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换着弄喷潮|美女脱的一干二净

这一天,厨房一团混乱。

 

我光是在旁边听着,就似乎全身都脱力了,连站都站不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来找碴的讨厌鬼是谁?艾玫真的会失去柯宇轩吗?若真如此,我还有必要待在这里工作吗?

 

我拿过报纸一看,心里低呼一声:这蛋糕真的好灿烂!好漂亮!

 

整颗蛋糕贴满了金箔,除了闪亮的金色外,没有其他颜色。右侧则是一名年轻女主厨的半身照片,她手上拿着蛋糕,脸带微笑,架势十足。

 

她,就是程乐乐,柯宇轩这回竞技赛的对手。

 

后来我才从柯宇轩那里知道,原来方才那名男子叫乔培英,是关士彦同父异母的哥哥。

 

虽是同父异母,两人却不同姓,因为关士彦是从母姓的私生子,三年前才好不容易认祖归宗的。

 

原本乔董乔智飞从来没想过要跟关士彦相认,他年轻时便花名在外,身家亿万,想帮他生孩子的女人多得去了,哪里还会稀罕?若不是三年前他得了血癌,亟需合适的骨髓救命,只怕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外头还有关士彦这个儿子。

 

或许该说关士彦命里有造化,凭着骨髓比对吻合,手术之后,他正式认祖归宗,进入乔家。在这之前,他过的日子甚至比一般人还辛苦。

 

当时,关士彦的妈妈在他高三那年因为交通意外过世,还因为期货操作不当,留下几百万的债务给他,故而他大学也没考好,随便念了一间学院,靠着半工半读维持生活。

 

爸爸在他的人生中是个谜,原本他一直当自己爸爸已经死了,如果不是乔董的特助因病特意找上门来,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

 

只不过,身分有了,血统对了,经营乔家事业所需的学经历他却跟不上,很多事都得重新学过,以致在公司里也很难掌握到什么实权,一切决定都得先问过父兄的意思才准。在艾玫饭店里,只有他向父亲建议设立的梦幻甜点坊,才是他能伸展的舞台;至于其他,都是他大哥的地盘。

 

我真想不到关士彦的身世原来这般曲折,难怪他这般亲切,毫无半分富二代的骄气架子。

 

之后柯宇轩又说,他之所以会进来艾玫做事,也是因为关士彦的缘故。

 

关士彦大学时在加油站打工,那加油站附近有间森林烘焙坊,就是柯宇轩当时工作的地方。

 

其实那附近挺热闹的,烘焙店不知道有几家,不过关士彦偏偏对森林烘焙坊情有独钟,他尤其喜欢柯宇轩做得菠萝奶酥面包。

 

“别家的奶酥面包往往又油又腻,还没吃完就想灌茶了,可是你的奶酥面包就算一整个吃完,也完全不燥,真是太厉害了!”当时,他这么说,眼中闪动着赞赏的光芒。

 

关士彦本来就是个嗜甜的人,又特别欣赏柯宇轩的手艺,三天两头过来买甜点面包,两人都成朋友了。

 

直到某一阵子,关士彦忽然不再来森林烘焙店,时日久得让柯宇轩觉得困惑,也担心他不知是否发生了什么事,还特意到加油站问人,得到的答案是关士彦离职了,原因不详。

 

柯宇轩没有关士彦任何通讯资料,虽然觉得他连声招呼都没打,就再也不来光顾,心里难免有些落寞,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久,柯宇轩离开社区型的森林烘焙坊,到四星级的尊爵大酒店担任西点二厨,就在他镇日忙碌工作,几乎都快忘了关士彦的事情时,这时候,关士彦却忽然出现了,换了个时髦发型,神清气爽,一身低调悠闲却又颇具质感的衣着装扮,整个人宛若脱胎换骨一般。

 

柯宇轩大概做梦也想不到,那位爱吃甜食的加油站工读生,有一天居然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然后递出一张名片──艾玫饭店餐饮部经理。

 

那时他才知道,原来关士彦是艾玫乔董事长的私生子,只是他自己坚持从母姓,因此仍然姓关。

 

当时关士彦还不过是个餐饮部经理,但是他向父亲极力争取设立梦幻甜点坊,并以高薪礼聘柯宇轩当甜点主厨。随之甜点坊的业绩果然一路长红,使得艾玫成为台北少数以甜点闻名的饭店之一,此后他就被父亲看重,直接擢升为副总。

 

他提拔了柯宇轩,让柯宇轩不必再受人指挥,完全可以在艾玫尽情地挥洒才情;而柯宇轩也成就了他,靠着过人的营运绩效,让所有人都明白关士彦并非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靠爸族。

 

可是,打从梦幻甜点坊成立以来,他们两人受到的刁难就从没少过。

 

乔培英本来是独子,上头两个姐姐都嫁到外国去了,原本乔家的一切终归是由他继承,但现在士彦不但认祖归宗,于乔董还有救命的大功劳,他眼瞧着这一切,自然觉得十分刺眼。他想大权独揽,自然就得想方设法让关士彦出糗,让乔董觉得这个儿子温弱无用,不宜插手公司事务。

 

所以乔培英跟身边一群跟班,镇日嘲笑关士彦英文程度差,口音奇怪,看不懂商业术语……,种种委屈,乔董也帮不上忙,他自从生了大病之后,虽然做了骨髓移植手术,身体毕竟不如从前强壮,许多事情只能交给乔培英处理。他原本就很信任这个儿子,虽然关士彦的骨髓救了他性命,毕竟比不上他跟乔培英多年的父子之情。

 

这些事,我光用想的都替关士彦难过。

 

原来他在这个家中是那么孤单寂寞──哥哥专找麻烦,而爸爸不闻不问。

 

哀伤的同时,又有种忿怒的情绪在我心底燃烧。

 

我不禁想,做甜点那样美好单纯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兄弟斗争的工具手段?

 

乔培英这样的人,我虽只见过一次,却已完全见识到他的粗鲁、野蛮、嚣张、傲慢、没品……总之就是很烂。

 

我绝不让甜点坊落入乔培英手里。

 

没有柯宇轩跟关士彦的梦幻甜点坊,才不是真的梦幻甜点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