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装睡到我房间和我做 强壮的公么让我次次高潮小说

生活圈就像是连绵不绝的河水一样。

要做到毫不起疑就得要作到极尽专业。

每一步就像是手冲一杯单品咖啡一样,

时间、手冲壶的高度、水面流速、手旋转半径与速度,

每一个步骤都会影响最后品尝的口感。

大家以热烈掌声欢迎她加入,

晓筠的名字以另一个全新的名字打在身份证上,

凯有负责疏通的管道,让这群假身份的人成为本国公民。

另外为了要有背景身份,从哪边转学的,该有的准备工作,每日如堆积如山地爬升。晓筠不清楚原来那些所谓理所当然的成长,当必须要假冒的时候,竟然如此费功夫准备。当然这也包括了作假的转学考入取资格。由于转学考多数时间都在暑假七月就结束,因此她不清楚凯用了什么管道疏通校方的,但显然应该没有问题。

国立大兴大学附属高级中学三年十一班,

这里是晓筠新的暂时落脚处,

一张折起来的纸条夹在老师发下来的考卷里。她以美好的笑容迎接一群毛都还没长齐的孩子。

导师是一名深受学生喜爱的年轻男老师,

他正在讲台上介绍自己,

晓筠以生涩的口吻说明自己的来历,

口气与眼神当然是再三与贝淇练习中修正的。

故事是因为父亲因为工作转调关系,所以被迫转学了。

最没杀伤力又合理的一个敷衍说法。

大家以热烈掌声欢迎她加入,

晓筠看得出来他们正身处于升学考试的压力之中,

因此倦容写在脸上。

导师为她安排了位置,

第一节课很快就要开始了。

她心里正在思索着记忆下来的名单。

会来到这个班级,

是所有的线索都直指这个地点。

一个未知的声音突破层层关卡,

试图与晓筠有所对话的人,或许就在这里。

顷刻,有人拍了晓筠的肩,

这是她不想要的开始。

一张折起来的纸条夹在老师发下来的考卷里。

华洋的字比想像中的漂亮,

看来要钓女孩,他还是很愿意写字,

晓筠以为他会不小心认出她来,

看来她是多虑了。

还是每个孩子都认为自己老妈生下来就是长这个样子,

从没年轻过?

“嗨,你好。我叫华洋,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表情符号)”后面写了自己通讯软体的ID。

正当她看得入神时,数学老师突然喊了晓筠的名字,

一开始她还没意会过来,等到全班目光都在她身上时,

她才想起来她不叫王晓筠。

"林小桃同学?"

"是…"

"这只是一般随堂测验,你就跟大家一起练习吧。"数学老师说。

"好。"

我点头,露出一号笑容。

好吧。这种题目很难不考一百分,我心想。

但一开始就考高分,可不是融入团体的好作法。

---

想要打进团体其实并不容易,

凯与贝淇除了为晓筠准备了学生之间一定会用到的社群资料以外,

还上了很多课,包括时下少女会使用的特殊名词与支持偶像。

以及这个年纪的少女最容易受影响的外界因素,

只要能投其所好就能晋身到班级的核心。

国立大兴大学附属高中算是年轻的学校,从落成之后在市内成为前三志愿的明星学校,也只是短短几年的事情。这些事实晓筠先前就了解了,早在几年前举家搬到附近就是为了华洋的学校。以华洋成绩来说,当然可以去读第一志愿的男子学校,但是为了让儿子高中多点色彩的晓筠,还是决定让他念大兴附中。不过依照华洋这种急性子递纸条的个性,晓筠认为显然她的选择并没有错。

