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市长厨房跨下吞巨龙|日了发情的母羊

再过几天是雪柔的生日,雪柔一个特别要好的高中学姐,今天特别抽空为自己庆生,却没想到自己竟然睡晚了,雪柔为了赶着和岚晴的饭局,加紧脚步穿过台北车站拥挤的人群,远远看到岚晴已在路口等候。

岚晴为什么被雪柔私底下对这个高中学姐昵称小妖女呢?会戏称她为小妖女倒也不是指她身上有什么邪气,是源自张曼娟有本小说曾写下面这样的一句话:

──想要炙烈的爱人或着被爱,非得有些妖气,人在造爱时最为妖魅。

那时候岚晴很喜欢这一段话,而且还身以为傲,感觉这样的外号最是贴切不过了,不自觉地,雪柔和她之间就这样昵称起来。

岚晴身高将近170公分,在女性中算是鹤立鸡群了,有张带有酒窝的漂亮脸蛋,有型的胸部,苗条的身材,尤其是一头长直发乌溜的有如黑瀑,可以垂至腰际,最可怕的是,雪柔在高中一起跟她上学,就算为了赶公车,跑过几个马路口下来,她那头长发还是丝毫不见散乱,不用刻意的梳理,还是维持着飘逸的丰姿,这是在雪柔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赞叹。

说起岚晴的爱情故事,那可是多采多姿到可以拍一部日韩剧了,她接过吻的男生数量乘上三分之二就是她交过男朋友的数量,当然,那个数字绝对不是个位数,虽然可能还要补点尾差。

岚晴早雪柔一届,后来上国立大学,雪柔则是进私立大学,目前岚晴已经在一家大型金融公司上班快满一年了,不过岚晴的公司,并不是雪柔所属的事务所查帐客户。

“不好意思,顺路回事务所拿个东西,让你久等了。”雪柔匆忙地赶来,喘气地跟岚晴道歉。

“这么客气做什么,我知道事务所的工作一向不按牌里出牌,来查我们家的查帐员,今天还要加班呢,走吧,你应该饿坏了吧,我们去吃东西。”岚晴体贴地说着。

两人在一家咖理餐厅坐了下下来,向服务生点了套餐之后,岚晴无奈地说:

“最近介绍一个我很要好的朋友进来我们会计课,被经理开了一下玩笑。”

“是哦,你们经理怎么开你玩笑?”

“经理问起我那朋友人品如何,他认为其它条件都其次,人品最重要,我就回答他:别的我不敢说,至于人格,他这个人超正直的,我高中就认识他了。结果经理反而开我玩笑:既然他这么好,你怎么不嫁给他呀?”岚晴没好气地说着。

“哈哈,还真有趣,你跟那个朋友这么要好呀,听起来你等于替他人格背书嘛。”

“哎唷,我那朋友啊,每件事都有他的道理,文诌诌地让人不可思议,有几次我受不了,调侃他一句:你真他妈的温良恭俭让!我跟他好来好去耍心眼惯了,但就不会有更特别的关系。”

此时服务生将两人的餐点端来,两人吃了几口后,岚晴好奇地问:

“别净是聊我了,那你呢?工作了快一星期,有没有什么心得呀。”

“一个社会新鲜人还没有发表心得的资格吧。”雪柔很谦虚地说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也知道钱不好赚。”

“感觉你成长很多嘛,是有受到什么刺激吗?”

雪柔若有所思地说:“其实会有这些感触,也是因为最近我看了某个人的日记吧。”

“日记?”岚晴的眼神露出特别的光芒,不过雪柔并未察觉,岚晴是那种,就算内心有什么变化,也不易在表面露出痕迹的人。

“对呀,我刚进事务所时,在一个柜子里捡到的,感觉好像是在写关于职场上的一些心情,但也有穿插办公室恋情的感觉,不过里面有几句对于职场的描述,还算发人省思,不过呀…。”

故意省略掉日记本其它的怪事,雪柔没好气地说:“都是那本日记本害的啦,我今天早上还是被恶梦给惊醒的呢!”想起梦境,不禁又打了个冷颤。

“现在有人写这种东西哦,还蛮奇特的,你怎么会做恶梦呀?难不成日记本里面写的内容,是什么办公室里的七夜怪谈之类。”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是我刚上班太紧张了。”雪柔急忙双手乱摇,然后语调陷入了沉思:“日记的内容姑且不论,书写的内容倒是很真实,我甚至怀疑…。”

“怀疑什么?”岚晴啜了口开水追问。

“怀疑这本日记过去的主人。”雪柔侧头沉思地说:“很有可能是以前的同事,曾经待过我现在的这个组。”

岚晴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说:“听你这样一说,你还记得不久前有家上市公司做假帐被掏空的案子吗?好像跟你们事务所有关。”

“可是那家听说我们事务所今年就没承接了,这跟日记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拜读的内容,现实和日记是处处印证吻合,那说不定里面有描述到关于掏空案的内幕,或是某个查帐员蒙冤的黑暗面也说不定。”

“这个嘛……。”雪柔搔了搔头说:“应该不会这么夸张啦,目前也只是阅读到别人的故事,又刚好是自己工作的环境,会有一种心有戚戚焉和好奇的感觉罢了。”

 

提心吊胆了几天,结果封面上那句预言既没消失,也没改变成别的字句,雪柔知道只要还没预言还没实现,封面的字句就不会消失,不禁心底暗骂血红的手到底是什么意思,感觉无形中好像被日记本开玩笑似的。

翻开今天日记本又多了新的内容,看起来写日记的人,似乎也不是每天都写,有时隔一星期,有时隔三~四天:

~~~~~

8.16.2014     雨

今天下班后跟她一起吃饭,我们聊起了偶像歌手,她开始批评当红的周董:

“对呀,我觉得周杰伦很白痴耶,超没水准的,搞不懂还那么多人着迷。”

我感觉到十分有趣,想不到像她这样时髦的女孩,也会这样想,我当下问了问她原由。

“前些日子金钟奖不是有最佳歌手奖,他没得奖对记者还发言说:“我不嘎意输的感觉”,真的很没水准耶。”她很有理论地向我解释着,不由得对她第一印象改观,赞赏地说:

“哎呀,我还以为你跟一般女生一样肤浅,想不到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对啦,我最近在书上看到一句话,觉得送给你很适合。”

““无法感受身边事物的心,也就失去阅读文学的能力”,这句话我在天下杂志看到的,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这段话。”

“想不到你还这么有内涵,看来我真的要对你另眼相看了。”

“真是谢谢你的夸奖啦。”她吃吃地笑了起来,一张不带矫饰的纯真笑容。

~~~~~

雪柔注视着日记的只字片语,心有所感喃喃地说着:“无法感受身边事物的心,也就失去阅读文学的能力……写日记的人还真是特别,真难想像一个在事务所上班的男孩会弥漫着文学的气味。”

瞥眼看了手表已经快十二点,惦记着明天一大早还要上班,虽然不再像大学生活那样挂记着考试和还没念完的课本,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尤其刚进职场,想把表现的印象分数塑造出来,这和在学校只需靠分数定成败不同,一想到这里,雪柔只好收敛起心中对于日记的好奇,爬到床上睡觉,不过下意识地,似乎感觉这样窥伺某人的心情日记,是一件充满新鲜的事。