,充满了暖意,我当下,真的有几分受宠若惊。

 

人际之间是这样的,有些人,你刚认识的时候印象很好,但随着相处的时间久了,你了解到这个人更多面向,反而是不喜欢了;有些人,刚认识的时候印象很差,但随着相处的时间久了,整个印象却意外地翻转过来,就像──

 

上司……

 

我感受到他从掌心传来的温度,吞咽了一下,问:“你是在鼓励我吗?”

 

“当然啊!”

 

他又笑了,怎么办,我觉得他笑起来好帅啊,我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呢?我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喉头一咽,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这一次比赛,关系着梦幻烘焙坊的续存,你跟纱纱都很重要,尤其是你。”

 

“我?”

 

“我查过程乐乐的经历,原来她之前曾在香港的香草甜点铺工作过,作品美得惊人。想必厨艺底子相当深厚,不是我能轻取的对手。”

 

“但你之前明明说过,她那款金箔蛋糕不好吃。”

 

“是不好吃,因为那款蛋糕是做噱头卖给有钱人炫富用的,主攻的是商业性,所以在味道方面没有太多讲究,但这不代表她就做不出美味的蛋糕。我相信这个程乐乐,应该是个既有高深厨艺,又有商业嗅觉的蛋糕师傅,所以乔培英才会挑上她来跟我比赛。”

 

“所以你觉得你没把握?”

 

“对,我没把握。这样的对手,是不可能让我们连赢两场的;但我想,我们这边应该也不至于差劲到连输她两场。”

 

“你是说,比赛很可能会进行到第三轮?”

 

上司点了点头,又问我:“如果比赛真的进行到第三轮,你觉得我们在咸点心跟热甜点这两方面,赢的会是哪一项?”

 

我想了想:“咸点吗?”

 

上司又点了点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法国雷诺特出身的程乐乐,她在热点心方面学过的做过的,肯定比我们都多,虽然艾玫的热甜点也很受欢迎,但我并不觉得我们在这方面有太多胜算。不过,说不定咸点心可以异军突起,因为发挥的空间更大。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出从来没人吃过的竹笋咸蛋糕,让那些评审们吓一跳。”

 

说到评审,我马上就想到了何金玲。不错,我要让她知道,虽然她现在意气风发,当了文华御苑的副主厨,但我在艾玫可也是进步神速,手艺非凡的!

 

眼看着已经十二点了,我们也差不多该休息了,等明天再接再厉。于是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厨房,关了总电源,一齐离开。

 

“再见,你路上小心。”

 

“主厨也是,掰掰。”

 

我跟上司在饭店后门道别。我要回宿舍,他自己则在外头租有一间独立套房。我们方向不同,分道而走。

 

惟上司方才的话,把我的斗志全都激发了出来,一路上,我犹自默默琢磨着该用什么蛋糕体才好,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

 

天使蛋糕!

 

对啊,天使蛋糕,我们刚才怎么没想到它呢?

 

蛋糕界中,论到最清淡最爽口最洁白的,除了天使蛋糕不作第二者想了,拿来夹笋丁馅,一定很搭。

 

我兴奋得马上回头奔去,我一定要马上跟他说。

 

“上司,我想到了……”我开心到竟忘记我该喊他主厨,转眼间已越过饭店后门,来到巷口,这时却听到紧急煞车的锐响划破静夜,跟着是几声碰撞。

 

一道修长的身影,被一辆疾驶的轿车撞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我愣愣瞧着,全身都吓冷了,声音颤抖:“柯……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