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最初的恋人*CH2*年少,追逐的轻狂(2)

情感小说 . 2021-01-18 . .

『其实,在你出现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姊姊的男朋友。』

晚餐时分,家里餐桌上多了两副碗筷。

妈,今天有客人喔?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狐疑地探头询问正在厨房忙碌的妈妈。

今天采菱要回来啊,我找何磊来家里吃饭。妈妈从厨房探头出来应了我一声。

姊姊夏采菱今年大二,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何磊的父母和爸妈是多年好友,他和姊姊同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姊姊和何磊从小就被两家父母当成一对青梅竹马,我甚至怀疑他们曾经指腹为婚过,而我,不过是多出的跟屁虫。

只是形影不离的两人,不知为何没有选填同一所大学,只有何磊留在本市的C大读医学系,两人就此分隔两地,后来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扑朔迷离,我搞不懂,也不想懂。

不过只要姊姊有回家,妈妈便会找何磊来家里吃饭。

喔。我耸耸肩,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我永远也打不进他们的世界。

即便从小到大我都喜欢何磊,也只能当成秘密永远放在心里。

喂,不要偷吃,手去洗一洗!妈不知何时从厨房端著热汤走到饭厅,正好被她看见我捏起一块猪肉放进嘴里,手背当场挨了一击。

哎哟!抚著被打红的手背,我夸张地哇哇叫,借吃一下有什么关系。嘟囔之际,顺便左顾右盼,却连姊姊的影子也没见著。

怎么没看到姊姊?

她今天比较晚,何磊会去车站接她。他最近买了车,留在市里读书也不错,可以住家里,每天开车上学。妈妈说了一堆话,转身要进厨房时,看到我一头香菇发型,又面露不满。

看看你,剪这什么发型,给何磊看到多丢脸。

你只是想数落我而已,干嘛什么事都扯到何磊啊!

给何磊看到多丢脸?

我下意识抚过自己的短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反正我又不是何磊喜欢的人,美丑也是我自己的事,妈干嘛刻意强调啦!

我对何磊的情绪其实颇复杂,从小我就幻想他是我的白马王子,认为全世界最帅的人就是他,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但白日梦总不会持续太久,姊姊一出现美梦就幻灭了,因为姊姊才是那个白雪公主。

唉。

一抬眼便对上饭厅旁的玻璃柜,那映在上面的倒影,还真让人忍不住叹息。

因为从小学习芭蕾舞的关系,我没剪过短发,何磊当然也没见过我这矬样,他一定会笑我的,突然不想吃这顿饭了,最好在留回长发前,都不要见到何磊!

可惜我脚不方便,还没来得及溜回房间,门口就传来老爸如洪钟的声音:采菱终于回来啦,何磊谢谢你啊,来来来,饭菜刚煮好,正好开饭!

老爸回来的真刚好。

我爸是医院的心脏科主任,平时忙得很,晚餐时间很难准时出现,但只要何磊来他肯定排除万难也要一起吃顿饭,可见爸爸有多看中何磊,根本就是以准女婿的眼光在待他,如果何磊真的变成我姊夫,那我绝对要找一个比他帅上一千倍、好上一万倍的男人嫁,我不相信这世上只有一个何磊好!

脑中不知为何蓦然浮上一张阳光下滴著汗水的灿烂笑颜,略略有棱有角的轮廓上那对漂亮深邃的墨瞳,对著我笑得如月弯般闪闪发光⋯⋯

欸,怎么会突然想起徐向南那幼稚的家伙?

