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顶着我的身体让我写作业 当男朋友开始摸你的身体时

"宝丽说我们交往的事要保密,因为她希望学生会在管理学生上是用爱跟向心力来运作,这样人家才会心甘情愿地听从命令,而崇拜偶像是一种力量,如果偶像有了情人,这种关系就会大打折扣,这样以后就很难让大家遵从我们了。"

康德然说得头头是道,但对贺喜乐来说,这无疑是胸口上的重击。

贺喜乐鼻头一酸,视线模糊了起来,一个人在谈恋爱的时候,根本藏不住那被爱冲昏头的狂热,他三句不离王宝丽,什么事情都是以王宝丽为主,他的心,完全被她占满,没有留下一点空间给其他人。

就在他们争吵的当下,王宝丽跟啦啦队的成员正往他们的方向走来,康德然暗叫一声,"该死,不能让她们知道我们认识!你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贺喜乐还来不及回应,王宝丽一行人已经来到他们面前,王宝丽那张美丽的脸孔,露出了一副相当惊讶的表情,"德然,你跟她是——"

康德然就像是要切割干净一般,打断了王宝丽的话,"她、她因为在上学途中突然流鼻血,血流不止,我想说离学校不算太远,所以我才会好心地载她到学校,想说让她赶快去保健室休息一下,看会不会好一点……"

"我……流鼻血?"

贺喜乐诧异地抹去眼泪,康德然的表情和谎言,完全说明了他对自己的厌恶,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面纸丢向她,低头以王宝丽听不到的声调骂着:"想要勾引人,先把你的脸整理干净!真是恶心死了!"

康德然说完这些话后,立刻头也不回地牵着车子急着想离开,就像是在躲避什么脏东西,贺喜乐用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发现手心上果然多了一抹殷红的血渍。

她怎么会流鼻血?

康德然根本不理会贺喜乐,忙着跟喜欢的女生说话,王宝丽听完之后,才又慢慢地露出笑容。

康德然跟王宝丽一群人,一面说话、一面往教室走去,然而他们的谈话内容,却让贺喜乐很受伤。

"我想也是,我还以为她是你新认识的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我还没饥渴到不挑的程度。"

"哈……你说话好毒喔!"王宝丽笑得花枝乱颤,被逗得相当开心,却完全不知道,这样的话语,听在贺喜乐的耳里,却是一种伤害。

"本来就是啊,谁叫你们这些正妹每天都围绕在我身边,害我现在对女孩子的审美观提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