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人玩弄的爆乳少妇|办公室啪啪故事

※※※

几天之后,柯宇轩把我、纱纱、阿克都叫到了办公室。关士彦跟亚当也在。

 

“比赛通知出来了。”柯宇轩说,手上拿着一张A4纸。

 

“比赛时间是下周一下午两点,地点在皇后厅,采三战两胜的方式,第一轮是:完美配角──咸点心;第二轮是:暖人心脾──热甜点;最后一轮是:秘密。”

 

什么!秘密!?

 

“什么意思啊?秘密!?”亚当挑眉,直接把我的疑问问了出来。

 

“这三道题是评审团出的,他们的意思是,第三题算是延长赛,除非前两场,双方是互有胜负的局面,否则第三轮比赛便不用比了;若双方的成绩都是一胜一败,到时候他们自会在现场公布题目。”

 

“评审是哪些人?”关士彦问。

 

“有三位,美食作家李宣、威尼克蛋糕的老板言佑生、文华御苑甜点部副主厨何金玲。”

 

“何金玲!”我忍不住惊呼出声。阿克跟纱纱不明白我为何这么惊讶,一齐转头看我。

 

柯宇轩却是明白的,说:“是啊,她真不简单,也不知道是凭真本事,还是有什么特别的人脉关系,总之她现在的头衔,就是文华御苑的甜点部副主厨。”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她才十八岁呢,再怎么有实力,也没有刚去一家五星饭店工作就当副主厨的道理啊!”我不满的嘀咕着,不否认多少是有那么一点点妒忌她。

 

“这其中的内情我们就不知道了,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乔培英选的这三位评审不论是专业度或公信力,都是一时之选,是我们可以信任的对象。”

 

我同意柯宇轩的看法,这个李宣是相当知名的美食作家,形象良好,不但是众多美食节目的常客,前一阵子还发起“黑心食品滚出国内”的网路串连活动,成功引发话题,让社会大众关注到黑心食品对国内国际形象的危害。

 

至于威尼克蛋糕的老板言佑生,更是一号了不得的人物,他一手创立的蛋糕品牌威尼克,不但物美价廉,家喻户晓,尤其在团购圈屡屡研发新品,达到破亿的惊人的营业额。

 

而何金玲嘛,不多说,过去的同学、凤凰烘焙赛的竞争对手,如今却要来评审我上司的蛋糕。唉,人生啊……

 

关士彦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同意他的评审人选了。”

 

亚当说:“但这可真不像你哥的作风,他一向最爱使心机手段,除非他确实对程乐乐的本事深具信心。”

 

柯宇轩说:“因为评审人选也得经过我们同意,他也不好搞鬼。再说了,那个程乐乐是法国雷诺特艺成归国的甜点师,也难怪他有恃无恐。”

 

我忍不住插话:“主厨,你之前也提过“雷诺特”这个词,请问那是什么?”

 

柯宇轩还没回答,纱纱就抢着说:“不会吧,安安,那是公认的法国第一厨艺学校,你不知道?”

 

我想也不想,没好气地回答:“法国第一厨艺学校,应该是蓝带吧!”

 

纱纱听了,掩嘴憋笑,好似我闹了什么大笑话一样,眼神里全是嘲讽。

 

柯宇轩及时说道:“很多人都以为蓝带是法国第一的厨艺学校,其实应该说蓝带是一间很会行销的学校,国际上的知名度确实比雷诺特高,但论及师资之优、课程之严谨,毫无疑问首推雷诺特。”

 

“还有,很多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厨师,也都是从这间学校出来的喔。”纱纱又插嘴酸我,一副自己懂很多的样子。她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柯宇轩说:“所以,对方的学经历,的确带给我不小的压力。”他的神情十分严肃,眼神逡巡着我们三人,休息室的空气一下子静肃下来。“这次比赛,可以挑选一到三名助手,有人自愿吗?”

 

我立马要举手,但是右手稍动,就见关士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我得先跟你们说清楚,你们若担任比赛助手可能会遇到的风险。我哥是个会记恨、爱清算、心胸狭小,心机超重的人!”

 

亚当忍不住看了关士彦一眼,似乎连他也想不到,关士彦有这么恨他大哥。

 

关士彦继续说:“他这回主要是冲着宇轩来的,只要能够换掉宇轩,让你们继续在艾玫工作,他倒是无所谓;可是,倘若你们出面帮忙宇轩……要是比赛赢了也就罢,万一输了,恐怕赛后他就要连带将矛头指向你们了,所以你们可得想清楚了再回答。”

 

我微微一愣,原来参与这场赛事还极可能会惹上麻烦,说不定还会丢掉工作。

 

嗯,我该怎么做呢?

 

“阿克,我看你先退出好了,你家里环境不好,很需要这份工作,就别冒险了。”关士彦说。

 

之前就听说阿克的爸爸因为投资失利背了一屁股债,他家中又有两个弟弟都还在读国中,肩上确实背负不小的经济压力。

 

阿克听说,脸色十分惭愧,看了看柯宇轩,又看向关士彦,低头说:“对不起,副总、主厨,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平时对我那么好,现在你们出状况了,我却帮不上半点忙,我真的……真的太自私了……”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没关系的,阿克,你不用自责,如果为了这件事害你受到影响,我才过意不去呢。”柯宇轩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柯宇轩那样的微笑,心里忽然怦然一动。

 

好像只有本性良善宽厚的人,才可能在脸上展露出那样体贴人的笑容。

 

“我愿意!”纱纱举手了,大嗓门也把我吓了一跳!

 

“我家里不缺钱,丢了这工作再找就好,但我就是讨厌总经理把手伸到甜点坊来。如果以后连甜点坊也由他管理,不必等他开除,我自己马上辞职!”看得出来,连纱纱对乔培英也是相当反感。这人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讨人厌啊?

 

“纱纱,谢谢你。”柯宇轩说完,便看向我:“安安,你的意思呢?”

 

我点头如捣蒜,“当然愿意,还用问吗?反正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赢!”

 

“说得好!”柯宇轩举起双手,同我和纱纱击掌打气。

 

啪的一声,我们的比赛,正式揭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