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进衣服解开胸罩摸两个奶 学弟你的太大进不来的、

晚上的营火土风舞,正是热门的重点时刻。

因为白天下了雨,夜晚多了点凉意,干部们拿出预先堆叠的木柴,在操场的空地上燃起熊熊烈火,而新生们在火堆前围成了一个大圈,进行高二的学长姐们的认识交流。但其实这对新生女同学来说,却是一个可以结识学长的好时机,在这样的营火晚会,时常会触发爱苗滋长,因此许多女同学都费尽心思打扮。

贺喜乐在新生堆中,对那些陌生脸孔千遍一律的礼貌性谈话,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因为她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接下来的土风舞活动之中。

音乐响起,大伙儿开始动了起来,每几个小节就轮换舞伴,从高空中俯瞰,整齐划一。

贺喜乐为了接下来的瞬间几秒屏息以待,因为机会从来就只给准备好的人。

一六八帮自己准备的番薯,在此时开始尽责地让肠道运作,她的肚子偶尔可以感觉得到那几乎要引发排气的疼痛感,再忍一下、再忍——

一六八准时地在漆黑的天空出现,他一袭黑色的合身西装与夜色融为一体,在地上的人们,除了贺喜乐之外,完全不觉有外物入侵。

土风舞的队伍,不断地在变化,男生一圈、女生一圈,绕着营火跳舞,眼看再过几个小节,康德然就快换到跟自己跳舞了。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土风舞的音乐在贺喜乐紧张的脑袋里面突然选择性地消失,只想着要在康德然接近自己的时候,来个强发的狐魅味,搭配上一六八的鬼遮眼改造枪,让康德然对自己完全迷恋!

来了!

康德然来到了她的身边,而贺喜乐终于可以将原本忍耐已久的排气动作宣泄出来。

就是现在!

噗~

就在康德然来到她面前的时候,贺喜乐大胆地将狐魅味排放了出来,瞬间,他们两个人的周遭,立刻出现了紫色的烟雾,而在天空上的一六八,则立刻抽出了那支改造的鬼遮眼枪,往康德然的后脑杓发射。

一瞬间,营火就这么定格,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在那淡淡的紫色狐魅味包围下,她必须要赶快说出她的愿望,但——

当她望向黑色的夜空、找寻一六八的身影时,却发现他转身往校舍的方向飞去。

贺喜乐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种想要抛下这一切,随着一六八离开的冲动。

贺喜乐转过头,看了看静止不动的康德然,那一瞬间,心头突然涌上了他跟她这么多年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对她而言是如此珍贵的回亿,但她也忘不了他曾在王宝丽的面前,用那么激烈而残忍的语气跟动作,伤害她的心。

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只有一六八陪伴着她、安慰着她,这样伤害自己的康德然,真的要把他留在身边?

她走近康德然,用手抚摸着他的脸,这张脸孔,曾经对她笑、对她凶,对她有太多的回忆——

啪啦!

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康德然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炼子,她将炼子从衣襟拿了出来,一打开,看到的是他跟王宝丽的亲密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她亦犹豫了。

一个不是出自于内心跟自己相守的人,留着他,她真的会幸福吗?

啪嗒!

突然她又觉得鼻腔内有湿润感,项炼的照片立刻染上了一大滴的血滴。

"啊!"

贺喜乐下意识用手抹去血渍,却没想到用力过猛,竟然将照片搓了下来。

就在此时,在项炼里头,出现了一小绺的头发,还有一种可怕的恶臭味。

"唔!"

那项炼底座,有着暗红色的奇怪符文,在见到这诡异的东西后,贺喜乐的鼻血似乎流得更快了,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个东西真的有问题!她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康德然喜欢自己!

一抬头,只见一六八的身影,快要进入建筑物里面,贺喜乐想也没想,很快地说道:"大家继续跳舞,什么事也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