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换着弄喷潮|南北大炕第一部

“真想不到,第一关居然是咸点心。”

 

开会的圆桌上,亚当吃着熏鸡塔喃喃碎念。

 

亚当是关士彦的高中死党,听说学过拳击跟空手道,现在则是关士彦的随扈。他跟关士彦的气质相差很大,神情酷酷的、跩跩的,不怎么理人,至于饮食偏好方面,两人更是南辕北辙──关士彦嗜甜,亚当则是除了甜食之外,对任何食物都相当有胃口。

 

从刚刚到现在,亚当一个人已经吃了十多款咸点心了,仍不喊饱。

 

“宇轩,你怎么不吃?”关士彦道。

 

柯宇轩一脸沉思。

 

“听说比赛项目是三位评审讨论后才出题的,我在想,为什么要比咸点心?单就甜点而言,能比的项目就够多了,其实没必要比咸点心的,不是吗?却又硬是安排了咸点心的项目,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因为光吃甜的很腻啊!”亚当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我就不知道你们这些蚂蚁人是怎么想的,像我国中时,跟我当时的小女朋友去吃那什么蛋糕吃到饱,老天爷,要不是那家店多少还提供一些鸡米花、薯条、义大利面之类的咸食,要我光吃蛋糕,我大概吃个两块就吃不下去了。”说完无奈摇头,我猜那大概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蛋糕吃到饱的经验。

 

“除此之外……”纱纱也开口,“就算是传统的三层英式下午茶,也是配给三明治或咸派之类的咸点心。评审们可能觉得咸点心的地位虽不若甜点重要,仍是西洋点心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吧!”

 

柯宇轩想了想,说:“但是咸食摆在第一道,倒像有几分开胃菜的意思……等等,上头是写着“完美配角──咸点心”,若咸点心是配角,那么主角是什么?热点心?”他自言自问,忽然间恍然大悟。

 

“我懂了,咸点心既是配角,就应该搭配主角热点心来做设想,才比较妥当。因此我们的构想顺序,应该是先敲定热点心的品项,再来决定咸点心。”

 

纱纱听到,连忙说:“主厨,热点心我们可以用熔岩巧克力蛋糕,那是我们饭店口碑最好的热点心,而且真的非常美味,一定可以赢的!”她强烈推荐,口气甚至有些激动兴奋。

 

“很好,我原本就打算要用熔岩巧克力蛋糕,既然你也这么说,就这么敲定吧。至于要用什么咸点心作搭配,我要再好好想一想。”

 

“还要想?”亚当道:“桌上这么多咸点心,每一样都超好吃的,你随便挑一样不就好了吗?”

 

柯宇轩摇了摇头,“恐怕这些塔派类的点心都不行,因为熔岩巧克力本身就是一种味道很浓厚的蛋糕,如果先吃过塔派类咸点,只怕一会儿熔岩巧克力上桌,食用者只会觉得太油太腻,美味顿减。我想要的咸点心,是要清爽无负担,又能开胃醒蕾的。”

 

“这可要好好琢磨了,一时间还真难想到。”关士彦对咸甜点心都了解,却不好寻出柯宇轩要的品类。

 

“那个……”我缓缓举起了手,要话要说。

 

“安安,什么事?”

 

“主厨,你觉得竹笋肉臊咸蛋糕怎么样?”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你在开玩笑吗?”纱纱冷着脸,很快打破静谧。

 

我不理她,看着柯宇轩,续道:“我是认真的,这是我自己的经验。有一次我吃完一大盘刚出炉的烤布丁,嘴巴又甜又腻,难受得很,喝了绿茶还是不能完全解腻,于是我就拿起我们店里的咸蛋糕去味,因为含羞草的咸蛋糕,肉臊其实放得不多,七成都是脆口的笋丁,真的非常爽口解腻,我相信它跟熔岩巧克力蛋糕,也一定是很搭的!”

 

“拜托,你是在替你家的商品打广告吗?”

 

啧,纱纱这个人真的是……

 

──我不禁白了她一眼。

 

“听起来不错,可以试试。”柯宇轩打了个响指,打断纱纱的抱怨。

 

“主厨,虽然这次比赛并没有针对咸点心的种类做任何规范,但再怎么说,搬出台式咸蛋糕也太夸张了吧,对方可是法式点心的高手,用那么台的咸蛋糕跟人家比赛,怎么可能会有胜算呢?”

 

“不会啊,我觉得咸蛋糕很好吃。”亚当双掌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神态悠哉,“台又怎样了?咸蛋糕台得很棒啊,我一次吃光一整条都不会腻,这些咸派三明治虽然也不错啦,可是味道好重,又很油,真要论起滋味,确实比不上咱们国内人发明的咸蛋糕,又香又耐吃。”

 

“是啊,我也喜欢咸蛋糕,可以试试看。纱纱你不必这么激动。”

 

关士彦都开口了,除她外的所有人都同意先采用咸蛋糕,她的气焰只好收敛一些,却仍忍不住道:“我就讨厌咸蛋糕,明明就是很普通,完全看不出烘焙功力的点心,普通的海绵蛋糕夹上普通的卤肉馅,光用看的就知道吃起来是什么味道,一点惊喜也没有。蘑菇牛肉塔不是美味多了吗?如果怕太油,牛肉用瘦肉就可以了。”

 

“你确定吗?牛肉塔的塔皮难道能不放牛油跟酥油吗?里面不用铺起司吗?吃过起司再吃巧克力蛋糕,你真的觉得合适吗?”

 

柯宇轩一连几句淡淡反问,纱纱被问得支唔,一句都答不上来。

 

“确实,咸蛋糕的手艺门槛太低,也很常见,但我可以把他改良。事不宜迟,安安,你马上做含羞草的咸蛋糕给我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