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得太大了我怕:日本吹潮女图片

雪柔终于可以领略那天于凡对于杰生的形容语,因为这天,乔莉和杰生就坐在雪柔对面,不过雪柔自己并没参与他们的案子,目前她还是划在跟于凡同一案子,正要准备把财报完稿的阶段。

杰生是个十分“魁梧”的男性,宽厚的身材,宛如一名在太古时期开天辟地的巨汉,面容充满肌肉线条的盘根错结,不过缺少了匀称的协调感,以致于如果他脸上没有笑容,任何一个人在他面前,一定会感觉到异于常人的压迫感。

杰生上午就以他那宛似办公室的空气打了声闷雷的语气催促着:“新承接的客户的财务报告有先转档好一版了吗?”

“好了没问题,这是刚转档好的财报,帮我看看。”说着乔莉把一叠财报递了过去。

杰生点头说:“嗯…辛苦啦。”说着接过财报,自顾自地一边嚼着烂不掉的口香糖,一边回到自己的副理座位。雪柔进事务所一个月多月,也发现很多人都爱嚼口香糖,好像变成上班族一种流行。

看着杰生拿着财报走开,乔莉如释重负地伸了伸懒腰,对旁边的雪柔笑着说:“今天是周五,唉,时间过得好慢喔。”

随着印表机的声音,雪柔一边整理着刚列印出的报表,一边打趣着说:“这么有自信呀,讲得好像能准时下班似地,现在就说这句话会不会太早了?”

乔莉一副不引以为然地说:“哪会,明天是假日呢,今天可是快乐星期五,应该要好好轻松才是,当然要抱着乐观的期待心情啰。”

“话说得太满,总是会凸槌的哦,这句话应该等到六点快下班时,再说比较保险。”

雪柔认真地回应之际,于凡这时说:“雪柔,装订部门来电,财报已经好了,你跑一趟抱过来,准备寄给客户了。”

“好的,没问题。”

装订室在另一个楼层,所以雪柔得跑一趟,路过公共区,冷不防听到一阵啜泣的声音,雪柔不禁一阵错愕,偷偷循着声音瞧去,背影看过去是别组的一个女生,长发微微颤动着,正在笔记型电脑前伏着偷哭着。

“她一定也像日记里的那个女孩,受到什么委屈吧。”从装订室回座位的路上,雪柔抱着装订完成的财报,心下同情着,想起昨晚看的日记内容,也是在讲工作上被气哭的事,不禁有点跟着心酸起来,似乎多少有点窥破着事务所上班的生态,莫名在心底种下对未来的不安,只希望眼下平和的上班气氛能永远如此下去。

回到座位上,检查财报有没有缺页或未用上会计师印鉴,耳间听到于凡在跟阿肯闲聊:“副理呀,我们那家有没有可能也被国税局调卷?”

阿肯很有自信地表情说:“说不定会喔,不过我不担心?”

于凡眨了眨眼问:“真的吗?我们那家这么让人放心呀。”

阿肯摇了摇手指说:“不,是我把底稿看得很仔细,我的部份都有保护到。”

“你的部份保护到,表示我的部份也保护到啰?”

“没那回事,我们可是根据你查核的纪录做判断的哩!”

于凡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没好气地说:“所以……。”

“所以我没事不代表你没事……。”阿肯得意地哈哈一笑。

“意思是出了事情,还会把基层小查帐员推出去送头吗?”

听着于凡和阿肯一搭一唱的对话,雪柔听出查帐员背后隐含的风险,不过在阿肯饶富滑稽风趣的闲话下,倒也没有再多给心底种下不安,和严肃的杰生相比,真的是一样米养百种人,事务所的副理个性真是各有千秋。

时间很快地就到了下午五点,此时雪柔已经感受到杰生为中心的低气压,把周围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

杰生操弄着深沉的语调说:“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所得税费用的数字怎么勾不起来?”

