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挺进美妇李婷 第章梅开二度岳

原本以为长的不怎样的十七又是个倒楣被抓的姑娘,不过静下心来仔细看,看身上的衣服似乎颇昂贵,黑红衬底相交,穿在身上隐约透露出什么高贵的身分,不似其他城中姑娘的漂亮花罗裙。

家世肯定不一般,否则家里也不会特地派人来保护!

躲在粮草堆里的姑娘脑袋极速运转,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打定主意之后,又自行拨开眼前的粮草,朝着十七露出灿烂的笑容,"你叫啥名字啊?我叫黄瑛,咱们结交结交,如果一起逃出这里,我就请你吃饭!"

谁知阿乐不躲也不避,就这样任由大胖子压在自已身上,嘴里还娇弱的直囔,"大爷,别这般猴急,奴家承受不起!"十七转头看了她,似笑非笑,想来是听出她话中的其他意思,让黄瑛紧张地又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说:"你、你不、不想吃饭吗?"

等等!她在说啥鬼话!黄瑛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我叫十七。"十七瞧她紧张成这样,不禁失笑,自报上名字。

真是聪慧的姑娘,怕自己会被落单下,还想用话术企图让她承诺会带她一起离开这里。

不过无论如何,十七是一定会带着黄瑛离开的,若想让匪贼伏法,黄莺可是重要证人之一。

"十七……没有姓吗?"见十七松口,看来是同意会带自己一起逃脱了,黄瑛吐了口气,闲着没事又多问了一句。

"姓秦。"十七笑了笑。

"喔……"

黄瑛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暗想着秦姓好像在宁洛不是甚么大户人家,难道是外地来的?

她是不知道,秦姓虽在宁洛不是大户人家,在京城可是响叮当的姓。

阿乐与十七都是习武之人,外头沉重的脚步声缓缓朝这边走过来,十七脸上一凝,连忙朝黄瑛嘘了一声,"快躲好,有人过来了。"

黄瑛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算了一下也大惊失色,"送饭的来了!"她手忙脚乱用粮草堆把自己给遮掩好。

库房门被推开,来了一个提着食盒的大胖子,一见里头有两个姑娘,先是一愣,挠挠后脑杓,自言自语说:"不是说只有一个吗?怎么又多了一个……难道是这帮浑小子又在路上抓了别的……"

大胖子一边嘀咕,一边放下食盒,手才刚一松开,忽然脚一抽,整个人重心ˋ稳,朝坐在地上的阿乐给扑过去。

谁知阿乐不躲也不避,就这样任由大胖子压在自已身上,嘴里还娇弱的直囔,"大爷,别这般猴急,奴家承受不起!"

十七目瞪口呆,滑出袖下的短剑卡着不上不下。

大胖子什么也没有说,身体抽搐了两下,随即从阿乐身上滑落下来,面朝上大字型倒地,双眼死不瞑目,后颈下缓缓溢出深红色血迹。

速度之快,十七甚至没看见阿乐如何行凶的,阿乐拍拍身上的灰尘优雅站起身,拨了一下秀发,红唇一噘,朝十七眨眨眼,"暗杀与美人计是相辅相成的喔。"

美人计十七是没看到,明明只看到投怀送抱啊!

原本以为要逃出这间库房要拚搏一翻,没想到这么轻松容易就解决了,眼前那道门敞开着,似乎在热烈欢迎她们。

"阿瑛姑娘,该走啰!"阿乐笑咪咪。

且说路子忧那方,阿鸢尚未赶到报告十七的情况,周予成拖着全身是伤的身体与路子忧会合了。

"周公子!这是怎么回事!"章青天瞪起如牛的双眸,大声问。

早一步抵达约定地点的路子忧一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十七,内心悬起一股不安,眼看转眼都要中午了,终于等到周予成脸色惨白踽踽而来,身后的周家家仆背上还背着昏迷不醒的姚夕。

唯不见十七的身影。

"大人……我们被匪贼伏击了……"周予成哑着嗓,手臂上的刀伤还渗出血,满发凌乱,不难想像当时都多慌张。

"十七大人呢?"闻言,章青天脸上铁青,双拳紧握起来,浮起狰狞青筋。

周予成咬唇低下头,难以启齿,"十七大人……被匪贼给劫走了。"

〝碰〞的一声,章青天一拳打在身旁树干上,粗喘着气,双目不满愤怒之色。

伏击?

而路子忧眉头一拧,抓出周予成话中的古怪之处,虽担忧着十七的安危,但还是强迫自己必须冷静下来,"意思是你们遭匪贼伏击,十七被抓去了,然而匪贼却放了你们?"

没有放了我们,你没见我们一身伤吗!

周予成嘴角一抖,微弱地替自己解释,"我们……跑得快,是姚大人保护了我们!"他伸手指昏迷不醒的姚夕。

路子忧走靠近看,背着姚夕的周家家仆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他眯起眼,翻动了一下姚夕,发觉姚夕并无外伤。

他书卷文静的脸上忽地一笑,笑的让人忍不住发寒,双眸寻望了四周,目光打着每个人身上,像是芒刺一样扎人,"看来是我们里面出了内鬼,否则匪贼是如何得知我们动向进而伏击?"

内鬼两个字让所有人精神一凛,纷纷带着戒备的眼神互相觑看。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救下十七大人。"周予成立刻道。

"不,当务之急,是先找出内鬼。"

虽然内心担心十七的安危,但好得十七也是武举的武榜眼,路子忧更相信十七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只是姑娘家的名誉……

"谁是内鬼!给老子出来!"章青天内心怒火难以忍受,咆啸大吼。

不过就他这一吼,把昏迷不醒的姚夕给惊醒了,轻动手指呻吟了两声,背着他的周家家仆见时机不对,甩手就想把姚夕给抛下倾斜山坡。

路子忧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姚夕的手臂,才让姚夕免于摔下山坡,章青天见状,一大步向前虎啸生风的一拳砸在周家家仆脸上,那人吃了猛力一拳眼歪嘴斜,弹飞出去撞上了身后的大树,喷出一口鲜血最后倒地不起。

周予成脸色一白,便听见章青天冷笑着说:"周公子,看来你的家仆就是内鬼。"

险些成为山下亡魂的姚夕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混乱,路子忧一手还拎着自己,以防摔下山。

"周公子,还请你解释解释。"路子忧微笑。

"说不定……只是一时手滑。"周予成虚弱的辩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