也许已经脱离校园太久,

一切都变得很生疏以及新奇,

全班同学都急着询问晓筠的背景,

大概是从里到外被翻了三次那种细致身家调查。

或许自己是他们升学压力中的短暂盛开的昙花吧,

她得乘着这样的态势,维持与加速跟全班的关系。

三年十一班的联络网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

整个班级围绕着几个女孩,

巧薇、琬茵、纹绫是班级中最核心的少女组合。

巧薇是全班成绩最好的学生,

家庭经济状况似乎很好,每当新手机发表之后,

她总是班上最先换手机的女孩。

也是自拍app用得最勤的女孩,

可以花一堂上课的时间修图,

但是考试又考得超好的标准高材生特性。

会在夜深人静时猛k书,表面装作对成绩无所谓,

但总是名列前茅,猛打那些平常努力读书的书呆子的脸。

当然这些描述都只是辅助,或者说都是不重要的特征,

关键巧薇是天生的校花等级美女,

这让她的一切好像都变得“特别”。

她的发型永远追随最新的流行角度,

今年最流行篷松发型在其他女生头上像是出门没整理一样,

但挂在她头上就像是从杂志走出来一样。

她的五官比例非常的完美,不会有特殊的棱角,

不会有那些属于“大人化”的棱角,

譬如说是鼻子太挺、脸颊的皮肤太过僵硬。

在她身上停留的就是青春,

皮肤的肤质完完整整地展现了那一种无法取代的自然魅力,

她并非是那一种脸庞白晰到脖子已经与脸庞是两种人种的色差,

相反的,只要淡淡的底妆,

就可以将那五官自然的深邃完美,

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动的美丽。

每次被人告白时只会展现她那甜死人的尴尬笑容,

“不好意思”挂在嘴上,男孩们只会傻傻地傻笑,

互相嘲笑告白失败,但是永远不会停止追求巧薇。

这种校园美女等级的女孩身旁都会有属于她们的闺密。

琬茵是跟巧薇同班最久的女孩,

她们一起长大,从国中到高中,

琬茵最知道巧薇想的是什么,

难过的时候喝一杯热可可与送上一包软糖。

开心的时候最喜欢点上一杯榛果拿铁。

每个要追巧薇的女孩总是要跟琬茵问上许多问题,

她就像是军师,笑点很高,飘着长发,冷冷的,

笑起来很可爱的女孩,但一年要看到她笑的时间可能不多。

琬茵最让男生望尘莫及的就是热音社第一把交椅吉他手,

竟然solo输给琬茵。

当然这不能怪别人,

纯粹是琬茵从懂事开始就开始弹吉他,

她有个在乐团工作的爸爸,

因此向巧薇告白的男性知道这件事之后,

再也不用自弹自唱的方式告白。

因为琬茵早就弹过太过厉害的曲子给巧薇听过了。

另外一个女孩比起巧薇可能会是最多男生暗恋的对象。

纹绫是那一种男孩子个性的女孩,

跟她女性化的名字有很大的差异。

她拥有那一种最容易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哥儿们特质,

很容易猜中幼稚的高中男孩心里在想什么,

最能接受幼稚男孩的开玩笑,

因此也是最多男孩会称兄道弟的女孩,

当然,这也最容易让高中男孩喜欢的个性。

这三个女孩成为三年十一班的核心网路,

从中间发散出去大约有五名到七名的边际团体,

这种团体最容易在模拟考结束之后约唱歌时聚集在一起。

接着从这核心网路中间围绕的就是各个不同的男孩,

彼此交横串联,大概分为三四个小团体。

然而男孩们也有另外一个核心团体,

以博荃、淞元、昀甫作为三年十一班的另外一个核心。

博荃虽然不是混黑道的,但却是整个年级赫赫有名的问题少年。

能够考上大兴附中显然天资不差,

但是他天生少长了一种特质,叫作耐性。

举凡只要能让他失去耐性的事情,

可能比每天要呼吸的空气量还多。

然而能让这种家伙平静的竟然是古典乐,

简单形容就像是在战场上骁勇善战地搏击,

但是耳机里正在运转的或许是莫札特幻想曲。

博荃另外一个才能就是与生俱来的电玩能力,

听说北部已经有网游公司想要签下博荃做为职业选手,

但是这种事情很快就被他的爸妈拒绝了,

毕竟电竞选手永远都处于电竞元年的时代,

全世界目前也只有一个国家能够让企业支撑起电竞产业,

这种还在起步的事业,是父母最怕的冒险。

而能够让博荃觉得说话比较有趣的就是淞元,

或许是淞元是那种什么话题都能聊的冷静少年吧。

任何电视游戏、PC游戏、网路游戏、手游、最新3C资讯,

都逃不过淞元的手掌心。

因此整个班级大多数男生的桌电、笔电、手机、电视游乐器购买,

都有询问过淞元的意见。

“这张显示卡不行啦,FPS会战的时候掉超快的。”这是她在教室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淞元会帮大家分析,如果想玩什么游戏,买怎样的机器最划算。

