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为人妻_主人控制导尿管分身

雪柔和小靡、于凡由乔莉带队,阿肯领军,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银行,执行金融内控查核,这和每季会计师签证的财务报告,出具的查核报告不太相同,目的是在验证金融机构里,内部帐务程序的控管。

银行总公司也是一座十九层的商业大楼,除一楼是总行之外,其它部门分散在各楼层,一踏进办公室,西装套装的光景和报表列印的声响,交织出典型的商业界上班族气息。一走进查帐专用的会议室,雪柔不禁暗忖银行果然和一般产业不一样,空间宽敞又整洁,大伙各自找了座位,打开笔记型电脑连上网路,然后把底稿财报等逐一从查帐箱取出。

“所有样本都抽三十笔,各分行的抽核比例由你们自己说明决定,查核逻辑说得通就好,别给我乱抽呀。内控缺失一律汇整在底稿第一页,我要统筹提报稽核室。”

“在通知各个分行进行查核之前,记得先跟稽核室的人连络,由他们内部先行通知,请他们把要调阅的卷宗或传票凭证先准备好,免得你们过去分行,又要等个半天没事干。”

“乔莉,有空就先看底稿,别都堆给我复核,你这样也可以多学点银行的新东西。”

阿肯很有经验地分配工作,条理分明地交办整个内控检查的进度,嘱付得差不多后,于凡在一旁很机灵地问了句:“你不回事务所呀?”

“回事务所干嘛,都快中午了,下午会计师会来,我还得陪他去跟客户谈公费哩。”说到这里,阿肯打了哈欠,略带疲倦地说:

“不趁这个时候歇息一下,哪天如果我挂了,我的墓碑上岂不是要写着:“这里睡着一个被事务所杀死的过劳者。””说完这句话后,阿肯就开始睡他的午觉,于凡则是在一旁扮了个鬼脸。

期中内控查核不似一般季报那么紧迫,没有加班的雪柔下班后,在日式拉面店里,和岚晴一边享用着热腾腾的拉面,一边传来岚晴得意的闲聊声:

“昨天我出门前隐约猜到他会吻我,我还特别刷牙呢,结果他还真的吻我,然后吻完后,我就很冷淡跟他说我要回家了,让他觉得好像被算计似的,尤其我还特别刷了牙。”岚晴越说越得意,一直抿嘴笑着。

“瞧你得意的。”雪柔没好气地挖苦着,下班的岚晴身上还穿着公司制服,套装的窄裙更衬托她那双修长的双腿,雪柔心想自己看得都快喷火了,男人还有把持得住吗?结果岚晴还有胆子跟男人玩得这么过火。

“其实昨晚他还在LINE上,说一大堆酸话,就在他还在滔滔不绝的时候,我就打了一通电话过去,他接起电话的时候,我说:“很晚了”,但是语气好温柔好开心。然后他就再也不酸了。”

“恶魔……。”当然这句话只能在雪柔心理讲。

“所以啰,我现在有出去疯的朋友,有可以抱抱的朋友,还有接吻的朋友。”

“那我不知被你认列在哪一个会计科目项下呀?”雪柔揶谀着她。

“嗯…他们归类为非认许资产。”岚晴突然充满兴致,感觉这样分类挺有趣的,歪着她那美艳的脸庞认真地想了又想,久久一副正经说:

“你的话…暂收待结转项,不对,这样好像怪怪的,改成内部往来好了。”

雪柔好像想到什么,问:“今天是你生日,昨天那个跟你接吻的,他应该会约你,怎么不和他约会?”

“不,要保持相当时间和距离,这样才不会让新鲜感失去,留下彼此探索的空间。”岚晴讲这句话如同一道利刃穿过雪柔的心扉,她不但洞悉人性,而且反过来驾驭,雪柔不禁暗自赞叹:真不愧是带有妖邪魅力的岚晴。

“再说,他还没让我喜欢到想要在一起。”岚晴若有所失地自语着:“距离和前男友在去年分手到现在已经十一个月了,唉,怎么还在滞销中呢?”

“是啊,空窗期这么久,真是太让你面子挂不住了。”雪柔心中滴咕着:“你这家伙如果这样还滞销,那其她女生不是报废了。”

雪柔虽然和她熟稔,但对她谈过为数甚多恋情的感情生活,只能存放一种男人排着队追她的印象。

 

回家一翻开日记本,雪柔不由自主地惊呆了,昨天故意在日记里写的那句“是男人的话,喜欢一个女孩子,就光明正大地送巧克力呀!”,竟然整句都消失了,仔细在台灯下照了一下,赫然瞧出有立可白涂掉的痕迹,只见对方另起一页写上新的日记内容:

 

9.10.2014     晴

今天很意外地,她打电话给我,关心我忧不忧郁,听她的语调,猜想倒是她好像有心事。

“对呀,我有点忧郁……。”电话中,她坦白地告诉了我。

“别忧郁啰,来讲一下开心有趣的事吧!今天在外勤呀,那个跟阿肯聊得很愉快的女子,以前好像也是我们组上的。”

她听得也笑了起来,诉说着我和她的LINE对话里,有太多八卦秘密了,她现在都很小心看有没有把文字记忆清除,不然被同事看到就好玩了。

在电话中听她咯咯地笑着,宛似破除刚刚的阴霾,我心中不自觉地也为她高兴着。

“你呢?你有什么在忧郁吗?”

“没什么啦,最近很衰,日记好像被人偷看,还被乱写,又被同事问:“文笔这么好为何不念中文系?”可是组上的乔莉那么会唱歌,为何没有人问她“为何不念戏剧系?”。”

“你想太多啦,有文笔的人,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很特别的。我俩都是很重视生命中,那些除了现实表面之外事物的人。”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她的支持,让我觉得今天的夜晚,特别地美好起来。

~~

“重视生命中,那些除了现实表面之外事物的人……。”雪柔咀嚼这一段文字,不禁称称啧奇,感觉这两个人,还算是成熟的人物,虽然在繁忙的事务所生活中,还能有如此感性和知性的对话,彼此互相打气,一瞬间还真有点感动起来。

不过看到“日记好像被人偷看,还被乱写”这一段文字,雪柔心里倒是怦然乱跳起来:

“看样子他好像还没发现这本日记本连接两个时空,所以…如果换成是我写,他那边也看得到,换句话说,我甚至可以用这日记本,跟一年前的他通话!”

一想到这里,不禁兴奋不已,原本只是以为这是一本随着时间推移,定期浮现内容的日记,谁知竟然是可以和一年前时空互动的日记,不过更令她惊奇的还不止于此,因为日记里首次出现了“阿肯”、“乔莉”这两个名字!她万万想不到,居然可以在日记本,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名,所以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乔莉也跟他共事过?所以写这本日记的人会不会就是前一阵子她口中提到的戴恩?

其实最快的方法,就是在日记本上写字直接问对方,虽然对方一时以为只是有人偷看他的日记,只要再写一次一定会让对方知道这本日记本的秘密,但又有些犹豫起来,因为这样等于让对方知道,有一个一年后的自己,正在窥伺他写的日记?想到这里,雪柔不禁伤脑筋起来,似乎下意识没来由地还是想继续保持这一份神秘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