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征服我第四 翁公东西又长又大

(31)

星期五她的课只到中午,回到家收拾了些随身用品便搭车前往她想念的家,即便林菲寒心里有别人,只要能待在对方身边看着,她便心满意足了。

搭上了公车,她选择一个人的座位,看着窗外的景象,想起了前几天的事,内心有种莫名的心酸,她低喃道:"菲,对你来说我、我真的只是家人吗?"

中午时段,较少人搭车,没有站站停,时间也相对缩短约十五分钟左右。

一会儿,公车停在巷口,她下了车看看周围曾经熟悉的景象,脚步缓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着:"明明才几个月没回来,怎变得有些陌生了?"

走着、走着,她停在一栋车库别墅前,从包包里拿出了大门的遥控器,按下开关走进屋内,最先看到的会是林菲寒的私人轿车。

她看着车库空荡荡的,歪着头疑惑的想着:"奇怪?怎么菲的车子不在?是乐安姐请假吗?"

这时,手机铃声从包包里传出。她困惑的走上楼梯,按下指纹辨识、门开启。

一股熟悉的味道从门缝飘出来。

"是菲身上的香味。"她喃喃自语的说。

她将鞋子规矩的放在鞋柜里,拿出自己的室内拖,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到房门前,轻轻打开房门,脚步缓慢地走进去,离开这两个月,房间或多或少会有些灰尘,她将包包放好,拿着抹布进浴室弄湿,打算将房间整理一下。

这时,手机铃声从包包里传出。

听闻声响,她急急忙忙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将抹布随手放在桌上,赶紧从包包捞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她有些失落。

按下通话键,她语气平稳的说:"乐安姐。"

电话那头语调急促的说:"小梵,下午五点半我过去接你,记得噢!我先去忙了,拜。"

"那个"

对方一讲完,电话那头已无声,手机显示通话结束。

她无奈地耸耸肩、放下手机,开始整理房间。

房间的物品仍摆放的整齐,抹布擦过书桌,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布上的灰尘并不多,像是已整理过般,她疑惑的想着:"会是菲吗?"

随后,便又笑笑摇头的说:"不可能啦!菲这么忙,哪有时间打扫。"

"擦都擦了,就再擦一次吧。"她嘴里低喃道。

她手中擦拭的动作没停下来过,可眼神却也时不时地飘向书桌上的手机,一有个声音,她便赶紧拿起手机看,却总是失落的放下手机。

她心不在焉地打扫着房间。

过了许久,她忽然回过神,看着墙上的钟,慌张地说:"糟糕!已经四点半了。"

她快速地将剩下的完成,拿套干净的衣服、进浴室冲个澡。

距离约定的时间剩十分钟,她将自己打理好,便带着包包下楼,大门一开,白乐安开着公司车已在外等着。

见状,她赶紧关上大门。

走上前,她站在车外礼貌地打招呼。

"乐安姐,久等了。"

白乐安笑着回:"小梵,好久不见!快上车。"

"好。"

她一上车,对方便直盯着看。

她被看得有些别扭,困惑的问:"乐、乐安姐,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

"小梵啊!你是不是都没正常吃饭啊?怎么瘦了?"

"瘦?没有啊!体重都一样。"

"一定是体重机坏了,乐安姐带你去吃晚餐,有想吃什么吗?"

她想了会,摇摇头:"没有。"

"不饿吗?"

"乐安姐,菲呢?她的车子不在家。"她答非所问,从回到家到现在林菲寒连一个讯息也没有,让她感到焦虑。

"她啊!今天临时回总公司开会。她交代我要照顾你。"

她记得平时开会白乐安也会一同前往,她疑惑的问:"乐安姐不用去?"

"这是主管临时会议,我不用去。"

白乐安皱着眉、摸摸她的头:"我们去吃饭吧!你不吃,林总会念我的。"

"好。"

车子来到了她们平时最常去的餐厅,白乐安将车停至特约停车场,两人一同走进餐厅。

点完餐,两人关心彼此近况、分享近期发生的趣事。

约莫二十分钟,她们的餐点上桌。

"小梵,先吃。"

"好。"

她们聊天的过程中虽愉悦,可白乐安总觉顾梵孟有些不对劲,她喝了口饮料问:"小梵,有心事?"

她愣了会,"乐安姐为何这样问?"

白乐安耸耸肩回:"直觉。"

"嗯。"她小声的回应。

"嗯?所以?"她直盯着顾梵孟问。

她知道以白乐安的个性,决不会轻易放弃的,自知瞒不过对方,而自己也想问个明白,她鼓起勇气问:"乐安姐,跟菲认识很久了,对吗?"

"是啊!"

"所以,菲的事你都知道吗?"

"除了较私密的事外,基本上她都会跟我说。"

白乐安反问:"怎了?"

"那、那个静是谁?"她胆战心惊的问。

听闻,白乐安内心感到讶异,她故作镇定的看着对方,为了确定是否有听错,她又问了一次,"小梵,你说什么?"

"静,是谁?"

"她、她是我跟林总的高中同学。"她支支吾吾地说。

顾梵孟很清楚她们之间的关系不只如此,即便自己已紧张到双手冰冷,仍接着问:"那、她是菲的什么人?"

她看着顾梵孟那双坚定的眼神,像是非得问出一个结果,她叹口气为难的说:"小梵,抱歉!不是我不愿告诉你,而是静这个人我觉得应该由林总来跟你说比较恰当。"

听闻,顾梵孟难过的回:"菲不愿意说、你也不愿意说,原来、至始至终我仍是个外人。"

"小梵,你不要这样想。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疼爱,你应该也有感受到。"她慌张的安慰着对方。

顾梵孟苦笑的点点头,"乐安姐,我想回去休息了。"

"好。"

一路上,她们没有任何的交谈。

车内的气氛显得尴尬,白乐安脑中不断地在思考着该怎么打破着僵局。

直到,对方下车前,她轻抓着对方的手说:"小梵,给林总一点时间。"

"不重要了!她是菲的谁已经无所谓了,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行。"她面无表情的回。

语毕,顾梵孟头也不回的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