另外最让全班男生不能离开淞元的特质,

就是淞元拥有极巨量的BT硬实力,

他甚至最后开始分项他架设的FTP,

让那些苦于设定BT的电脑初级生能够简单地下载要的“影片”。

虽然近年来网路上的免费影片来源越来越多用,但实际上画质、翻译、品质都有待商榷。

因此淞元免费为大家建立了一个虚拟帝国。

淞元架设的FTP几乎网罗所有男生所要的资讯。

电影、男生爱看的影片、游戏、常用软体、日剧、韩剧、美剧。

当然要作到这种职业等级的事情一个人当然办不到,

所以淞元在校园也非常有名,

他跟几个家伙共同维持全校赖以为生的FTP,

甚至他们甚至独立架设像是混合论坛与BBS的大兴附中特殊聊天平台:

“红砖道”

有手机双系统版本,由于是在系统外的开源连接,

实际上下载时还得得到淞元给的连结网址,才有办法下载到。

因此当小桃与凯讨论到这一点时,发现这将会是一个重要的资讯总中心,

因为这种有点实名化的下载方式,的确让淞元掌握到底有哪些人在红砖道上出没。

这种平台取代了大兴附中的官网以及时下一般高中生会用的网站及app,

小型的网路聚落慢慢从大兴附中成为主流文化。

晓筠对于淞元实际在校园的风云程度超乎她的想像,

由于淞元与华洋算是熟识,曾经来过家中几回,当时只印象中是一个礼貌的孩子,

但原来似乎他在学校算是可以只手遮天的人物。

另外一个核心是昀甫,他身材高大,

在篮球队担任大前锋位置,

个性大辣辣,嗓门大,有时想要搞幽默但会搞得气氛尴尬,

虽说如此,或许是因为颜值的的关系,他却是最多女生暗恋的对象。

因此一开始分班的时候,令博荃最不爽的就是昀甫,

然而不管是男孩还是男人的友情是最好建立的,

让两个人成为朋友的关键竟然只是一出日剧。

两个人竟然从互相仇视,聊着聊着竟然聊开了。

博荃最常找昀甫去楼顶喝啤酒,

因此他们是训导处的常客,

跟每个老师都非常熟。

因此这三个男孩形成另外像是支流的朋友网,

博荃身边非常多网路战友,经常去后门的网咖开战,

淞元身边非常多专业宅朋友,

昀甫身边非常多篮球球友。

她特别用一张图记录下这树枝网路,

其中她特别观察华洋在这个班级到底扮演什么位置。

实际上却很讶异这种结果。

她现在所看到的华洋与身为妈妈看到的他截然不同。

华洋在三年十一班之中是最耀眼的谐星,

最爱说笑话,最爱吐槽老师,

最喜欢对女生有意无意的告白。

这种特质的人只要稍不注意,

就容易成为班级中被排挤的对象,

然而华洋却刚好踩在钢丝边缘,

以最大限度的活跃换取在三年十一班之中的份量。

这与在家孤僻的华洋完全不同,

这是最让晓筠惊讶的部份。

---

"所以有办法确定是谁吗?"晓筠问。

晓筠在凯的店里再次更新了她针对三年十一班的人群网路图。

她用平板上的MindSetApp去画出心智图,连接各个人物。

她之前有听说过凯打算去问几个像他一样的安排者。

只不过她不清楚,每个安排者之间是互相禁止影响对方客户的。

"没办法,我跟其他伙伴的聚会时间不多,也是在那种聚会时间里才聊到的。"

凯无奈地耸肩,佯装苦无计策的样子,他自然不会把他与梁野秋对谈的事情拿出来说。

"所以,这些女孩都是同一个人安排进去的吗?"

