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高潮怀孕六篇二十张 第章梅开二度岳

当楚嫚嫚满三个月半时,孕吐终于稍有缓解,自打晏家老宅和楚太太知道消息,三天两头就奔往别墅里跑,听她食不下咽,各类补品、私酿梅子便追着送,晏斐白更是妙绝,除了必要应酬几乎不出差,堂堂的晏宇执行长抓着已经有两个孩子的秘书不放,讨教了几个菜方给杨太太,把一个独立生活的人养得越发娇气。

楚嫚嫚实在不习惯被人捧着伺候,以前打工餐厅怀孕的师姐,一天值班站五个小时,但也是挺着肚子到七个月大才离开,相较之下,自己就显得太过幸福。

幸福到让人惶恐。

"你的礼物。"晏斐白略一勾唇,目光指向前方,"Wish。"每一天闭眼睡去,都怕醒在不同时空里。

每一天睁眼醒来,又怕是睡在一场梦里。

这样的日子直到小区街道两旁的一排槐花齐放,幽雅清宁,楚嫚嫚肚子微凸,终于感觉到第一次胎动,超音波里活跃的小手小脚让她慢慢有尘埃落定的真实感。

孕期进入中段舒适期,医生再三保证过楚嫚嫚的身体无虞,晏斐白才放心的领人出门,一路上,不管楚嫚嫚怎么问,都撬不开这人的口风。

"你要带我去哪?"第三次发问。

"秘密。"晏斐白弯嘴浅笑,"只是个小惊喜,你不要把我想的无所不能。"

"我们……以前有吵过架吗?"他太好了,好到楚嫚嫚不知道怎么挑他毛病。

"我们当然有过激烈的沟通,刚开始在一起的第二年,远距离的感情常常让你不安心,最难过的时候,你曾经传给我一封分手信。"

"我们曾经分手过?"楚嫚嫚讶异的侧头。

"是你单方面的分手,我并不同意。以前不同意,未来不同意,这辈子都不会同意。"晏斐白微眯起眼,屈起食指轻敲方向盘,"当时是因为我没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我愿意弥补欠缺,早中晚开视讯,我知道我不需要逼迫你回头,你自然就会明白。"

停进预先安排好的贵宾车位,晏斐白拉紧手煞车,熄火。

"与其互相猜测彼此的需求,你的坦白让我庆幸。"依序轻点她额头、鼻尖、唇,他以无声的方式表达爱意。

"谢谢你。"楚嫚嫚深深回凝,目光专注。

多么庆幸,能遇见你。

以及多么庆幸,命运安排我们相爱。

"别急着谢,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待证明,当你对我产生不满意时,希望我曾经的好会让你消消气。"

结实的木板节列成一条约几百尺长的景观甲板,船头处依序停靠不同呎数的游艇,晏斐白牵着楚嫚嫚慢踱过港湾,赤白的燕鸥成群翱翔,微凉的海风徐徐吹拂,他们在最靠边的游艇席位停下。

"怎么了?"楚嫚嫚疑惑的问。

"你的礼物。"晏斐白略一勾唇,目光指向前方,"Wish。"

随着他的视线,楚嫚嫚将注意放到眼前游艇,呎数不大,外弧洗练流畅,线条优美,夕阳的余晖投射在玻璃纤维的鹅白船身,随着起伏的海波,浮动着惊心动魄的美。

那是一样艺术品。

一样令人赞叹的艺术品。

"你送我……一艘游艇?"楚嫚嫚瞪大眼直盯着,简直无法置信。"但我不会开船啊….."

"有人会开。"晏斐白轻笑。

"不是……"她支支吾吾地,"这礼物很贵吧?"说不喜欢肯定是违心之论,只是这惊喜实在奢侈得令人咋舌。

除却游艇造价,维修费,船泊费,保养费,晏斐白宠人的新高度再次被刷新。

"船内部装潢以桃花木为主色,你现在怀孕不适合出海,等到小葡萄出生,我们可以带着她一起来海钓。"晏斐白轻拥住她,"你可以把Wish当成庆祝怀孕的礼物,不要有负担,这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俗气。"

"我原先的设想是在夜晚出海,安排一场星空烟火。"晏斐白有些扼腕,"结果却让你抢先送了我更棒的礼物,眼下只怕是捧着金山银山,都难比得上。"

没有灿漫烟火,却多了温情尔尔,楚嫚嫚感动的心绪漫溢,久久答不出半句话来。

"小傻瓜,你的表情已经是最好的回馈。"晏斐白显然很满意,牵起她的手就往回走,"今天家里有个小聚会,也该是时候公布我们的好消息。"

…….

回到怀楠区别墅的途中,路上刚巧阵歇下起骤雨,瓢大的雨珠刷刷落在车窗,天际阴郁沉沉,厚重的云层后不时瞬划过几道闪电,整个世界笼罩在瓢泼的白蒙雨雾里。

晏斐白扭开音乐掩盖去淅沥的雨声,好让身旁的小妻子安睡。

街道上各色伞花乍开,自人行道上来往穿梭,趁着红灯,晏斐白拢紧盖在楚嫚嫚身上的毯子。

“为期数月的太阳黑子风暴周期终于即将于今晚结束,激烈的磁场活动已有趋缓,根据多位天文学家表示,今晚的黑子活跃可能造成电子产品损害,预计极光异象于今晚九点十分最清楚,已有多位大家聚候在櫰楠郊区的见云山谷等待,今晚降雨率为80%,请各位听众务必注意自身安全与携带雨具。”轻柔音乐方歇,广播主持人开起玩笑,“要跟女朋友约会,请务必注意也要携带雨具。”

号志转成绿灯,晏斐白将频道切换到古典音乐,平稳的车速辗溅起雨花,一路直驶进小区。

…….

到家时,楚嫚嫚还迷迷糊糊的,晏斐白等过好一会儿才唤醒她。

"你想知道小葡萄的性别吗?"晏斐白替她系好外套。

"什么?"楚嫚嫚瞪圆眼,神智顿时清醒,"已经知道了吗?医生上次超音波没有说,我以为要等下次产检才知道。"

"我拜托医生先不要说,真正的惊喜不是在游艇,而是在家里。"晏斐白抿嘴神秘一笑,"我讨好人的伎俩都是从亦洋和张湛身上学的,这些主意全是他们相授,我不过只是照本宣科。"

"相对你的照本宣科,我好像根本没做什么啊?"楚嫚嫚苦恼的叹气。

"以后小葡萄出生就有你的累。"晏斐白揽过肩,将人带进门去,"晚上莺姨又吩咐杨太太炖汤,你记得多捧场。"

"又炖汤。"这阵子她挨顿喝补汤,晏斐白待她的好两家人看在眼里,但毕竟总归是男人,两方母亲就怕细节不够周全。

"是,又炖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