乔莉脸色顿时发白,期期艾艾地说:“这个嘛……我等会看看……。”

不过杰生的追击还不止于此,第二波质问的语气又再度袭卷而来:“还有,你这是怎么算的?怎么跟前年数字不一样?”

乔莉又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听得杰生不耐烦地说:“你是怎么搞的?还不快再给我改。”

“喔…好。”乔莉略带委屈的音调,不过似乎引不了杰生的同情:

“你别给我装可爱喔,这种错误怎么会发生呢?”

乔莉很无辜地说:“我没有在装可爱啊。”

“没有就好,改完再拿给我看。”说着把财务报告丢下,独自回到自己的副理位子,在一旁的雪柔,隐约觉得他踏出的每一个脚步,都有种让地板为之震动的错觉。

看着杰生魁梧的身影终于离去,乔莉松了一口气,瞥眼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六点多,乔莉苦恼地拍了一下旁边的雪柔,说:“怎么办啦?我好想回家啦……。”

雪柔看着乔莉哭丧着脸的表情,感到有趣地想发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只有回应无言的安慰。

 

不同于乔莉的悲情,雪柔在事务所淡季期间时倒是很准时地下班,或许时序上和日记里一年前的人雷同,这天的日记内容还没到自己的入睡时间前,就浮现出新的文字,推敲对方没有加班,所以在正常的下班后书写日记。

~~~~~

9.9.2014     雨

今天下雨,坐捷运到了南京东路站,撑着雨伞正缓步往事务所的方向走去,刚过长春路的时候,身后一个熟悉细嫩的声音叫住我的名字,惊觉地回眸,她俏生生地撑着伞就站在我身后。

跟她就这样并肩在雨中走着,一种似真似幻的情境,不自觉把脚步放慢,想延长这条雨中的步行。

“你早餐吃了吗?”

有点想回答还没,这样我就可以多陪她一段路,但还是顺口回答吃过了。

“那陪我买早餐吧。”

“好呀。”耐住心中的悸动,陪着她来到了早餐店,突然想到从学妹那瓜分的金沙巧克力,把装巧克力的纸袋递给了她。

“啊,对了,这个给你,你这几天加班很晚,巧克力在晚上补充体力最好了。”

“谢谢,这是情人节的巧克力啰?”

“不是,是我学妹生日时,她有三个网友追她送的,留着到现在没吃,我还有一整条的巧克力,你要不要呀?”

“不用啦,这些就够了。”

~~~~~

“这个家伙想送人家巧克力就直说吗,还搬出一个学妹来做借口,真的是有够逊的。”雪柔带着一种看八卦的心情在阅读着日记,打趣地自言自语着,当下心中有了一个顽皮的念头,拿起原子笔,在下一页的空白处,写了一句:

──是男人的话,喜欢一个女孩子,就光明正大地送巧克力呀!

写完后,雪柔凝视着日记猜想,莫非组上过去曾有一桩耸动的八卦?突然心念一动,好像想起什么地,就拨了通手机打给岚晴:

“哈啰,学姐,最近过得好吗?”

“最近吗?好是好,生活上倒是有点小混乱。”

“喔,是因为工作很繁忙吗?”

“呵,不是耶,想我上个礼拜才拒绝一个男孩的告白,前天又跟另一个男性朋友在公园里抱抱,然后昨天跟第二次见面的网友接吻。”岚晴边讲边在电话中吃吃地笑着。

“真是败给她了。”雪柔心中碎碎念了一下,在电话中说:“明天有空吗?你生日到了,约出来聚聚,顺便给你庆生。”要不是日记里提到生日,雪柔都差点忘了,明天就是岚晴的生日。

“好啊好啊,不过明天我要做营收公告,可能会晚点下班。”

“再晚也不会比我在事务所晚吧。”

“好呀,那就明天见了,我们去吃一番亭那家日式拉面好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聊啰,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别再玩LINE了。”雪柔太了解岚晴了,她大约有一打左右的男性朋友,此时大概都还在网路通讯软体上跟她打情骂俏,不由得羡慕她真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