"我掌握的情况是如此,但是详细到底是谁就不确定了。"

"但我想不通的是,像我是以转学的名义混进去,每一年转学生的数量应该都是为数不多吧。这应该很容易确认出哪些女孩跟我一样。"

"是没错啦,高三转学招生人数的确比较少,但高二的人数却比想像中的多喔。另外大兴附中算是非常热门的学校,招考人数比起其他学校算是多的。"说到这里,晓筠终于了解为何凯他们的人会选择大兴附中这个地点,只有当转学生人数够多时,才能从中见缝插针。

"所以,三年十一班真的有重生女孩?"

"这也算是同行的小道消息啦,我最多只能问到这个班级最有可能有人。"

"唉,虽然这一个月我交了很多朋友,但是关于线索完全没有着落啊。"

"话说,红砖道那个app我可以研究研究吗?"凯为晓筠的茶杯补满洋甘菊花茶。

"哦,给你看吧。目前我还没有认真在上面浏览过所有资料。"

"这资料量可真多…"

凯只是随便滑滑,发现这个app里头的蕴含的资讯量远比一些小众论坛还多。

"连帮别人排福利社凉面都可以?"凯噗疵地一笑,他目前停留在ASK版上。

"这里甚至有自己的交易币值…"实际上这到底能够兑现多少是一个未知数,毕竟晓筠刚获得红砖道App其实没有多久。

"所以算是华洋帮你“申请”的?"凯问道。

"是啊,有一天下课,他就带我去找淞元,接着淞元就给我了连接下载这个没有在store上架的App,接着教我怎么使用。"

"看来在学校吃得很开嘛。"凯看起来有些吃味地说,不过晓筠认为这只是在闹她的表情。

"欸…该怎么说呢…"晓筠蹙眉:"男生们的确都对我很好。"

"看来又是女生们的小团体活动啰?"凯不以为意地说,或许是他经手的个案可能多数都有可能遇到这种状况。

"你也知道任何有女人们群聚的地方就有茶壶的风暴啊…"晓筠露出苦笑,她太了解这种难熬的阵痛期。

实际上她对这种风暴非常了解,或许是自己有时做事不够圆融,或许总是招惹到不该惹的对象,从求学时期到职场生涯都饱受风云人物的折磨。突然许多回忆像是浓缩的残影,撞在晓筠脑海中的四周。

"好吧,红酒还是白兰地,你说了算。"

凯从吧台旁的柜子拿出两支酒,晓筠很意外这家明信片店除了卖咖啡,或许可能也卖酒。

"今天不是周末啊,我明天还要上课耶。"

晓筠嘴巴虽然这样说,但是她已经瞥见酒瓶上闪烁露出的粼光。

"好吧,红酒好了,毕竟这是我比较常喝的,或许比较有把握。"晓筠回道。

他拿了两支酒杯,选了一支红酒。

虽然晓筠不是专业品酒的,但是她知道眼前这支酒的香味十分复杂,透出了胡椒与香料芳香味,甚至有另外一股无法言喻的香味深藏在背后,其堆叠撑起的香味之塔,是过去晓筠没有接触过的。她浅尝一口,立即被那味蕾反应的回冲反应给震慑住。她的反应全部写在脸上,凯只是露出浅浅地微笑,像是不意外的表情。

"天啊,这也太…"

"看来有人会常常来这边要酒喝呢。"

凯也浅尝一口。

"Seriously,这是哪支红酒啊?"

晓筠打算使用可以拍摄酒标的App,以记录这支令人难以置信的红酒。

"找不到的,这是自制的红酒,售价惊人,一般不流通到一般商场上。"

"这支酒…该不会是…"

"你说呢?"

凯露出陷入回忆的微笑,晓筠不确定这种回忆是表达在这支酒上,还是更多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