我甩甩头,敲敲脑袋,专心把他赶出我的思考,没发现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大家都已坐定,四个人八只眼睛齐刷刷盯著我。

夏采晴你干嘛打自己?姊姊率先打破沉默,将我从幻想中拉了出来,她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怪胎。

没有啦,就是头有点痛,没事没事。我赶紧干笑打哈哈。

哇!晴晴你⋯⋯不一样了,短发也很可爱喔。何磊一开口,又让气氛陷入尴尬,话虽委婉,我却听出里头的笑意。

夏采晴,你剪这什么头啊,好难看!姊姊接下何磊的话题更是毫不给面子地当众嘲笑。

臭何磊、死何磊!一开口就提我的香菇头,配上姊姊的笑声,让我心里实在憋屈。

我低下头,把视线定格在面前的菜肴,拼命夹进碗里,不想看他们。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看你这样有点不习惯。何磊一直善解人意,他知道自己无心的开场白刺伤了少女心,连忙解释。

我偷瞄何磊,他正笑咪咪地盯著我瞧,他的皮肤如同女孩子一样白皙细致,秀气的眼睛笑得弯成一线的单眼皮,他就像个从偶像剧里面走出来的男主角,俊美帅气,和姊姊坐一块,完全是佳偶天成。

我就是想换造型,看不习惯你可以不要看。不知为何,这些话不经大脑冲出嘴边,把和乐的晚餐气氛弄得很僵。

晴晴!身边的妈妈转头瞪我一眼,暗斥我没礼貌。

没关系,我最喜欢看晴晴跳舞了,无论长发短发跳起舞来一样漂亮。这话才说完,我整张脸已凝成冻。

采晴前阵子出车祸,脚断了。姊姊小声在何磊耳边说明。

晴晴,对不起,我不知道⋯⋯没关系,你好好养伤,会好的,到时再跳给何磊哥哥看喔。他温柔一笑,看在我心里却是针刺般的疼,明知他没有恶意,可原本就气闷的我哪管得了那么多,瞬间爆气大吼︰根本不会好!我永远都不能跳了!

晴晴!爸爸不满地瞅了我一眼,我委屈低下头,乖乖闭上嘴。

爸爸虽然疼我,但凶起来吓死人,我真有点怕他。

对不起。何磊只得拼命道歉。

哎,没关系没关系!何磊啊,阿姨今天正好也想跟你说晴晴这件事,想请你帮忙。妈妈火速跳出来打圆场。

只要做的到,我都愿意帮忙!听到有戴罪立功的机会,何磊立刻眼睛一亮。

你每天早上都几点去学校?几点回来?

是要帮忙载晴晴吗?时间我很ok。第一堂课是九点开始,最晚一堂课是五点下课。聪明的何磊马上猜到妈妈的意思,他看了我一眼,但我心里委屈不想搭理,头低到都要埋进碗里。

是啊是啊!如果你方便的话。

何磊,真不好意思,晴晴脚这样需要人接送,我和你夏伯母都要上班,这阵子觉得有点吃力,想请个司机来载她,但她一个小女生,我们又不放心,上回听你爸提到你买了车,我们就想说不知能不能麻烦你。爸爸也开口了。

爸爸是忙得要死的心脏科主任,没人指望他来载我,妈妈是中学老师,每天一早就必须到校带早自习,其实没什么闲功夫日日接送我上下学,新学期转学后,我如何上下学成了问题,虽说从家里到新学校骑脚踏车只要十分钟,可我车祸撞断了脚,尚未痊愈前,总得要有个司机,这时,碰巧买车的何磊就成了不二人选。

不麻烦不麻烦,我很乐意。何磊竟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

那就先谢谢你了!爸妈异口同声道。

妈妈——可是⋯⋯

我看著他们三两下拍案决定,心里又是一阵气闷。

再怎么说,我也是当事人,怎么没人先问问我呢?

何磊天天接送我,姊姊没关系吗?

我抬眼偷看了姊姊一眼,她表情如常,仍优雅吃著饭,没表示任何意见。

可是什么?人家何磊没嫌麻烦你倒是有什么意见吗?爸爸很不给面子地截断了我的话。

没、没有。谢谢何磊哥哥。我赶忙道谢,偷偷觑了何磊一眼,他仍是一派温柔地对著我笑。

来,何磊,多吃点,这是阿姨拿手的红烧狮子头,你尝尝!

这样姊姊真的没关系吗?温馨接送情耶!

我又环伺了眼餐桌上的家人,不过大家仍兀自举箸吃饭,相谈甚欢,姊姊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是我自己想太多,没人把我当一回事。

算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